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離離」在腦海中叉著腰,連珠炮一般的話語打在易雲神魂之海深處,怕他反應慢還特地顯示出了一行字幕,易雲唯有苦笑。

「其實我也沒那麼迂,你看該殺我也殺了,該拋棄我拋棄了,我也沒猶豫啊,系統,我們這麼多年了,以和為貴嘛。」

「哼!」系統不屑一顧,反問道:「那我問你,樂正靈被人圍攻,你怎麼辦?」

易雲當機立斷道:「斬草除根一個不留!」

「追殺她的是一位真人,實力強大呢?」

易雲毫不猶豫:「怎麼可能呢,如今真人沒法下來,放心吧。」

「十個歸真境。」系統根本不給面子。

「我……我盡量想辦法帶她躲起來。」

「對方在她體內放了神魂印記,她躲不了呢?」

易雲半晌無語。

系統問又道:「那換個人,柳輕煙呢?」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來了 易云:「……」

「言靈雨呢?」

「……」

「玄霜呢?」

「賣她,不考慮!」易雲頓時是重整雄風。

「呵呵,還有一個人我故意沒問,其實你自己也清楚。宿主,你到如今都沒有弄明白自己要的是什麼。」

易雲悵然若失。

系統循循善誘:「假如你今天足夠強大,不說天人合一,哪怕是有個歸真境的實力,以你掌握的戰鬥技巧,在這個局面下一個人撐住低端局的大勢都有可能,然而呢?」

她直接丟出一塊光屏:【宿主當前修為:凝元五層】

易雲汗顏,正要說話,系統打斷道:「不用說什麼你找到人就立刻撤退這種話,我知道你知道,這些人短時間內你根本集合不起來,你身上一道傳訊符也沒有,如今沒有誰會聽你這個聖子的指揮,在偌大的天意宮幫你一個個去找人。」

「所以我才這麼問你,好了現在是最後一個問題,你找到多少人後願意直接撤退?算了我直接一點,你肯不肯捨棄?」

肯不肯……捨棄?

易雲的目光變得渙散起來,捨棄……真的很難啊,但是他也明白,系統更是清楚,天意宮沒幾天可以撐住,所謂的有希望,所謂的反撲,那都是自欺欺人。

不管是道尊也好,真人也好,宗師也好,化虛期凝元期都一樣,他們再如何努力,如何拚鬥,都只是大人物手中的棋子。

天意宮的存亡與他,他,他們都無關,只取決於最巔峰的戰力。

聖君。

太虛觀不知道來了多少個聖君,但是天羅教與巫神宗是舉派而至,加起來五位聖君。

天意宮呢?

一個,還是證道最晚的梟聖君,不是易雲看不起她,而是那天她自己的表現,都對她自己沒有信心。

天意宮……她撐不住。

魔教的人為什麼不直接開啟聖君戰?

很簡單,他們不僅僅要地盤,還要把人也留住,人也是氣運,把那些想要反抗、不利於他們氣運的天意宮弟子消耗掉,然後侵佔天意宮,這處的底蘊,幾萬年大派的一切,他們就能成功奪取。

而不僅僅是把天意宮的人趕跑那麼簡單,兩界陰陽天絕陣內的人,一個都走不了。

易雲沒有那麼多時間一個個去把那些紅顏知己們全部找回了。

「真的要……捨棄么?」

「如果你想讓她也失去活下去的話。」系統幻化出何離離的樣子。

易雲低下頭,最終嘆了口氣。

「好,找到……找到三個,就走!」

「呵,你個死種馬!」

易雲勃然大怒:「我已經很有決斷力了好么?!」

系統翻白眼,突然露出計謀得逞的笑容。

「喂你笑得我有點不安啊。」

她擺出一個魅惑的表情:「宿主,你想要……變得更強么?」

易雲眉頭一挑。

「嘿嘿,你覺得人家跟六道換取這個靈神灌體天人印記是做什麼呢?」

「灌體……天人……」易雲喃喃道,瞬間震驚。

「你是說,天人合一境界的修為灌體?!哈哈哈!給我真人級修為,我敢把這下方的魔教弟子殺個乾淨,看他們還攢個鬼的氣運之力!」

系統猛地一盆冷水:「宿主你異想天開了,我來給你簡單解釋一下這個印記的用法吧。」

「好,你說。」

「第一,你要到達那層壁障上,對,就是天上,把戰場分為低階戰場和高階戰場的那層禁斷法陣。」

「第二,你要突破過去,並且堅持十秒以上不被那些恐怖的大戰餘波殺死。」

「第三……」(未完待續。) 還只花一份錢可以養兩個品種?

