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們連他是什麼宗的宗主都不知道?」一旁的朱聖陽也是一愣,原本看著二女與李逸晨的關係她還以為已經非同一般,可是沒想到二女連李逸晨的身份都沒搞清楚。

「我不是給你們說過了嗎?本宗主就是逍遙宗的宗主,如假包換!」李逸晨輕輕一笑說道。

「什麼?你真的是逍遙宗的宗主?」哪怕是沈紫煙此時也不由得驚呼起來,彷彿從來不認識李逸晨一般的仔細打量起他。

若非此時看著王至峰等人都是一臉怪笑的模樣,打死她們也不會相信,她們居然干出讓逍遙宗的宗主來冒充逍遙宗宗主之事。

「我不是早就告訴過你們,只是你們不信而已。」終於避開自己被寧成聖人的傳送陣擺了一道的話題,李逸晨頓時也覺得整個人輕鬆了許多。

「信?你要我們怎麼信?你個混蛋,當初讓你冒充逍遙宗的宗主之時,你怎麼自己不說清楚?」沈七七惡狠狠的瞪著李逸晨。

此時她們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在沈萬山的考驗中李逸晨能對答如流,更是將逍遙宗的萬劍斬運用的出神入化,敢情人家本來就是真正的逍遙宗宗主。

「什麼?你們居然讓他冒充逍遙宗的宗主?」一聽沈七七之言,朱聖陽頓時來了興趣,「到底是怎麼回事,快點說來聽聽!」

面對著如此詭異的事件,哪怕是王至峰等人此時也直豎著耳朵,靜聽著李逸晨的八卦事件,畢竟李逸晨一直以來在逍遙宗所有人的心中都是神一般的存在,如今居然有機會聽他的八卦之事。

影后逆襲:億萬小甜妻 先是曾經偷看過人家朱聖陽洗澡,現在又被人拉來冒充逍遙宗的宗主,估計這任何一件事傳回宗里,都絕對可以成為重磅新聞吧。

「說就說!」身在沈家的沈七七也知道就算在沈家,沈老爺子這個家主也只是處理一些俗務而已,若是面臨著重大的決定,那還是得族中實力強大的老輩們來決定,同理身為宗主的李逸晨,估計在逍遙宗也得聽從太上長老的意見,如今既然關係到她們的婚事,沈七七也覺得有必要讓李逸晨的長輩知道一些。

當即便將與李逸晨從認識到此刻的經歷大致講了一遍。

不過當聽到飛雲堡的吳浩居然為難李逸晨的時候,王至峰三人的臉色皆是一變,似乎已經在盤算著如何去找飛雲堡的晦氣,但後來聽說到李逸晨的手段之後,更是對李逸晨佩服不已。

「宗主,你居然認識秦越川大人?」相比起王至峰的離天雄來說,寧雲龍更清楚秦越川這三個字在術師界的份量。

只是寧雲龍也沒想到居然連秦越川見著宗主也得恭敬有佳,這樣的結果顯然早已超出他的理解。

原本寧雲龍一直覺得李逸晨的術道十分了得,哪怕是精神力還有所不足,但對術道的領悟或許已經直達八階,但如今看似乎自己還是低估了李逸晨的能耐,畢竟就算是九階術師也未必當得起秦越川的那般恭敬。

「算是有些舊情吧!」對於關係到上一世的事情,李逸晨自然也不願意多說。

「事情就是這樣的,現在晨哥已經決定要娶我們小姐,不知三位前輩是什麼意思?」說完之後,見三人不去關心李逸晨的婚事反而問起秦越川之事,沈七七乾脆直接把事情點破。

「這個……」三人皆是眉頭一皺,掃了李逸晨一眼,見李逸晨並沒有什麼神色上的指示才說道:「宗主的終生大事,自然宗主自己定奪,我們又豈敢參與。」

「什麼?你們不管?」不僅是沈七七,就連沈紫煙也是一愣,雖然她本身也反感這種帶著利益性的婚姻,但她同樣知道執掌一個勢力者,或者其直系親屬,其實很多時候他們的婚姻根本由不得自己的選擇。

