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中醫和幾個女人——幾個女人?那幾個女人是誰?」 「金桅杆海盜團的入行儀式一般為要求新加入成員獨力擊殺一隻成年大白鯊「

——————————————————《金桅杆海盜團》

「你們回來了呀!」伊芙琳笑眯眯地沖著衝進來的幾人說道,剛才在屋裡的時候她就能感覺到附近的海底發生了異動,想到自己正在這座島上,伊芙琳覺得是海族們開始採取行動了。

此時牢房裡其他的女性正在慌亂的尖叫著,她們根本不知道外面發生了什麼,這種大自然的力量,讓她們本能的感到畏懼。

「哎呀!好久不見,老奶奶我們走吧!」艾比接過哈里曼遞過來的鑰匙打開了緊閉的牢籠,將伊芙琳扶了起來。

有著這麼多人在場,伊芙琳也不好當場發飆,畢竟還是要維持自己一個淑女的形象。只不過當伊芙琳搭在艾比手臂上的手拿開的時候,還是在上面留下來伊芙琳重重揪出來的淤青。

這一幕看得摩西暗自咂舌,兩個都是狠人呢。

哈里曼看到伊芙琳已經走出來牢房,便對艾比他們說道:「你們等我一下,剩餘的那些女奴你們把她們放出來吧,接下只能看她們自己能不能活下來了!」

哈里曼說話這話,離開了這間牢房,甚至連自己的巨斧都留在了原地。

因為哈里曼身上只有伊芙琳牢籠的鑰匙,所以他留下了自己武器讓艾比他們用來破壞其餘的牢籠。

艾比試了試這把斧頭,即使有著戒指的力量加成,艾比拿起這把斧頭也是非常的吃力,更別說自如的使用了。感受到手中沉重的手感,艾比想到當初哈里曼收拾那個小偷的時候使用的舉重若輕,不由得更加看好哈里曼的實力。

覺得自己不行的艾比,用手肘碰了碰摩西,示意自己這位同伴試試這把武器。

「嗯!挺沉的!」摩西掂量了一下,深淵惡魔強大的力量還是讓他能夠勉強使用這把兇器。

「好呀!那就拜託你了摩西!」艾比踮起腳想要拍拍摩西的肩膀以示鼓勵,但是身高的巨大差距還是讓艾比只能拍著摩西健碩的胸肌。

「交給我吧!」

剛剛入團沒多久的摩西興奮的向著旁邊跑去,這還是他第一次接受團長的命令,他終於有機會表現自己了。

「躲好!」摩西對著籠子里的一位人類女性說道,當這位女性縮到籠子角落的時候,摩西舉起巨斧劈了下去,即使知道摩西是在救自己,但是摩西那深淵惡魔的恐怖相貌和巨斧上侵染的血痕還是讓這位人類女性閉上眼尖叫起來。

「砰!」牢籠的碎片四散飛濺,當這位女性睜開眼的時候,發現摩西已經走到了另一個牢籠面前,同樣的場景再次上演。

「真是好個隊員啊!」艾比感嘆道,」吃苦耐勞,任勞任怨,你說摩西什麼時候會變成愛德華這樣喜歡沒事就偷懶的樣子?」艾比詢問著旁邊的德克。

「我想當他看清你的本質之後就會開始划水了吧!」德克沒好氣地說道,至於愛德華聽到艾比的這番話后,翻了個白眼,接著繼續把玩手上的禁魔項圈,剛才哈里曼憑藉自己的力量就將這塊項圈給扯開了。

從中間斷裂成兩半的禁魔項圈已經完全失去了修復的價值,愛德華只是看了看便將其丟在了一旁的地上。

「各位!現在島上到處是海族,不過大家安心,海族這次的目的主要還是將海盜們驅離這個小島!大家只要呆在原地放棄抵抗,海族是不會傷害大家的,我保證!」伊芙琳此時站了起來向著已經逃出來的女奴們說道。

或許因為都是女性的原因,伊芙琳的話讓這些人鎮定了下來,除了一部分一時無法接受人生大起大落的女性相擁著哭泣之外,其餘的人都默默的三兩個的聚在一起討論著什麼。

她們是在這幾天的關押生活中認識的,就算只是簡單的幾句交談,就足以在危難關頭將她們聯繫在一起。

「好了!差不多了!」伊芙琳轉頭沖艾比他們說道,」這樣讓她們鎮定下來,至少不會在海族衝進來的時候失去理智,那樣她們很容易被殺掉的,海族對不停尖叫的人類女性可是沒有多少耐心的。「