宋邵言知道她要做午飯了,連忙去幫忙:「你不用管,我來,你坐在一邊休息,廚房油煙大,對皮膚不好。家務活這種粗活就該男人來干,女孩子要美美的。」

一番話聽得寧安心花怒放。

她就是跟他意思一下,既然他已經會做菜了,那就他來好了。

寧安丟下手裡的活。

她坐在客廳里看電視,腰酸背痛,正好休息下。

她剝了一隻桔子一片一片地吃,看到好玩的綜藝會笑個不停。

宋邵言在廚房幹活,毫無怨言,他覺得這種事是應該的,而且他發現做家務也是件挺有樂趣的事。

寧安吃著吃著桔子,忽然從沙發上跳起來,看著廚房裡那抹高大修長的身影問道:「宋邵言,你昨晚上做措施沒有啊?!」

宋邵言一下子還沒反應過來,等反應過來轉過頭,驚慌失措:「你家沒有……我忘了……你原諒我啊,畢竟這麼久沒有……我真忘了……」

他犯錯了。

寧安炸裂,她家當然沒有,這幾年她就沒想過那方面的事。

宋邵言連忙關掉火,走出來摟住寧安的肩膀:「別急啊,沒事,要真懷了就生下來,我會是一個合格的爸爸。」

寧安睜大眼睛,要真懷了?

她和宋邵言之間的進展讓她沒有一點點安全感。

「不能。」寧安斬釘截鐵,不留一點餘地,「我出去買葯。」

「安安,別吃藥,太傷身體了。」宋邵言摟住她,「是我的錯,你再算算,如果是安全期……就不要吃藥了。」

寧安想了想,是安全期。

但安全期也不可能絕對安全。

吃藥傷身體,不吃藥她心裡始終有疙瘩。

宋邵言看到她這個表情大致明白了,他臉色平靜,慢條斯理地給她分析:「安安,如果是安全期,懷上的概率不大,不必吃藥。要是懷了就生下來,正好給小糖果做個伴。要是沒懷,正好也沒吃藥,不會傷身體。」

寧安也不太想吃藥,以前就是因為吃藥吃得自己內分泌紊亂,例假時常不準。

生了小糖果後身體才調養回來。

她同意了:「那就不買葯了。」

「嗯,聽話。」宋邵言點點頭,「我以後一定主動做措施,不會讓你受到傷害。」

「哪有什麼以後,昨天是意外。」

「嗯嗯,沒有以後了。」宋邵言順著她,「我去廚房做菜,你繼續看電視。」

宋邵言可算把寧安給安撫好了。

他發現,只要他順著她一點,她就會心軟。

嗯……那他就順著她好了,順一輩子那種。

小糖果穿著拖鞋跑出來:「爸爸,忘了說了,蝦蝦要做辣辣的,小糖果喜歡麻辣蝦!」

「這麼愛吃辣?」宋邵言問,「別多吃就行。」

「知道的。」

小糖果又去沙發上蹭蹭寧安:「媽媽,我也要吃桔子。」

寧安剝了一半遞給她。

小糖果把一半桔子又分成一瓣一瓣的,她屁顛屁顛跑到廚房踮起腳尖:「爸爸,這個是媽媽給你的!」 所謂靈神灌體天人印記,易雲也有所耳聞。

據《明我功德真經》記載,靈神是某些神魂特彆強大的存在,死後成就陰神,以陰神重修一世,再次登臨第七境界時,便可稱為靈神修士。

像是鬼道修士所修鍊的凶靈附體,他們所煉化的靈體,其實也算是陰神的一種,也就是凡人口中的厲鬼冤魂。

當然,靈體要比厲鬼冤魂厲害的多,那種東西基本上陽光一照就能直接秒殺,而靈體則是已經算是天地萬靈之一,算是一種特殊的生命存在方式。

靈神,就是七階靈體的神魂本源,換言之,想要弄到一枚靈神,必須要搞定一頭七階的靈體。

而靈神灌體的意思,自然就是七階的神魂本源灌體了。

天人印記,乃是特指修為達到真人境界第三層,得到世界本源洗鍊,能夠突破世界壁障的那群天人合一級別的修士身上的印記,這枚印記就是真人一身靈力的象徵。

真人們會不斷淬鍊他們的天人印記,衝擊道尊境界,而印記的形狀,則是代表著他們若是有朝一日成就天象境,能夠凝練出的法相的模樣。

比如易雲認識的幾個真人里,封神宗的天人印記是一支冰霜竹,所以他若是衝擊天象境成功,那麼天劫之力就會幫他淬鍊出竹子那麼一個法相。

像劍閣守劍長老葉濤那種,他的天人印記是劍從,那麼他的天象境法相真身就是無數柄劍,當然,或許也能演變成無限劍制?還是說一個鐘乳石洞窟層層劍鋒倒掛?

