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讓我們媚忍去對付林逸?」

櫻花玉的身旁站著另一位如花似玉的美女,不過這位美女的年齡相比較櫻花玉來說小了一些,還有些單純,和櫻花玉的模樣也有些相似,皮膚白皙,身材火爆,雖然單純,可眉目含情,俏臉之上已經有些許嬌媚之色。

這女子正是櫻花玉的女兒,媚忍成員櫻花清影。

櫻花玉冷聲道:「我直說我會替伊賀忍者找回鬼忍令牌,我可沒說幫他武藏五郎找回鬼忍令牌!」

「那也不成,」櫻花清影趕忙道:「母親,可不能這樣做,那林逸手段殘忍,睚眥必報,前些日子血洗努洛伊曼王宮,震驚整個地下世界,我們媚忍沒有必要招惹林逸這傢伙。」

「清影,我當然知道你的意思,」櫻花玉笑了笑,過了一會兒沉聲道:「可是現在你也看到了,伊賀忍者被武藏五郎搞成了什麼樣子,如果能夠得到鬼忍令牌,那就能重整我伊賀忍者!」

櫻花清影的黛眉輕蹙:「母親,不管伊賀忍者如何,現在我們媚忍完好無損,這就已經足夠了,如果我們得到了鬼忍令牌,不但招惹了林逸,還得罪了武藏五郎,屆時他們肯定不會放過我們媚忍,我們媚忍還能這樣安穩下去嗎?」

櫻花玉深吸一口氣,沉聲道:「雖然現在媚忍完好無損,可是遲早武藏五郎就會對我們媚忍下手,我們媚忍沒有幾天好日子過了!」

櫻花清影的年紀還是太小了,有些不解的望著櫻花玉:「為什麼武藏五郎要對我們動手?我們可沒有對他們動過手呀!」

櫻花玉無奈的拍了拍櫻花清影的肩膀:「現在我也沒空跟你解釋了,但你只需要知道,我這麼做全部都是為了我們媚忍好,我經營了媚忍這麼多年,它就跟我的孩子一樣,我不會傷害我的孩子!」

櫻花清影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母親,不管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

櫻花玉說的是真的,武藏五郎早就想要對媚忍下手了,只是媚忍他們暫時還沒有做出過忤逆他的事情,而他也剛剛對伊賀忍者的內部展開了大清洗,現在不宜輕動,所以才沒有對媚忍下手,不然憑著武藏五郎那狠辣的性子,早就剷除了這個身邊最大的威脅了。

不過武藏五郎這一招也夠狠的,利用鬼忍令牌讓媚忍和林逸相互斗,不管是林逸把媚忍給滅了還是媚忍殺了林逸,那對他武藏五郎來說都是最好的事情。

櫻花玉知道武藏五郎的手段,可她還是要答應下來,不因為別的,就因為鬼忍令牌對她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有了鬼忍令牌,她就可以保證伊賀忍者當中會有一大批人不聽武藏五郎的話,這樣她就可以聯合這些人一起幹掉武藏五郎。

林逸不知道,如果不是他來了,伊賀忍者內部暫時還處於一個相對來說比較平和的階段,可是現在他來了,伊賀忍者內部的矛盾就爆發出來了,武藏五郎想要讓媚忍和林逸兩敗俱傷,櫻花玉想要奪走林逸手中的鬼忍令牌從而殺掉武藏五郎。

而就在這個時候,銀狐來到了北海道,中東那個地方太過燥熱,當中儘是沙漠,這種大雪天氣真不多見,而且空氣的濕潤程度可比中東那邊要好多了,剛下飛機,銀狐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深吸一口氣,全身上下儘是舒適。

