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應該還在想辦法對付龍族的到來。

今晚動手,是最出乎預料的。

再拖就是夜長夢多。」

「江瀾有辦法找到?」烏裂好奇的問道。

「用這個。」烏牧拿出了一塊刻滿符文的石塊:

「天機石,可以通過這個找到江瀾,然後通過你的神通,把他拉過來。

如果拉不過來,我們可以試圖過去。

今晚應該就能見到他了。

兩位真仙找上門,不知道他會作何感想。」

烏裂微微點頭。

他的目光自然也在崑崙方向,一個不到返虛的人類,多少人因他而死。

倒是想見識見識,究竟有何不凡之處。

微風輕拂,陽光和煦。

帶着陳舊氣息的客棧坐落在那,幾百年從未發生過變化。

江瀾繞了一些路再一次找到了客棧。

心有所感,這客棧是鏡花水月。

跟他理解的鏡花水月完全不一樣。

而且他也看不出任何不對。

可感覺就是如此。

平凡的客棧,有着不平凡的根基。

外面的路換了很多次。

唯獨這客棧,始終如一。

走進了客棧,環顧四周依然那般冷清。

現在剛剛靠近晌午,老闆應該不在。

江瀾站在櫃枱位置,想詢問一下今天是否會有好酒。

畢竟並非每天都有好酒。

雖然只是來感悟心神客棧,可出都出來了,給師父帶一壺酒,情理之中。

來到櫃枱,本以為會看到那位少年的江瀾,突然發現裏面正蹲著一位紅髮少女,在收拾地上的碎片。

她好似察覺到江瀾的到來,隨後抬頭望去。

一個元神後期的人類。

「要什麼?」

聲音中不太平靜,彷彿受到了屈辱。

「今天有好酒嗎?」江瀾開口問答。

天羽鳳族。

不用開真眼,他都能察覺出來。

這位紅髮少女並不是人類,而是擁有強大血脈的鳳族。

修為是人仙中期。

不知是否是先天仙靈。

「老闆要下午回來。」紅雅站了起來,開口回答。

是一位十四歲左右的少女。

江瀾微微點頭,不再開口,而是坐到了角落中,開始等待。

至於這裏為什麼多出一位天羽鳳族,他沒在意。

一百多年前,這裏還有一位龍族。

再者,這裏的少年,可跟凶獸有關。

好像,就他最為普通。

一念至此,江瀾閉上眼眸,開始去感受心神客棧。

他沒有動用修為的力量,而是用心去感受心神客棧的存在。

他想從中領悟出構建之法。

.

紅雅看了江瀾一眼,也沒在意。

而是看着四周的茶具,皺着眉頭。

「咦,大哥哥又來了。」少年從後院出來的時候,一臉的欣喜。

這些年他不停的努力,有着不少進步,這次應該沒有什麼問題。

紅雅有些好奇的看着少年。

隨後就看到少年站在櫃枱發獃。

很快她就察覺到了心神變化。

不過沒有在意,只是安靜的站着,不知道在想什麼。

片刻時間。

少年一臉沮喪的吃着花生。

「你在幹嘛?」紅雅開口問道。

「進大哥哥的心境。」少年轉頭看着紅雅道:

「爺爺說只要進去,我想做什麼都可以。」

「什麼都可以?」紅雅思考了片刻道:

「我要進去了,你讓你爺爺送我回去。」

「不行,不行。」少年立即搖頭:

「爺爺說梧桐山出現了大變故,會死很多人。

我求了好久,才讓爺爺把你救出來。」

「那你別跟我說話了。」紅雅扭頭道。

「那…你試試吧。」少年有些低落。

「好。」紅雅點頭,隨後猶豫了下道:

「我沒有恩將仇報的意思,但是我真的想回家。」

少年只是微微點頭。

他有些後悔,剛剛不說那麼多就好了。

紅雅不再猶豫,試圖進入江瀾的心境。

一個元神後期,不可能擋住她的步伐。

許久之後。

「他,是人族絕世天才?」紅雅臉色有些難看。

看到紅雅如此,少年心裏微微鬆了口氣:

「不是,我測試過了,大哥哥天賦一般。」

紅雅:「…..」

天賦一般?

人類已經強大到這種地步了?

還是她疏於修鍊?

本在感悟心神客棧的江瀾,自然感覺有人在敲他心神的門。

對鏡花水月有了足夠了解的他,能在櫃枱外勉強進入心神客棧。

他依然坐在客棧角落,看到了門外出現又消失的少年,以及少女。

這兩位是要突破他心神防禦,把他拉到心神客棧中。

但是因為是針對他,導致這兩個人,連客棧大門都無法進入。

江瀾沒在意。

暫時沒有惡意。

少年不用太擔心,需要在意的是鳳族。

必要的話,他也會出手。

隨後他開始安心理解心神客棧,確實有了些許明悟。

心神客棧很多地方,需要用線連接。

其實構建客棧不難,難的是從心神客棧影響到正常客棧。

而且還要讓人無法察覺。

江瀾在心神客棧領悟了很久,直到櫃枱出現了一位客棧老闆的身影。

老闆對着他揮了揮手中的酒瓶。

下一刻江瀾清醒過來。

還是沒能察覺到老闆的闖入,剛剛一瞬間,他從主場變成客場。

老闆這麼強?

而且也看不透老闆的修為。

跟他師父一樣,還是看不清。

.

敖滿離開崑崙,打算嘗嘗舊酒客棧的好酒。

是跟敖野一起來的。

不過敖野去準備點吃的,說客棧垃圾。

吃的跟豬糞一般。

敖滿不明白豬糞是什麼味道,想來是不好。

所以他先去買好酒。

只是剛剛走到門口的時候,突然看到一個崑崙弟子從裏面走出來。

他望了過去。

白衣,黑髮,褐瞳,平靜的面容,元神後期修為。

一切看似都很正常。

但是看到這個人瞬間,敖滿的心跳瞬間停止了跳動。

等到那個人離去,彷彿才恢復了心跳。

他眼中有着一絲驚恐,手下意識扶住了大門,彷彿有些站不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