「你們要是都去的話,我也要去。就你們兩人那挑衣服的眼光,我真的是不敢恭維。」梅朵兒笑著道。

挑衣服的眼光?拜託,現在是夏天,又沒有必要弄的那麼正式。在蘇沐的想法之中,隨便買件t恤穿著就成,但看這情形,哪怕是最為簡單的t恤,也要被這三人給搞出花樣出來。不過無所謂了,只要能夠搞到一身衣服,然後痛痛快快的洗個澡收拾下就成了。

這麼一看的話,倒是沒有那麼多時間能夠浪費了。

蘇沐他們四個人起身便離開會所,而杜品尚他們自然是沒有跟著。等到一家商場裡面,蘇沐便真的是見識到什麼叫做穿衣的品味,在姜寧三個女子的挑選之中,蘇沐真的是快要被他們當成衣架子。有那麼一瞬間,蘇沐甚至都在想著,是不是她們就是通過這樣的方式,想著看自己的身體那?

「就這套了!」

神兵奶爸 最後還是蘇沐直接拍板,買下來之後,趕緊動身向著附近的一家酒店走去。今晚他是真的沒有地方住那,正好開上一家房間之後將今晚度過去。沒辦法,駱琳因為有採訪任務所以不再省城裡面。而至於蘇沁的話,蘇沐還真的是沒有想到,現在就和蘇沁發生關係。

那樣的話,有點太快了!

隨著蘇沐走進房間之後,姜寧他們倒是沒有跟著進去,而是留在大廳之中,隨意的說笑著。殊不知就在這時候,一輛停靠在外面路邊上的車內,一個神情猥瑣的男子正在偷偷的打著電話。

「確定嗎?好,給我死死的盯在那裡,給我弄清楚他的房間號之後再聯繫我。」黃炳陰冷道。

「是!」

黃炳掛掉電話之後,臉上湧現出一種狠辣的神情,瞧著坐在身邊的一個彪悍男子,狠聲道:「強哥,這件事情就拜託給你了,那傢伙現在就住在…」

「放心吧,這點小事我很容易就搞定了,不就是廢掉那傢伙的一條腿嗎?多大點事。」被喊做強哥的男子毫不在乎的說道,壓根沒有將這個事情當成事。

「敢得罪你黃大少,那不是找死嗎?這件事我稍後會親自辦理,你就放心吧。」

「最好能夠拿到他和蘇沁那個賤人的照片。」黃炳狠聲道。

「我知道怎麼做,晚上看我的便是。」強哥大包大攬道。

「我就知道找強哥那是沒錯,來,強哥,咱們喝酒,事成之後,我不但會給你錢,還會給你找個小模特爽爽。」黃炳放肆的笑著。

這話讓強哥眼前一亮!

房間之內。

蘇沐很快便洗了個熱水澡,隨即穿好衣服,確定沒有任何差錯之後,這才起身離開房間。而就在他剛剛鎖上門,走進電梯之內,等著下去的時候,誰想到在電梯之內竟然遇到了兩個極品男女。雖然說兩人沒有怎麼說話,但眉宇之間露出來的那種風情,那種味道,一眼便讓人能夠看出來絕對是有著姦情的。

男的站在一邊,女的站在另外一邊,像是兩個根本就沒有關係的人一般。

真的是很能裝啊!

不過就在兩人中間下了電梯之後,傳入蘇沐耳中的對話,真的是讓他不由暗暗搖頭。

「現在先去吃飯,等到今天晚上我非要讓你知道我的厲害不成。」

「真的假的?」

「那是自然,我非要讓你知道什麼叫做老當益壯…」

當電梯繼續開始向下走的時候,蘇沐突然間眉頭一松,腦海之中的官榜停下旋轉,顯露出來的消息,讓他嘴角的笑容越發的邪魅起來。

這事還真的是要多巧有多巧!