而飛機的外面,威爾正等著銀狐,一看到銀狐,立刻走過去和銀狐擁抱了一下。

銀狐的表情當中也儘是高興:「威爾,好久不見,這一次叫我來這裡有什麼事情嗎?」

修仙我有強化爐 威爾點了點頭:「當然有事情了。」

「我就知道你有事情,說吧!」銀狐的表情當中儘是笑意,看樣子特別的開心,不用說,這些日子銀狐的日子過的實在是太過瀟洒了。

「想要藉助你銀狐雇傭軍團的力量,幫我剿滅奈良忍者村!」威爾深吸一口氣道。

銀狐瞬間收斂了笑容,立刻目瞪口呆,不解的望著威爾:「剿滅奈良忍者村?威爾,你在開什麼玩笑?你當是過家家呢?」

…… 葉靈表示不想再聽下去。

默默的看著菜單。

而付婷娜也一副我聽到了什麼的面容。

一頓飯吃得悄無聲息。

「好想吃辣的呀,姐,人家說酸男辣女,我會不會……會不會是個女的啊?」

「女孩子不好嗎?你想想她穿著小裙子,扎著小辮子的小模樣,可愛死了呢。」

「可是……」

又一會。

武侯派諸葛大力拜見老天師 「小美,你懷孕了,不要吃這麼辣的。」

「可是我想吃,以前我心情不好,就狠狠吃一頓超辣的,心情就會好了……」

「可你現在有了啊,不一樣了。」

「姐,你讓我吃點吧,我饞……」

「好吧好吧,別吃太多……」

直到離開,都說著「別吃太多」。

有一個寵自己的姐姐多好。

付婷娜大大鬆了一口氣,伸著懶腰說:「啊,終於可以說句話了!」

葉靈想說,那是你自找的。

「竟然懷孕了吶,呵呵!」

看不出傷心的表情,鄙夷多一點。

「你想做什麼嗎?」

「我想做什麼?」付婷娜又一副與我何乾的樣子,「他們懷不懷是他們的事,反正又不用我生。不過,看不出來這女的有點本事啊,有了娃,怎麼著也有點『著數』,進豪門的可能性稍微高了那麼一點……」

「你要是真被退婚了怎麼辦?」

「我是無所謂,頂多就名聲臭一點,其它的反而自在。」

付婷娜眸里閃過一絲黯然,此事帶來的後果一定不是她說得這麼輕巧。

兩人吃過飯,葉靈拒絕了當陪同,自己繼續找工作去了。

付婷娜也提不起什麼逛街的勁,最後自己回去了。

接下來的日子,葉靈就在面試與等待中度過。

突然有一天,姜睿宇找到她。

「小美在哪?!」

葉靈看看有段時間沒見的姜睿宇,整個憔悴了許多,連鬍渣長出來了都沒修理,衣服也像三天沒換的一樣。

葉靈收回目光,搖頭表示不知道。

「不知道?安亦可,你最好給我老實招來!」

「姜總,我沒有見過林小美。」

她整日奔奔波波,為了找一份工作。

姜睿宇似乎不相信她的話,惡狠狠的瞪她。

「姜總,我離開公司后,就沒再聯繫過公司的人,所以林小美在哪裡,我真的完全不知道。」

而且,跑來問她是怎麼回事?

如果作為一個「熟人」來打探,不應該語氣好一點嗎?

「哼」

姜睿宇冷哼,顯然是不相信她的話。

「林小美應該不會去哪裡吧?她懷著孕……」

「你知道她懷孕?!」

葉靈傻了,她怎麼說這樣的話?!

「我只是聽說……」

「聽誰說?!」

葉靈無法,只得把那天剛好遇見林小美的事說了出來。

「你是說,付婷娜知道小美懷孕的事?!」

先生,你的重點是不是又偏了?

「那天我們在一起……」

「呵呵,付婷娜!我就知道!」

姜睿宇說完就轉身大步離去。

「姜總,那個……」

葉靈覺得自己好像說了什麼不該說的話。

想了想,還是聯繫了付婷娜。

竟然沒有回復。

隔了一會,撥打電話,還是沒人接。

怎麼辦?姜睿宇連她都來找,也一定會去找付婷娜吧?剛才她說沒見過林小美,姜睿宇都一副我不信的表情,他會不會把林小美不見的事情推到付婷娜身上?

她有點急了。

可是她連付婷娜的家在哪都不知道。

等了老半天,才等到付婷娜的回復,表示她也剛知道此事。

「她失蹤了關我什麼事?找我幹嘛?難不成我還綁了她嗎?我綁她幹嘛?我又不是愛他愛得死去活來,見小蜜懷孕了要生要死那種,我綁她?我神經病啊我……」

聽著付婷娜一如既往的口氣,葉靈堪堪鬆了口氣。

葉靈又囑咐幾句才掛了電話。

事情似乎在發酵。

到了晚上,葉靈已經收到好幾個以前的同事打來的電話,包括劉海洋。

「小安,林秘書之前跟你關係挺好的,她有沒有去找過你?」

她跟林小美什麼時候關係好過?