「別的勢力,可能是宗主聽宗門的,但我們逍遙宗不同,我們是全宗上下都聽宗主的。」王至峰輕輕一笑說道。

在別的勢力宗主相對會弱勢一些,而李逸晨既然能讓秦越川都對他那麼的恭敬,像逍遙宗那樣的小勢力,又怎麼可能有資格約束於他。

此時在黑市區寧雲龍並沒有佩戴他的術師勳章,沈紫煙一眼就能看出他只有靈丹境七重巔峰的修為,至於離天雄和王至峰兩人境界比沈紫煙高得太多,在李逸晨面前又刻意的收斂著氣息,所以此時沈紫煙雖然看不透兩個的修為,但隨著對於逍遙宗慣性的思維,自然也不會認為兩人能強到哪裡去。

「哦……那這麼說就是三位前輩也不反對了?」沈紫煙突然一想也就明白過來。

「我們自然不敢反對!」王至峰似乎看出沈紫煙的心思,不過此時他也難得解釋,反而他更欣賞沈紫煙這份並不因為李逸晨弱小而看不起的心意。

「那我和晨哥一起,三位也不會反對吧!」此時一旁的朱聖陽也不失時機地開口道。

「聖陽別鬧了,我們不一樣!」李逸晨不由眉頭一皺。

「有什麼不一樣,難道我就不是你的女人了?」雖然在隱殺門受著不一樣的教導,但當著王至峰等人的面,朱聖陽還是把李逸晨當初偷看他洗澡之事說不出口。

就在李逸晨為難之際,一道道強橫的氣息從門外肆無忌憚的橫掃而來。

「聚寶閣的人,給我滾出來!」一聲夾雜著無窮怒意的沉喝如同驚雷般炸裂開來,頓時震得沈紫煙和沈七七兩人體內氣血翻滾不已。

見狀離天雄當即身影一閃,擋在兩人身前,隨手一揮,那聲波所化作的氣勢瞬間被震得粉碎開來。

「人皇境!」雖然看不出離天雄的修為,但此時離天雄一出手,沈紫煙亦感覺到離天雄那強大的氣勢,似乎想到了什麼一般說道:「離人皇?您是不是半步人皇亦人皇的離人皇離前輩?」

「我正是離天雄,不過這人皇前輩的稱呼在兩位姑娘前面我可不敢!」雖然感覺到室外來者有著數位人皇強者,但離天雄臉上亦沒有絲毫畏懼之色。

「混賬!」見自己的好事被打斷,朱聖陽也是臉色一變,「晨哥你在此等候片刻,我這就去把麻煩解決了過來。」

殺了龍千幻,聚寶閣自然也知道千幻殿不可能就此罷手,早在程老他們退出去之後,便已經開始不斷的調遣著聚寶閣的高手前來,如今就等著千幻殿來找事。

「一起出去吧,既然事情因我而起,那我自然也不可能置身事外。」李逸晨向來不是怕事的主,如今又有王至峰這個渡過了窺天皇劫的強者在身邊,自然更加的底氣十足。

「好吧!」朱聖陽點了點頭,一行人便已經走出聚寶閣的大門之外。

「參見李公子!」眾人剛一出門,早已守候在聚寶閣門口的一眾隱殺門的強者紛紛對其行起禮來。

由於此時千幻殿已經逼上門來,幾乎所有人都沒有掩飾自身的氣息,看著十來個平日高高在上的人皇強者皆是如此恭敬的對李逸晨行禮,沈紫煙感覺自己似乎到了現在也沒有把李逸晨看透。

不僅僅是他們,就連王至峰等人也是一驚,雖然他們也知道這段時間聚寶閣一直把他們奉為上賓,並且主動幫他們解決靈器的問題,多半是看在李逸晨的面子上,但還是沒有想到李逸晨的面子在聚寶閣居然可以大到這樣的地步。 千幻公子喪命聚寶閣門口,如此大事早在來的路上,千幻殿殿主龍青城便已經將事情的始末了解清楚,此刻將龍千幻的屍體抱在懷裡,怨毒而又泛著無盡冷意的眼神望向這邊。

半晌之後才開口說道:「這些年來千幻殿雖然與你們聚寶閣有一些利益上的爭奪但大家都十分克制,那是我們都知道一動我們拼得兩敗俱傷只會便宜到其他利益,但今天聚寶閣必需給我一個交待,否則就算拼盡千幻殿最後一個人,我也要令聚寶閣大傷元氣!」