真的是天助我也! 外面慘叫的聲音太大,大廳里包括那些正在清理殘局的傭人們在內,都用驚悚的目光看著劉伯陽,尤其是格里洛,這一刻的他再一次深深體會到,自己選擇與劉伯陽合作是多麼明智的決定,這小子絕對是個披著人皮的魔鬼,惹了他一定不會有什麼好下場

樓上的喬凡娜聽到聲音也跑了下來,驚訝的問道:「發生什麼事了?」

馮桂香看著臉色憔悴的女兒,輕輕嘆了口氣,什麼話都沒說,把女兒輕輕的拉過來抱在懷裡,她真的不知道女兒認識劉伯陽這樣的人,到底是他的福氣還是不幸。【、看//

劉伯陽最後看了格里洛一家人一眼,笑著說道:「既然暫時沒什麼事情,我就先回去了。格里洛,別忘了你答應我的事,明天無論如何要把我讓你找的那些人召集到一起,我可不想明天空歡喜一場。」

格里洛臉色沉重的點了點頭,連一丁點兒想要杵逆劉伯陽的意思都沒有。

「娜娜,明天見」劉伯陽沖喬凡娜揮了揮手,笑眯眯的離開了。

等他的背影徹底小時之後,一直沒有說話的「火焰拳」阿里、「冰鳳凰」索菲亞以及「木怪人」克勞倫斯三人才走了上來,阿里對著格里洛說道:「老闆,從今天開始,我們不會再追隨你了,請允許我們離去。」

格里洛驚道:「為什麼?」

阿里道:「因為身為保鏢,我們今天實在是做的很不夠格,眼睜睜看著你受他脅迫,卻什麼都做不了。不過面對他那樣的人,我們也確實是無能為力,他太強大了,強大到超乎我們的想象,也許連金榜高手排名前三的人,都未必敢惹他」

索菲亞介面道:「而且,現在老闆你已經與他達成了妥協,以後你跟他是一路人了,有他跟你在一起,基本上就用不著我們的保護了。」

克勞倫斯嘆了口氣道:「經過與他的對比,我們也深深認識到自己實力的不足,該去好好的修鍊、提升實力了,老闆,以後請多多保證」

這三人你一言我一語的說完,然後就自顧自的揚長而去,根本不會聽從格里洛的挽留。

而格里洛也知道,像他們這種實力超凡的高手,既然做出了決定,是不會輕易更改的,於是也就只能目送他們離開。

暮然間,格里洛真的有種自己大勢已去的感覺。

劉伯陽離開了格里洛的別處,開著那輛黑色菲亞特趕回「agda」酒店,路上就接到桑德拉打來的電話,他告訴劉伯陽,剛剛警察局那邊接到報警,說是有人舉報格里洛別墅當中發生挾持事件,以馬可菲力為首的幾個人,被一夥來歷不明的黑西裝男子抓走了,桑德拉知道今天劉伯陽來給喬凡娜過生日,便問這件事是不是劉伯陽乾的。

劉伯陽一聽就明白了,肯定是阿伏伽德羅他們把馬可菲力、布馮那幾個人抓回別墅的時候,被其他那些一起離開的重量級賓客發現了,所以才報了警,於是淡淡的說道:「是我乾的,你幫我把這件事壓下去吧。」

「不會出什麼問題吧?你那些人挾持的時候,戈爾法官可是也在現場,如果馬可菲力他們真的出了什麼閃失,戈爾法官那邊可不好糊弄,你最好還是三思而後行」桑德拉嚴肅的提醒道。

劉伯陽不以為然的說道:「怎麼可能沒出閃失?我抓他們的目的就是為了收拾他們,那個什麼戈爾法官,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只要他敢多管閑事,我一定讓他後悔多張了一雙眼睛。」

桑德拉一窒,他忽然覺得自己很愚蠢,怎麼跟劉伯陽這種殺人不眨眼的惡魔講「三思」,於是很無語的撇撇嘴,就把電話掛了。

劉伯陽回到「agda」酒店的房間里,過了大約一個小時,老貓就回來了,一臉的神清氣爽,劉伯陽一看他的樣子就知道他那邊也挺順利,隨口問道:「都辦妥了?」

老貓大咧咧的做在劉伯陽對面,說道:「辦妥了,多大點事兒,我把自己的身份一抖,再加上隨便暴露了點實力,莫妮卡她爹杜奇奧就蔫了,他說只要格里洛願意把黨魁的位置讓給陽哥你,他也沒什麼意見,只不過他希望我以後好好照顧他的女兒。」

「你怎麼暴露的實力?」劉伯陽饒有興緻的問道。

「也沒什麼啊,就是一拳把他家的實木桌子轟爛了,他就嚇傻了。」老貓滿不在乎的說道。

翹著二郎腿,又補充了一句:「最主要是莫妮卡一直在旁邊幫我說好話,搞得她爹挺為難,如果杜奇奧不答應我,我和他都挺下不來台的。」

「看來莫妮卡確實對你不錯,老五,你也老大不小了,該定一定了,我們莫妮卡就挺適合你,你就把她真正當個媳婦吧。」劉伯陽語重心長的勸道。

老貓點了點頭,說道:「我就是這麼想的,莫妮卡不光床上挺夠勁兒,脾氣也挺對我胃口,以後就讓她跟著我吧。話說回來,陽哥你呢?你對喬凡娜是怎麼打算的,認不認可她當我大嫂?」