看了眼牢房中蹲著的人類們,艾比也只能在心中為她們祈禱一下。

「等我們逃出去之後一定會帶人回來救你們的!」艾比在心中默念道。

「我能和你們一起走嗎?」就在艾比他們等待哈里曼回來的時候,一個聲音響起。

艾比轉過頭一看,一個嬌小的人類女性站在自己面前,不用蘿莉稱呼她還是因為她的身材實在是算不得蘿莉。

艾比可以從這個少女腋下的破口中看到纏得緊緊的束胸,不過即便如此這位少女現在顯露出的身材都要比伊芙琳好的多。

伊芙琳那種身材按照摩西的說法,全身加起來還沒有魅魔胸口的肉重。

注意到眾多男性的目光,這個稱得上童顏**的少女厭惡的皺了下鼻子。

自己這幅稚嫩的面孔和身材一直都給她帶來煩惱,為了不影響自己的訓練和戰鬥,她用束胸將其綁了起來。

好在艾比等人在一開始的驚艷之後立馬收回了自己的目光,這才讓這位少女好受了一些。

「你要跟我們一起走?」艾比問道。

「沒錯,就算是海族不會殺我,我也不過是從海盜的手裡落入海族的手裡。我猜你們是想要逃離這個島吧?算我一份!」少女說道。

艾比剛想要拒絕少女的要求,因為他們不能冒險帶著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普通人類一起逃走,當遇到危險的時候自己還需要分出人手來保護她。

但是艾比突然發現這個少女有些不一樣,因為她的脖子上帶著和愛德華之前一樣的禁魔項圈,而且腳上也拷著一串鐵鏈子。

注意到艾比的視線,少女說道:「忘了自我介紹了,我是來自光輝教廷的聖武士羅莉安,此次本是接受任務前往馬庫斯港,不過在乘船途中遭遇到海盜的襲擊而被俘,目前倖存的就我一個人了。」

說道這裡羅莉安聲音低了下去,這次的任務與之同行的還有3個人,除了一名牧師之外,剩餘兩位也同她一樣是聖武士,領頭的聖武士不單是她的劍術指導老師,也是她的追求者。

對方在生活上對她非常的關心,本來自己打算在這次回到教廷之後就接受那位不過比自己大5歲的聖武士的追求。

因為自己也覺得對方無論是實力還是性格都是一位相當不錯的伴侶,可惜在這次遇襲的過程中,對方為了保護自己與船上的平民們而英勇的戰死了。

「泰德~」蘿莉安在心中默念著那位聖武士的名字。

」你們怎麼看?」艾比詢問著自己夥伴。

「看樣子她能成為一個戰力,等下帶上她吧。」德克站在一個客觀的角度分析了一下目前的情況,覺得羅莉安這位聖武士對己方逃離這個小島說不定有幫助。

而愛德華則是有些害怕的縮在了德克的身後,他們亡靈法師每年都會有不少人死在聖武士手上,這其中的確有些邪惡的亡靈法師,但是也有不少只是抱著研究的態度挖掘屍體的學者型亡靈法師。

然而聖武士對待這兩種亡靈法師的態度都是一致的,那便是直接滅殺。

聖武士這樣的態度激化雙方的矛盾,所以亡靈法師和聖武士之間經常看不對眼。

哪怕不會演化為正式的衝突,但是私底下使絆子是少不了的,就比如亡靈法師們通常會拒絕給聖武士進行斷肢重塑,而聖武士們很硬氣,即使自己這邊的牧師還不會斷肢重生的神術,他們寧願就殘缺著身體去戰鬥。

此時的羅莉安還不知道愛德華是一個亡靈法師,賓尼還躲在愛德華的衣袖裡面的,像賓尼這種弱小亡靈散發的氣息只是讓羅莉安莫名的覺得周圍有些不舒服。

考慮到羅莉安的作用,愛德華還是沒有開口阻攔艾比將其帶上,愛德華只有在心中默默下定決心絕對不在羅莉安面前展示亡靈魔法,以免引起新的麻煩。

「就這樣決定了,等下你就跟我們一起走吧!有你這個聖武士的加入,我們逃離的把握又增加了。」艾比對著羅莉安說道。

然而羅莉安卻搖著頭說道:「我恐怕暫時幫不上你們的忙。」說著羅莉安指了下自己脖子上禁魔項圈說道,「這個東西封禁著我使用神術的能力,腳上的鏈子讓我沒法自如的行動,而且我現在也沒有趁手的武器,現在你們放棄我也行。」

