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一個小姑娘,懂得還挺多!鄉下瓦房子,隔音不好。再說男歡女愛,人之常情嗎!」

「我好歹也是學護理的,沒吃過豬肉還沒見過豬跑么?這都這麼晚了,讓不讓人睡覺啊!」

「那也不能怪我啊?」

「不怪你怪誰?我都看見了,就那個最讓人討厭的李明,剛剛晚上給你嘀嘀咕咕什麼呢?還給你錢,還不是你練的丹藥賣給大家,煩人!」

「煩是煩了點,但是也有爽的一面嘛,你看看這是啥?」

「哇?你的錢不都給你爸還債了嗎?怎麼還有這麼多錢?」

「嘿嘿,李明的買葯錢。這只是開始,明天估計能收個十倍!」

「哇塞!陸哥你太棒了!你能不能帶我發財?」

「帶你發財沒問題啊,你幫我賣葯吧,我給你提成!」

「啊?賣這個葯啊?你怎麼這麼討厭?讓我一個小姑娘去賣這種葯,我怎麼開的出口!」

「這種葯還用得著去推銷嗎?坐在家裡收錢就行了。從明天開始,你就當我的跟班,負責登記和收錢就行了。我給你500塊一天的工資,另外再給你分紅!怎麼樣?」

「耶,太好了!真的500一個月嗎?我媽給別人搞衛生一個月也就掙500塊呢!」

「什麼500一個月,你峰哥我這麼小氣嗎?聽清楚,500一天!」

「啊?500一天,那一個月豈不是15000?不行!峰哥,太高了,我媽一年都掙不到這麼多錢!」

「這個工資很高嗎?我怎麼不覺得?」

「你不用可憐我!不跟你說了,你真是個敗家子!出去,我要睡覺了!」

小夢把李峰給推出了房間。

小夢躺在床上,回想這幾天發生的種種,小聲嘟囔道:「李峰,不要以為你對我好,我就會喜歡你!雖然你有點小帥,又有點小本事,但是你那麼黑,那麼花心,還是個敗家子!不是老娘喜歡的類型!」 秦蒼穹一路,來到了軍區醫院的重症監護室。

他緩緩走到了監護室門前。

透過監護室的落地窗,能夠清晰的看到,裏面的情況。

一名年僅十八歲的少女,正長發烏黑,輕輕凌亂,躺在病床上。

正是沈家妹妹,沈恬恬。

此時的她,渾身……都被注射著鎮定劑。

整個人安靜的躺在床上,憩息著。

醫院內,最優秀的心理專家,以及神經科專家,正在對她,進行着專業的神經心理輔導。

希望,能讓她早日恢復正常心智。

姐姐沈姍,則是俏臉複雜,坐在一旁的輪椅上。

她輕輕握著妹妹的手,美眸……堅定的望着病床上的妹妹。

這幾日,她一直陪伴在妹妹身旁,只希望妹妹的病,能早日康復。

秦蒼穹站在病房內,有些不忍心,去打擾這對姐妹。

這次探望。

他並未帶慰問品。

因為,不需要了。

這次前來,他帶了一份大禮。

這份禮,就在他的手機里。

秦蒼穹沉默了幾秒鐘,緩緩伸手,敲了敲病房的門。

而後,推門而入。

病房內,輪椅上的沈姍,微微扭頭。

當她看到病床外的秦蒼穹時,她微微激動。

「秦大哥……薇婭,你們來了……」

沈姍的聲音,帶着一絲複雜,坐在輪椅上,輕聲道。

「你妹妹她,恢復如何了?」秦蒼穹走進了病房內,問道。

「她……身體已經好很多了。」

沈姍的聲音有些複雜,她突然,支撐著身體,就要從輪椅上起身。

「秦大哥……多謝你,解救我姐妹二人……您的大恩,我無以為報!請……受我一拜!」沈姍說着,支撐著身體……就要站起來,給秦蒼穹磕頭。

可秦蒼穹卻一把將她摁住,將她重新摁回了輪椅上。

“你我,本就是朋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必如此。”

秦蒼穹語氣凝重,說道。

與此同時,他突然,緩緩掏出了自己的手機。

點開一段視頻,遞到了沈姍面前。

「這是送你的一份禮,點開看看。」

秦蒼穹聲音平靜,對沈姍示意了下,道。

沈姍俏臉複雜,微微一愣?

她疑惑的……接過那隻手機,點開視頻,一看?

唰~!

當見到視頻中的那一幕幕畫面時……沈姍的嬌軀,在輕顫!

手機視頻上……赫然,正是一幕幕,血淋淋的殺人畫面!

秦蒼穹,將他昨晚,一路襲殺的十五條人命,全部用手機拍攝視頻,一一記錄了下來!

葉天蓬、韓冷……木鐵……

這些孽畜們,當時參與了,侵犯沈家姐妹的一案。

可他們,卻依舊逍遙法外!

而今。

秦蒼穹代替王法,將他們……一一裁決!

視頻中,那十五條人命,被秦蒼穹親手屠戮,斬殺!

沈姍坐在輪椅上,看着手機上,那播放着的殺人視頻……

她的嬌軀,在顫抖。

握着手機的手,都在輕顫。

她貝齒緊咬着紅唇,眸中……淚水止不住的溢出!

她在哭,止不住的顫抖,哭泣。

這兩個月來。

那些孽畜,侵犯了她們姐妹二人。

卻依舊逍遙法外!

可狠,沈姍她二姐妹,弱小不堪,無力反抗復仇。

而今!

秦蒼穹,代替她們,執行王法!

涉案,十五條人命,一一處決!

這一刻的沈姍,淚崩。

她突然,一把從輪椅上支撐起來。

對着秦蒼穹,用力跪下。

雖然她雙腿已斷。

但她卻依舊要跪!

這一跪,千恩萬謝!

秦蒼穹見狀,急忙將她攙扶起來。

「何必如此?!」

秦蒼穹將她,重新攙扶回了輪椅上。

此時的沈姍,整個人淚如雨下,止不住的道謝。

不是不報。

時候未到。

而今,秦蒼穹的出現。

成了沈家姐妹,唯一的希望。

那些血債。

那些血仇。

秦大哥,正在,一樁一樁,幫她,報仇!

「秦大哥……我沈姍,這輩子……欠你的……」沈姍坐在輪椅上,淚如雨下。

情緒波動。

這個恩,太大了。

大到她,這輩子,都償還不了。

秦蒼穹將她扶回輪椅上,眸光平靜,拍了拍她的肩膀,一字一句,說道。

「你放心,涉及你案的十六個人,我會一一處決。」

「目前,已斬殺十五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