劉伯陽道:「當然,她爸為了我做出那麼大的犧-牲,我當然要好好照顧她,而且她對我也是真心實意,雖然我目前還談不上愛她,但確實有一定好感,感情這種事是可以慢慢培養的,我相信她將來也能跟小柔她們相處的很融洽。」

老貓忍不住的笑道:「說起來,陽哥你才是情聖,基本上每到一個新地方就四處留情,小柔嫂子她們大概已經習慣你每隔一段時間就給她們帶一個姐妹回家了吧」

劉伯陽自己也笑道:「是啊可天地良心,這次真是喬凡娜追的我,可不是我主動沾花惹草的……」

一夜無話。

次日中午,格里洛打電話給劉伯陽,說是一切都安排好了,他已經把黑手黨內部眾多大佬級的人物,以及政府和內部與他關係不錯的一些要員,全部都請到了科莫湖附近的一家豪華酒店裡,當然格里洛並沒說找他們去那兒幹什麼,也沒說一下子請了那麼多人,只是用單獨請客的方式把他們騙了過去。

劉伯陽點了點頭,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後又給遠在羅馬的雷根打了個電話,說是要動用黑龍幫的一筆錢,大約一千萬歐元左右,雷根也沒問劉伯陽幹什麼,眉頭都沒眨一下就答應了。

對於偉大的血族鼻祖來說,雷根眼中根本就沒有錢這個概念,劉伯陽想怎麼用就怎麼樣,而且一千萬歐元,對於已經掌握了整個英國和羅馬市的黑龍幫來說,實在是九牛一毛。

等雷根派人把錢打到劉伯陽的卡上之後,劉伯陽就讓阿伏伽德羅帶人去取,並買上充足的保險箱。

一千萬歐元,每三十萬一箱,一共三十箱,剩下的正好買保險箱。

等阿伏伽德羅帶著人把那些現金全部分箱裝好之後,直接開著菲亞特趕往格里洛所說的那個豪華酒店,同時劉伯陽又讓老貓親自帶著幾個人,把已經砍成肉疙瘩的馬可菲力那幾人也裝上車,一同趕往那家酒店。

「里維埃拉」五星級豪華酒店,最頂層的高檔套房,一個碩大無比的房間里,來自米蘭黑手黨內部的十幾位大佬,以及議會、政府裡面掌握實權的一些官老爺,都被格里洛辦的這場不明不白的宴會弄糊塗了,格里洛給他們打電話的時候,可沒說同時邀請了這麼多的人,他把黑白兩界這麼多大人物都召集在一起,到底要幹什麼呢?

看無廣告,//- 真的是巧的很!

這樣的巧合在蘇沐腦海之中記下后,他可沒有就準備這麼放過。要知道這樣千載難逢的機會,真的要是就這麼錯掉的話,就連蘇沐自己都不會原諒自己。不玩是不玩,既然要玩的話,那自然要做好萬全準備。想到這裡,蘇沐便在走出電梯的時候,直接將電話打給了杜品尚。

辦這樣的事情,找杜品尚那是沒錯的。吩咐完之後,蘇沐便出現在大廳之中。

而隨著蘇沐的出現,姜寧三個分別起身,瞧向蘇沐的眼神,流露出一種嘆賞的感覺。不得不說現在的蘇沐,真的是給人一種說不出的利索感覺,加上整個人身上釋放出來的那種氣質,真的是很具有殺傷力。像是姜寧這種年齡段的,碰觸到如今的蘇沐,真的是抵抗力為零。

「蘇主席,真的很帥啊!」姜寧笑眯眯的上前道。

「真的是很帥!很有味道!」梅朵兒點頭道。

「行了,你們三個也陪著我逛了半天夠累了吧?知道你們還沒有吃飯那,這樣,你們去我的房間之內休息下。等到我從鄭書記那裡出來之後,就請你們三個吃大餐。專門請你們三個,怎麼樣?」蘇沐笑著道。