善良的羅莉安還是將自己的狀況告訴了對方,她也無法接受自己作為一個累贅連累艾比他們。

「唔~沒關係,等下哈里曼來了就好了!」艾比滿不在乎地說道,接著他抬起腳給羅莉安看了看,羅莉安發現艾比的腳上也帶著腳拷,只是上面的鏈子已經斷掉了,不過留著一小節鏈子,如果作為一個裝飾品的話還挺好看的。

「你這是?」羅莉安問道,堅硬的鐵鏈可不是用普通的刀劍就能斬斷的,羅莉安估計就連自己的佩劍都需要十來劍斬到同一位置才能將其斬斷,而艾比他們腳上鐵鏈的斷口是如此平整,絕對是一擊就斬斷的。

「哈里曼是誰?有這麼強的實力?」蘿莉安心中剛剛蹦出這個疑問的時候牢房的門又被重新打開,哈里曼扛著一個巨大箱子走了進來。

「咚!」箱子被重重地放在了地上,哈里曼開口說道:「你們的武器裝備都在裡面,這些東西本來應該在今天被裝上船去賣掉的,不過你們運氣很好,海族的出現讓看守的人都跑了。」哈里曼說完便坐在旁邊的凳子喘著氣。

即使是他扛著這麼重的東西走過來也是花了不少功夫,而且一路上他還遇到了一個海族,在赤手空拳的殺死對方之後哈里曼才趕了回來。

「嘿嘿,運氣還不錯。」艾比從箱子抽出自己的兩把武器,「黯淡月光」和「利箭」被擦拭的乾乾淨淨,海盜們為了將其賣出一個好價錢也是下了不少功夫。

而德克也將自己的盾牌取了出來,光是他的這面盾牌就佔了箱子三分之一的重量,盾牌上德克還來不及更換的磨損的尖刺也被海盜們換上了寒鐵打造的尖刺,這讓德克在被海盜俘虜之後頭一次露出笑容。

「還真是謝謝了!」德克說道。

這又讓他們冒險團節約了一筆資金。

愛德華有些猶豫地抽出了自己的法杖,他這把「冰涼的小手」外形實在是太特殊了,普通人一看法杖上面三隻白玉骷髏小手就知道這跟法杖跟亡靈法師脫不了關係。

果然!當愛德華拿起自己法杖之後,羅莉安問了一句:「亡靈法師?」

愛德華則是尷尬地點了點頭,得知到答案的羅莉安輕哼了一聲之後便扭過頭去。

羅莉安現在知道自己還有求於別人,還不是對這個亡靈法師表現不滿的時候。

在這羅莉安可是親手殺死過一位亡靈法師,那位亡靈法師一直躲在偏遠的山區中進行實驗,說是要找到延長人類壽命的辦法,然而他的實驗不過是將精靈的心臟挖出來植入人類的身體裡面,在最後臨死之際這位亡靈法師還說自己這些聖武士不懂他的實驗的偉大。

羅莉安對此的回答則是一劍砍掉對方的頭顱,然後將那些泡在不知名液體中的實驗品給銷毀掉了,當羅莉安看到這些人類臉上解脫的表情的時候便在心中對亡靈法師抱有了巨大的敵意,真正讓羅莉安徹底厭惡上亡靈法師的是她在幾年前才知道的一件關於她的事。

艾比注意到這邊的情況剛想問問,然而他自己就腦補了合理的解釋。

「也對!哪個女孩子會喜歡骷髏這些東西呢?「艾比想到這點便沒有再理會愛德華和羅莉安之間的糾葛。

「嘿!哈里曼!你將她的項圈和鐵鏈處理掉吧!」艾比對著坐著哈里曼說道。

而哈里曼順從的舉起自己的巨斧劈向羅莉安,羅莉安強忍著躲避的念頭看著哈里曼,但是即便如此她在最後關頭還是閉上了眼。

羅莉安接著感覺到一雙大手放在了自己的脖子,隨著一陣牙酸的金屬扭曲聲,羅莉安脖子上的禁魔項圈就被從中間扯成了兩段。

「怪物!」這是羅莉安看著哈里曼丟在地上的禁魔項圈時的反應。

「挑把武器吧!」艾比對著羅莉安說道。

羅莉安在箱子裡面挑選了一把還算做工精良的單手劍,在將其佩戴在自己腰間之後羅莉安說道:「我沒問題了,我們走吧!」

艾比點了點頭,看了看將一把人類使用的雙手大劍當做單手劍使用的摩西,再看了看扛起自己巨斧的哈里曼之後,艾比大手一揮說道:

「盾劍冒險團出發!」 「聖武士是光輝教廷的兩大中堅力量,也是光輝教廷最主要的對外武裝力量,一名合格的聖武士除了高超的戰鬥技藝之外還要有著虔誠的信仰,這二者缺一不可。「

——————————————————————————《光輝教廷》

」哈里曼!你怎麼悶悶不樂?莫非是有什麼心事?」艾比看著自己旁邊的哈里曼說道。

從離開牢房開始哈里曼就一直沒有開口說話,艾比還以為是哈里曼覺得自己叛離了海盜集團心中有些愧疚,但是當艾比看到哈里曼將幾位襲擊他們的海盜給劈成兩半之後,艾比覺得自己的擔心是多餘的。

「船長他們沒有等我!」哈里曼悶聲說道。

當他去倉庫搬運艾比他們的裝備的時候並沒有看見熟悉的皮特等人的時候,哈里曼就感覺不大妙了。

皮特他們是金桅杆海盜團負責看守倉庫的守衛,如今他們不見了,就表示金桅杆海盜團已經離開了。

當哈里曼眺望後方屬於海盜議會的五大海盜船長的專屬旗艦停泊位置的時候,他已經看不到那根被刷了一層金漆的桅杆了。

「我被拋棄了!」這是哈里曼現在心裡唯一的想法。

對海盜們而言面對如此重大的危機,拋棄自己的同伴是非常正常的情況,但是哈里曼心裡還是有些芥蒂。

而此時海上正在行駛的金桅杆號上傑羅姆正在看著自己的大副提供給自己的報告。

「死亡7人,失蹤14人,哈里曼也沒上來嗎?」傑羅姆問道。

「嗯!哈里曼的確沒有上船。」溫斯坦平靜地回答道,然而他內心早已經樂開了花。

自從傑羅姆將哈里曼帶上船之後一直有意將哈里曼培養為自己的接班人,這讓溫斯坦這些跟隨了傑羅姆的老船員們非常的不滿,尤其是溫斯坦這位跟隨了傑羅姆20年的大副,他一直以為沒有子嗣的傑羅姆會將金桅杆海盜團交給自己,但是沒想半路殺出來個哈里曼。

好在哈里曼不善於交際,而且船上的老船員們更加看好他們比較熟悉的溫斯坦。除了一少部分年輕的船員崇拜哈里曼的實力之外,其餘的包括水手長在內的人都是支持自己的,因為這些十惡不赦的海盜們都覺得哈里曼的性格不適合當一個海盜,這也是傑羅姆遲遲沒有將哈里曼繼續提拔的原因。

現在海族殺上了小島,還留在上面的哈里曼恐怕凶多吉少,等到傑羅姆一死,整個金桅杆海盜團都將是自己的了。

「哈里曼已經是個死人了,或許我該提前掌握金桅杆海盜團?」埋著頭的溫斯坦臉上陰晴不定。

「哎!算了,我們回秘密基地吧!」傑羅姆揮了揮手,遣散溫斯坦等人,自己一個人背著手來到船尾看著在視線中只剩一個黑點的小島。

「這個海盜集團算是完了!」傑羅姆在心中嘆息道,今天清晨傑羅姆還在睡夢中就被溫斯坦給叫醒,說海族開始大肆屠殺島上的海盜。

在大多數船員都上船之後傑羅姆下達了起航的命令,好在海族們是從另一個方向殺過來的,這讓傑羅姆停靠在這邊的旗艦沒有被巨浪所摧毀。

想到哈里曼接受的那個看守伊芙琳的任務,傑羅姆覺得哈里曼應該是因為這個原因來不及趕上撤離。

「哈里曼應該能逃走吧?」傑羅姆想到,當初收留哈里曼的時候,哈里曼不過才16歲,如今十年過去了,在沒有子嗣的傑羅姆心中哈里曼已經算是自己的親生兒子,可是現在哈里曼因為自己的安排深陷險境,這讓傑羅姆自責不已。