「你要是有什麼消息就通知我,現在滿公司的人都在幫忙找她,再找不著人,就要登尋人啟示了……」

「哦。」葉靈表示很平靜。

另外的一些電話,可就沒那麼客氣了。

「你不知道?安亦可,現在林小美可是姜總手裡的寶,你要是這個時候立個功,到時讓林小美跟姜總提一句,你的職位還不是馬上就能恢復?你現在還沒找到工作吧?找工作難吧?像姜氏這樣的大公司,多少人擠破腦袋想進來……」

葉靈直接掛了女同事的電話。

她接的最後一個同事電話,「安亦可,林小美懷孕了!這件事你知道吧?怎麼可能不知道?現在全世界都知道了!更重要的是現在林小美竟然玩失蹤?這是要藉機上位吧?沒想到平時一副柔弱單純的樣子,竟然做出這樣的事來……」

她並不想聽八卦,於是借口掛了電話,只要是公司的同事,她再也不接了。

只是,連肖越也打電話過來。

「你好。」

「小可……」

肖越欲說不說。

「你是想問林小美的事嗎?」

「你……最近有沒有跟她聯繫過?」

「沒有。」

葉靈眨眨眼,回想之前在公司遇見肖越的情形,是哪個時候,肖越對林小美有了關注呢?

感受到葉靈的冷淡,肖越有些抿唇,發現自己在她面前越來越笨拙,想要說的話都無法表達清晰,是因為喜歡她的緣故嗎?

咬咬有些乾的唇,肖越還想再說什麼,可是那邊已經一聲「我還有事先這樣吧」就掛了。

肖越看著電話有些無奈,他的本意並不是關心林小美啊,只是姜睿宇找到他這,他就順水推舟,有個機會可以打電話給她,可是她似乎真的不喜歡和他說話的樣子。

明明在遊戲里,她不是這個樣子的。

就像虛擬跟現實是兩個世界一樣,如果網路上的她才是本來的樣子,他大概會願意沉溺在網路中,因為那個她,至少是把他當普通朋友一樣相處的。

是的,普通朋友,但是那樣也已經足夠他愉悅開心的了。 ……

「我沒有開玩笑,我是認真的!」威爾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

銀狐的笑容有些僵硬,眉頭緊鎖道:「上一次東萊的那件事情,我銀狐雇傭軍團被鐵狼聯合了幾大雇傭軍團聯合剿殺,差點連我的命都丟掉,這一次你又要我去剿滅奈良忍者村,你想讓我送死嗎?日本人可比鐵狼難惹!」

「銀狐,我從來沒想過讓你去送死,」威爾沉聲道:「夷平努洛伊曼王宮,那是我們僱用你,你完全是自願的,再者,鐵狼聯合了幾大雇傭軍團聯手剿殺你,我們刀鋒雇傭軍團也幫你擺平了,你現在的地盤是以前的好幾倍,怎麼,這裡有點小忙你就不幫了?」

銀狐趕忙道:「倒不是那個意思,只是對方太強大了,我不敢!」

「沒什麼敢不敢的,這一次的行動嚴格保密,你只需要把你手下人的嘴管好就行了,至於傭金,我會一分不少給你的,按照地下世界最高價格!」威爾道。

聽著威爾的話,銀狐的眉頭緊鎖了起來,過了一會兒才道:「這倒也不是什麼問題,上一次鐵狼知道夷平努洛伊曼王宮是我銀狐雇傭軍團做的,全都是因為我銀狐雇傭軍團大肆宣傳,想要成為地下世界排名第一的雇傭軍團,這一次如果保密工作做的好,參與的只有我的人和你們,消息肯定走漏不了。」

「這就對了!」威爾打了一個響指:「錢一分不少會給你的。」

「等等,還有最重要的一個問題,」銀狐擺了擺手道;「我的人進入日本和離開日本都沒有渠道,你一定要保證我的人能平安無事的離開。」

「沒問題,這個我最拿手了!」 帝臨星武 威爾應了一聲。

銀狐這才點了點頭:「好,我馬上召集人手,準備進入日本!」

「行,你去準備吧!」威爾點了點頭。

銀狐比誰都要清楚,他能坐上第一號雇傭軍團的寶座,那完全是因為林逸,如果得罪了林逸,那肯定沒有他的好果子吃,再者,這一次的任務雖然艱難,可比國外的那些任務要好多了,畢竟忍者是不會用火器的,危險性相對來說比較小,最主要的問題就是進入和離開,不過這些威爾都包了,所以應該不會有什麼問題。

再者,雇傭軍團靠什麼吃飯?靠的就是接任務吃飯,什麼任務不是接?而且林逸給的價格向來都很高,能讓他滿意,這樣的條件為什麼不答應呢?