「你說的!」姜寧頓時道。

「我說的,只是不知道你們有沒有門禁?」蘇沐掃向陳碧螺和梅朵兒,姜寧這個丫頭感覺就是沒有門禁的主兒,倒是這兩人估摸著會有嚴厲的家教。

誰想到結果真的是讓蘇沐大吃一驚,姜寧說她有門禁,不過無所謂了,只要是蘇沐請客,她老爹是不會追究的。而梅朵兒和陳碧螺則是沒有任何門禁一說的。

「我們等著你呦!」

當蘇沐轉身要離開的時候,姜寧三個突然間對視一眼后喊出的話,當場讓蘇沐後背一陣發涼,他能夠感覺到這時候無數道目光嗖嗖的射向他身上。心底無奈的一笑,狠狠瞪了一眼姜寧她們,在她們笑的前仰後合之中,蘇沐趕緊從這裡走掉,生怕多停留一會,都會被當做羨慕妒忌恨的對象抓起來。

瞧著蘇沐狼狽離開的背影,姜寧三個笑的越發放肆起來。

三個如花似玉般的美人,各有千秋的站在那裡,一起說出這樣的話,這樣的齊人之福,真的是讓蘇沐無法消受。現在他都有點懷疑,自己剛才臨時湧現出來的那點好心到底是對還是錯。三個女人一台戲,這三個女人又是這麼熟悉,這要是唱起戲來簡直沒的說。

省委家屬院。

當蘇沐一天之內第二次過來的時候,這裡的警衛人員已經是真的感到不稀罕。要知道蘇沐的身份,他們是知道的。而讓他們感到震驚的是,原本以為這次蘇沐還是想著去葉安邦那裡,誰想到前往的竟然是鄭書記家,因為出來迎接的不是別人,就是鄭書記家的寶貝閨女鄭豆豆。

這一刻的鄭豆豆穿著打扮很為簡單,完全就是一種鄰家碧玉的模樣,和之前她那種颯爽的英姿比起來,現在的鄭豆豆真的是讓蘇沐感到一種驚艷。要不說這人要是習慣了某種打扮,突然間發生變化的話,所能夠形成的震撼,真的是讓人感到很為吃驚的。

「怎麼?難道說不認識了嗎?」鄭豆豆瞪了一眼蘇沐道。

「別說,你要是不開口的話,我還真的不認識了。以前的豆豆那是一個巾幗英豪,現在的豆豆卻是一個溫婉少女,你說我怎麼能夠認識那?」蘇沐笑著道。

「哼!」鄭豆豆哼了一聲,轉身便向前走去,蘇沐則是跟隨在身後。

差不多就在快要你到門口的時候,鄭豆豆猛然間轉身,這樣的速度真的是很快,快到蘇沐都還沒有反應過來,就一下子便撞了上去。這下誤會真的產生了,不偏不倚的,蘇沐的嘴唇就那樣貼著鄭豆豆的臉頰而過,那種強烈的男性氣息,當場便讓鄭豆豆有種說不出的眩暈感,她的臉蛋當場便羞紅起來。

「抱歉,真的是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蘇沐趕緊道。

「以後你要是再敢像那樣做,我不會放過你的。」鄭豆豆突然間低喝道。

「那樣做?」蘇沐有些愣神。

「你知道的,槍擊事件。」鄭豆豆的這話當場讓蘇沐清醒過來,敢情鄭豆豆到現在都還在為那事耿耿於懷著。其實這也很正常,想到鄭豆豆的身份,想到那次蘇沐差點被槍殺掉,鄭豆豆的心情如果說能夠好受才怪。

只不過就這件事情,蘇沐真的是不想多說什麼。該說的不該說的都沒有必要說出來,反正事情都已經做下不說,最主要的是已經過去了,蘇沐真的不想再翻出來。

而就是在這樣的氣氛之中,蘇沐走進了房間。

「鄭書記,閻阿姨。」蘇沐進入之後招呼道。

「這孩子,這裡是家,你喊什麼鄭書記啊,和我一樣,直接喊他鄭叔叔就是。給你說過多少次了,怎麼就是改不過那?」閻傾之笑著說道。

蘇沐卻是沒有說話,而是很為恭敬的站在一邊,鄭問知不開口,他是絕對不會改口的。

鄭問知瞧著蘇沐的神情,暗暗的點點頭,還真的是很有大將之風,面對著這樣的情景都能夠保持著絕對的鎮定。其實鄭問知也不是想要試探蘇沐什麼,畢竟蘇沐又不是第一次前來這裡。再說蘇沐見識過的大人物真的是很多,多到估計鄭問知都要自嘆不如。所以這所謂的考驗,完全沒有必要。