傑羅姆算是好人嗎?並不是,當初他為了活命可以出賣一家庇護他的漁民,而在成為海盜之後,他直接或者間接殺掉的人也數不勝數,也許自己無法留下子嗣便是上天對他的懲罰。

如今年事已高的傑羅姆少了當初的殘忍暴戾,開始變得有些像鄰家老爺爺一般多愁善感,這也是溫斯坦開始想要取而代之的原因。

「哈里曼,你可要平安無事啊!」傑羅姆看著小島在自己視野中消失不見,嘆了口氣之後回到船長室。

「海族的襲擊肯定是有預謀的,難道是我們之前的會議內容泄露出去了?那麼會是誰背叛了我們呢?」傑羅姆看著桌上的海圖陷入了沉思。

此時艾比幾人則是躲在一個小房間里看著外面的情況。

「七八九….十二!」艾比數了三遍才將外面的海族數清楚了,現在外面的這些海族正在虐殺幾個海盜,就算是這些海盜罪大惡極,但是艾比看到被開膛皮肚的海盜還是於心不忍,畢竟都是自己的同胞,但是海族可沒有這種想法,現在他們的做法對他們而言跟人類殺雞宰鴨是一個心情。

而羅莉安只是瞥了一眼場上的情況便將注意力放在後方的停靠的船隻上,這是一艘單帆船,他們幾個乘坐的話正好差不多,能有著足夠的人手驅動這條船,碼頭也停靠的有其他巨大的船隻,但是光靠艾比這些人把船帆升起來都是一個蠻困難的事情。

其實對他們而言現在關鍵的並不是處理掉那個十來個海族,以他們一行人的實力要殺掉這些海族很輕鬆,讓他們頭疼的是在被其餘海族發現之後,如何在對方的攻擊下啟動船隻並且順利的逃出生天。

現在島上海族已經佔據了絕對的優勢,他們只要一發生戰鬥,勢必會引來周圍的海族,而按照哈里曼的估計,至少要10分鐘船隻才能順利起航,而且這還是要分出人手去開船的情況下,到時真正面對包過來的海族的人最多只有3人。

「這艘船我們搶不搶?」羅莉安詢問著眾人的意見,她對艾比他們的實力沒有太直觀的了解只有哈里曼和摩西看起來很厲害。但是等下作為唯一了解船隻操作的哈里曼得帶領一部分人去啟動船隻,所以到時哈里曼沒法同自己一起阻攔海族。

「這不是廢話嗎?我們只有搶船這一條路了!」艾比吩咐道,」哈里曼,等下你去將船開起來!」

「好的!」哈里曼點點頭,作為金桅杆海盜船的二副,這種小船的操作他自然不在話下。

「等下如果摩西幫我的話,我們的速度還能再快一點,摩西你能飛吧?」哈里曼盯著摩西說道。

此時摩西正在逗弄自己寵物比伯,聽到哈里曼的話,摩西看了眼自己的翅膀說道:「沒有問題!」

得到摩西肯定的回答,哈里曼嚴肅地對著艾比幾人說道:「等下我和摩西還有艾比三個人來啟動船隻。羅莉安、德克還有愛德華你們三個負責阻止那些海族!」

「好的!」

「沒問題!」

「等等!就我們三個?」羅莉安舉手問道。

「對啊!你總不能讓伊芙琳去打架吧,她可是個普通人!」艾比理所應當地說道,」你不會怕了吧?聖武士不是很厲害嗎?如果等下你堅持不下來的話就躲到德克後面吧,有他在你是不會受傷的!」

這下子羅莉安不說話了,自己都還沒有問德克和愛德華的實力夠不夠,沒想到艾比居然質疑起她的實力,要知道她可是光輝教廷中的天才聖武士,被譽為有希望成為教廷歷史上第一個掌管聖武士團的女性聖武士,現在竟然淪落到需要別人擔心自己?

「要不是我暈船,當初怎麼可能被那些海盜抓住!」羅莉安想到。

別看她年紀不大,但是就實力而言她是這批前來馬庫斯港的教廷小隊的最強的人,連當初指導她劍術的泰德都不是她的對手了。

重生之傲妻養成 無論是神術的掌握還是劍術的熟練度,已經觸摸到白銀中階門檻的羅莉安可是比哈里曼都要強,只是除了冒險者以外很少有職業者會把職業等級徽章掛在胸口,甚至有些孤僻的職業者都不會去做職業認定。

但是艾比這些人經常和冒險者打交道,已經默認的認為胸口沒有佩戴職業等級徽章的羅莉安是一個見習聖武了,結合羅莉安稚嫩的外貌,大家也都沒有產生疑問。

「嗯!」羅莉安半天憋出一個嗯字,她可不認為德克和愛德華能夠幫上自己的忙,只能暗自下決心為了能夠逃出生天必須要全力以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