「不錯,必需給我們一個交待!」跟在龍青城身後的一眾強者紛紛齊喝之間將各自的氣勢毫不保留的釋放出來。

能隨龍千殿一同到聚寶閣門口叫陣的又有哪一個是庸手,除了七八個人皇境強者之外,其他跟隨之人也無一不是靈罡之輩。

而且龍青城人皇境後期巔峰的氣勢亦在同一時刻毫不保留的釋放出來,此時無數強者的氣勢交織在一起,形成一股無形的壓力瞬間將聚寶閣方圓數十丈一起籠罩其中,四周那些等著看熱鬧之人中除了幾個修為已達人皇境的強者勉強可以承受之外,絕大部分身體已經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

而那些修為更低之輩更是直接一屁股坐在地上,臉色一片蒼白,不過想到接下來可能要發生的大戰,又紛紛瘋狂的運轉著靈力站起身來,向著遠處退去。

就在千幻殿的強者釋放出強勢之後,聚寶閣的十來位人皇強者亦同時將各自的氣勢釋放出來,兩股無形的力量瞬間在半空之中交匯。

空氣在這股無形的擠壓中開始變得扭曲起來,不斷發出嗤……嗤……之聲,彷彿空間都可能在這巨大的壓力下爆裂開來一般。

「雖然此事聚寶閣脫不了關係,但你我兩家將來的路還要走,我自然可以慢慢找回場子,今天我只要你們把動手之人,和那個傢伙還有他的兩個女人交出來為我兒子陪葬,那麼龍某轉身就走,否則今天就是我們兩門魚死網破之日!」感覺到對方的實力,龍千幻亦知道縱然把千幻殿拼光也沒有把聚寶閣連根拔起的實力,但咽不下這口氣的他,仍然有著自己的堅持。

「混賬!」誰知聚寶閣的人還沒有開口,王至峰當即面色一沉道:「本宗宗主豈能容你輕辱?」

軍門寵婚 「辱?」在聽到李逸晨的身份之時,龍青城也已經對逍遙宗作了一些了解,不過他的了解顯然只是李逸晨進入逍遙宗以前的資料,當即不屑地冷喝道:「宗主不容辱?今天我不怕告訴你,不僅是你們宗主,就連你們整個逍遙宗也得為我兒子陪葬,哪怕你們遠在南荒,也逃不過這個宿命!」

面對著龍青城的叫囂,王至峰恨不得直接一掌把他拍死,但此時李逸晨在場,他卻不敢擅自拿主意,當即轉身向李逸晨行禮道:「稟宗主,有人揚言要滅我逍遙宗,還請宗主定奪!」

王至峰這般模樣,看的四周觀戰之人亦紛紛搖起頭來,人家都說要滅你們宗門了,你還請宗主定什麼奪,有本事直接上就好了。

看著這老頭也是想叫李逸晨藉助聚寶閣的力量來對付千幻殿吧,只是面對懷著魚死網破之心而來的千幻殿,聚寶閣真的會出手再幫助那個什麼李宗主嗎?

眾人不由在心裡紛紛猜測起來,但大多數人心裡的結果卻只有一個,那就不幫!

聚寶閣雖然勢大,但卻正如龍青城所言,若是千幻殿真的不計後果的拚命,那麼他們也將承受巨大的損失,這樣的結果顯然也不是聚寶閣所能承受的。

「不想逍遙宗被滅,那就先把有滅逍遙宗這心的勢力滅掉吧!」李逸晨自然明白王至峰是在向自己請示要不要顯露他的真實實力。

不過既然李逸晨已經懷著讓逍遙宗和隱殺門合作的心理,那麼此時自然也要顯露一些逍遙宗的實力,否則將來就不叫合作,而是逍遙宗依附或巴結隱殺門了。

「遵命!」得到李逸晨的授命之後,王至峰身影向前踏出一步道:「既然宗主有令,那就只能怪你們千幻殿氣數已定!」

「就憑你們逍遙……」龍青城剛欲譏笑,但話還沒說完,在王至峰那一步落下之際,由千幻殿諸多強者聚集而成的氣勢卻已經被震得粉碎。

「你……你是窺天強者?」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的龍青城帶著驚恐的眼神凝視著王至峰,顯然他沒想到逍遙宗內居然會有這樣的強者,更沒有想到這樣的強者就在眼前。