「你阿姨說的對,直接喊叔叔就是。叔叔這次真的是要感謝下你,如果不是你的話,你阿姨這次就真的是危險了。」鄭問知笑著道。

「鄭叔叔您客氣了,那件事情真的是不值一提。」蘇沐趕緊道。

「成了,我說你們想要聊的話隨便聊,飯桌上也能夠聊,現在洗下手準備吃飯吧。」閻傾之說道。

「好,吃飯先!」鄭問知大手一揮。

幾個人就那樣坐到了飯桌之上,其實說的是在這裡能夠隨便說話,但鄭問知家裡的家教明顯是不錯的,食不言寢不語真的是很好的執行著。所以說這頓飯吃的倒是津津有味,但並沒有多說什麼。這時候就能看出來,蘇沐真的是沒有將自己當外人,雖然是心底保持著尊重之意,但在表面上,蘇沐很為自然。吃起來那是很為利落,一點都沒有那種拘束的意思。

只要是閻傾之炒的菜,蘇沐那是來者不拒,全都吃掉!

這樣的一幕,讓閻傾之眼睛都笑成一條直線。

「你沒有吃過飯嗎?」鄭豆豆挑眉問道。

「豆豆姐,我怎麼沒有吃過飯那?我只是沒有吃過這麼好吃的,閻阿姨,我是真的很餓了,您做的這飯真的是讓我吃起來都沒有個飽。那啥,我還能再來一碗不?」蘇沐笑著道。

「當然可以,等下,閻阿姨給你盛飯。」閻傾之笑道。

「別介啊,閻阿姨,我自己來吧。」蘇沐說著就要起身去盛飯,但因為坐的位置比較靠里,所以一時半會硬是沒有辦法出來,這讓閻傾之早就將飯碗奪過去。

「趕緊坐下吧!」

這頓飯吃到最後,就蘇沐吃得多。

這一幕看的閻傾之那是笑的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就連蘇沐都忍不住暗暗的伸出大拇指,那意思是在說兄弟你夠狠啊,這招都能夠施展出來。

蘇沐則是翻白眼的瞪了一眼鄭牧,回敬著,那意思是說這才哪裡到哪裡,只要能讓閻阿姨高興,我就算是再來一碗都成。

鄭牧當場拜服!

吃過飯之後,鄭牧是懶得聽鄭問知講什麼大道理,鄭豆豆是不會聽,於是便是蘇沐和鄭問知走進書房之內。而當分別坐下之後,鄭問知的臉上才露出一種玩味般的笑容。

「你應該知道自己接下來的工作安排了吧?」

「是的,我聽葉部長說了,是前往省委督查室。說是鄭書記您親自點的將。」說到正經事的時候,蘇沐還是知道如何稱呼,如何保持著尊敬之意的。

「有什麼想法?」鄭問知點著一支香煙之後笑著道:「別有什麼想法,就是把我當做鄭叔叔來說話,我想要知道你心裡是怎麼想的。你如果不願意的話,我倒是可以為你更換一個部門的。」

更換部門?那倒是不必要了。既然都已經將我放到這個位置之上,難不成還能朝令夕改嗎?再說我能不知道你們將我放到這個位置之上是想要做什麼的嗎?

這樣的念頭很快從蘇沐腦海之中浮現,隨後他便果斷道:「鄭書記,不必更換了,我知道我應該怎麼做。我要是到了督查室的話,督查室的所有工作都會在省委的領導下,很好的執行著。」

一句話表明自己的態度!

在省委的領導下,也就是說在鄭問知的指示下,省委督查室是您老人家指哪打哪。

要是連這點覺悟都沒有的話,蘇沐也不配在官場上混這麼長時間了。

這不就是鄭問知想要的嗎?

至於說到更深次的問題,其實蘇沐也能夠想到。說穿了,那便是讓自己扮演一個先鋒軍的角色。

沒錯,就是先鋒軍!

無畏先鋒軍! 其中有幾位黑手黨內部的大佬,地位跟馬可菲力也差不了多少,雖然昨天沒去參加喬凡娜的生日宴會,但對於格里洛在宴會上說的那些話,他們也輾轉聽說了。【///

說實話,他們幾位也對格里洛想要把黨魁位置莫名其妙讓給一個東方少年的荒唐決定感到不滿,可黨魁畢竟是黨魁,至少現在格里洛還沒下台,這幾位大佬還沒有公然杵逆他的膽子,而且他們也確實很想知道格里洛今天把大夥召集來的目的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