望著銀狐遠去的背影,威爾的嘴角掛上了一絲笑容:「果然不愧是銀狐,這麼短的時間裡面就能把這裡面所有的因素都考慮進去,然後做出最佳的選擇,厲害!」

古典的日本木質建築,地下鋪著厚厚的榻榻米,林逸可跪不慣這些東西,索性就坐在了地上,而美姬子則是跪坐在林逸的身邊,以備隨時聽候調遣。

桌子上面放著兩杯熱茶,上面還冒著熱氣。

林逸的對面正坐著一位資質卓越的上等美女,正式媚忍的首領櫻花玉,此時的櫻花玉依舊穿著一身和服,那粉嫩的臉頰之上畫著淡淡的妝,白皙的皮膚,紅潤的嘴唇,烏黑的秀髮,這一切的一切都絲毫讓人想不到眼前這個女人已經是一個將近四十的女人了。

櫻花玉保養的不錯,林逸也是暗自點頭,櫻花玉的臉上雖然化著淡妝,可明眼人都知道,櫻花玉絕不是那種靠著各色名貴化妝品維持皮膚的女人,相反,她的皮膚相當好,細嫩無比,甚至比一些十八九歲的小女孩都要好。

「見過媚忍閣下!」美姬子頓了下小腦袋。

櫻花玉輕輕的點了點頭:「美姬子,許久未見,你過得更滋潤了!」

「閣下謬讚了,美姬子不管如何滋潤,也不過是主人的奴僕而已!」美姬子趕忙道。

櫻花玉收回了放在美姬子身上的目光,而是放在了林逸的身上,上下打量著這位震驚整個地下世界的人物,長得並不怎麼帥氣,但還算湊合,不難看,皮膚沒有小白臉那般細膩,身上散發著那股子莫名的氣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個男人不一般。

櫻花玉這也是第一次見林逸,忍不住點了點頭,單單是林逸身上這股子處事不驚的氣質,這世界上就沒有幾個人擁有。

「不知道櫻花媚忍找我有什麼事情嗎?」林逸端起面前的茶水抿了一口道。

櫻花玉微微一笑,沉聲道:「這件事情雖然有些難以啟齒,但為了我伊賀忍者,我不得不說!」

「請講!」林逸示意道。

「林先生,聽說我們伊賀忍者的鬼忍令牌現在在您的手中,我作為伊賀忍者的一員,不知道您可否交給我?」櫻花玉誠懇道:「當然了,我絕不會讓林先生白白付出,櫻花玉時刻謹記林先生的大恩大德,如果林先生有需要,儘管吩咐!」

「哦?」林逸笑著道:「櫻花媚忍的態度確實誠懇。」

「既然如此,那請林先生把鬼忍令牌交給我吧!」櫻花玉趕忙道:「櫻花玉感激不盡!」

「櫻花媚忍的態度誠懇,按道理說我應該把鬼忍令牌交給櫻花媚忍,可是很不巧,鬼忍令牌現在不在我的手中!」林逸無奈的聳了聳肩:「所以沒有辦法,讓櫻花媚忍白跑一趟,實在是抱歉!」

「嗯?」櫻花玉的臉色一變,表情當中有些搵怒:「林逸,你這是在耍我嗎?」

「不敢不敢,」林逸趕忙道:「櫻花媚忍的大名我林逸聞之久矣,豈敢戲耍,只是這鬼忍令牌真的不在我的手中。」

按照櫻花玉以往的脾氣,早就開始動手了,可是這一次沒有,強忍著內心當中的怒意,冷聲道:「那請林先生告訴我鬼忍令牌在誰的手中!」

「自然是在你們伊賀忍者人的手中,我林逸早已經物歸原主了!」林逸笑著道。

櫻花玉這一下是真的怒了,拍案而起:「林逸,你看我是女子,欺我太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