總而言之,天人印記是真人第三層的標誌,裡面封印的天地法則,代表著他們能夠在這方天地間所能夠發揮出的力量。

正常情況下,不到天人三層是不會出現天人印記的,然而易雲這個比較特殊,畢竟他帶了個前綴,就連名字都比別人長一些。

結合靈神灌體天人印記前後各個名詞含義所得,此特殊印記的意思是,通過神魂本源灌體,強行將易雲的肉身提升到能夠承受真人級別的靈力程度。

別看他如今有雙氣海,單個氣海存儲的靈力就已經超過普通的化虛六層了,兩個氣海加起來就已經達到了化虛巔峰的程度。

然而,凝元境界只是第四境,化虛是第五境,這兩個境界之間的氣海靈力差距如果相當於老鼠比大象,那麼第五境界與第七境天人級別的靈力差距,那就是螢火比之皓月,滴水比於大海,根本不是一個級別的。

這是境界的不同,是對大道的感悟,返璞歸真。

這枚靈神灌體天人印記,則是相當於硬生生地把易雲的神魂境界拔高到了天人合一的級別,天人印記既是境界的標誌,也是儲存靈力的源泉。

換言之,易雲此刻就已經相當於是一個被抽空浩瀚靈力的真人軀殼,就缺一個真人級別的氣海靈力灌注進來,就直接能作為超強戰力了,雖然無法使用道則作戰,但是光憑靈力,都能在沒有真人的戰場上所向披靡。

然而這並沒有什麼卵用,因為光是一個印記對他的戰鬥力沒有半點提高,甚至還會拖後腿,比如說現在他明明還在沉思,手卻再次不由自主地在小姑娘唐三彩嬌嫩柔軟的身體上摸索起來,把她撫得臉紅髮燙,呼吸急促,喉嚨里都快壓抑不住嬌喘了,感覺身體燥熱難當又好像哪裡濕漉漉的,偏偏易雲自己半點感覺都沒有。

等到唐三彩意亂情迷一口咬在他肩膀上的時候,些微的疼痛才讓易雲清醒過來。

「系統,你這個靈神灌體的神魂本源是從一個萬年老處男身上提取的嗎?這樣下去我遲早會被打成喪心病狂的色狼好嗎?」易雲心中怒罵。

系統無辜道:「這個人家怎麼知道嘛,東西是六道製作的,有就不錯啦,你還挑三揀四,你自己控制一下情緒就好了,這份神魂本源已經算是很乾凈的,殘留意識不多的。」

「是嘛?」易雲呆若木雞,回頭一瞥唐三彩嬌弱無力的樣子,心頭一盪,居然又伸出手去,在女孩子的敏感處揉捏了一下。

「雲,雲師兄,你不要……哎~」唐三彩不由自主地在易雲耳邊軟語哀求,卻不知怎麼感覺體內釋放出一股難言的奇怪意味,突然哀鳴一聲,伸出丁香小舌在他耳垂上一舔。

「卧槽!」易雲嚇得一個冷顫,趕緊鬆開她,正色道:「罪過罪過,師妹自重。」

這話一出,原本早就在偷偷往他這裡瞄的幾個弟子都是暗罵一聲禽獸,不僅玩弄人家小女生,還要裝正人君子,天吶誰來收了這個妖孽吧,她還是個十三四歲的孩子啊!

易雲穩了穩心神,一道靈力如同清水一般輸入唐三彩體內,讓她一下子清醒過來,這不清醒還好,一清醒,發現自己的狀況,頓時嚶嚀一聲把小腦袋埋在易雲背後,再也不敢抬頭了,一時間她只覺得彷彿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自己身上,恨不得找個洞鑽進去。

然而正如弟子們所評價,易雲還真是禽獸,此時臉上完全沒有半點不好意思,反而是神情凝重肅然,好一副大派聖子的超然風範!

他當然沒空管那麼多,畢竟他的注意力還放在系統說的三個條件上。

「第三個條件,得到一隻真人的靈力,必須氣海完整,也就是指那些雖然重傷但是還沒有徹底掛掉的真人。」

易雲漠然,半晌才問道:「你這話說的好像真人是小兔子可以隨便抓一樣,首先上天這事兒就已經比較危險了,那麼多宗師飛來飛去,我除非會隱身才能不被發現;第二還要從禁斷法陣里衝出去,外面的靈力狂暴到能夠瞬間碾碎任何歸真境以下肉身,我出去跟找死有區別嗎?」

「最後一點,真人級別的靈力肯定搞不到,我們剛才在外面看了那麼久,哪一個真人不是到死了不是自爆就是被徹底秒殺成渣?」

易雲心中簡直無語,就這麼三個條件擺在這裡,這個什麼靈神灌體天人印記吹得厲害,結果根本沒辦法用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