「不知道現在龍殿主還打不打算滅我逍遙宗!」看著身為人皇後期巔峰強者的龍青城亦在自己的面前流露出恐懼之色,王至峰感覺到逍遙宗終於能夠以驕傲的姿態站在世人面前,臉上不禁的也泛起幾分得意之色。

「晚輩不知前輩駕臨,剛才多有衝突,還請前輩見諒!」面對著窺天強者,龍青城瞬間失去了狂傲的資本。

窺天者,窺天而得道,那可是經歷了天劫雷罰仍然存於世間的存在,根本不是千幻殿憑人數可以拉近的實力。

「十息的時間!」李逸晨當即冷喝起來。

「遵命!」王至峰原本還要考慮要不要對如此強大的勢力動手,但此時有了李逸晨的命令,心中哪裡還有半分猶豫,身影一閃之間,瞬間幻化出數十道身影,同時襲向千幻殿的眾人。

窺天分身!

看著數十個王至峰的身影,嘴裡驚呼著窺天強者的標誌性手段,此時再也沒有人去懷疑王至峰的修為。

見狀千幻殿眾人紛紛各自反擊起來,只不過那些靈罡境的強者哪怕面對的只是王至峰的一個分身,此時也連一招都承受不住便瞬間失去了性命。

隨著對手的減少,王至峰的分身在不斷的融合之間,每個分身的力量都在飛速的提升。

接下來三招之內便有人皇境初期的強者倒下,接著人皇中期強者也相繼被斬殺。

眨眼之間威震黑市區的千幻殿頂層武力便只剩下龍青城一個人還在苦苦支撐,但是他卻明白,此時分身已經完全融合的王至峰若非要控制著兩人交手的力量不外泄而影響到聚寶閣的話,只怕此時他已經是一個死人。

但即使如此,龍青城也感覺面對的壓力越來越大,除了勉力的在掙扎著生存的空間,此時龍青城卻根本不敢有一個多餘的念頭,唯恐一時不察被王至峰擊中。

眨眼之間八息時間過去,眼看就要達到李逸晨預定的時間,王至峰也不敢再有半點保留,當即一聲厲喝間,左右雙手同時泛起兩種不同的顏色。

一赤紅,一枯黃。

兩股不同屬性的力量散發出截然不同的威壓,瞬間令龍青城的臉色大變起來。

九榮九枯訣?

就在龍青城驚訝之間,那強大的力量瞬間將他的靈力防禦震得粉碎,隨即便直接轟到龍青城的雙掌之上。

龍青城只感覺全身一震,隨即一股如同排山倒海般的狂猛之力湧入體內,雙目一瞪,瞬間便失去了知覺。

接著在下一刻,只聞一聲脆響龍青城整個人瞬間爆裂開來,化為無數的飛灰消失在空氣之中。

當王至峰緩緩走向李逸晨的時候,整個場面變得寂靜無比。

雖然在得知王至峰乃是窺天境強者的時候,大家已經猜到千幻殿今天估計會損失巨大,但卻萬萬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的一個結果。

身為黑市區三大勢力之一的千幻殿,哪怕比起聚寶閣來有些不足,但也是在場所有人需要仰視的存在,可是就李逸晨一句十息時間,隨著這位窺天境強者出手,果然在十息之後千幻殿便這麼被瞬間瓦解。

不僅僅是四周圍觀之人,哪怕是隱殺門一眾強者此時也大瞪著雙眼,因為李逸晨的原因,他們自然也一直在收集著關於逍遙宗的信息,雖然他們也知道如今的逍遙宗已經今非昔比,但仍然沒有想到逍遙宗已經強到這樣的地步。

尤其是程老等人,這段時間因為跟著朱聖陽的緣故與王至峰也有過交流,但他們卻萬萬沒有想到,那個平時不善言辭的老人居然會有如此強大的實力,更沒有想到他的手段會如此的狠辣。

窺天境強者,哪怕是隱殺門經歷了這麼多年的積累,能拿出來的窺天境也是十分有限,而且以眾人對窺天境強者的了解,似乎王至峰表現出來的還不僅僅是窺天境初期的實力。

當然若是他們知道王至峰的窺天劫乃是窺天皇劫的話,不知道他們是更容易接受這個結果,還是更無法接受。

「他……」此時沈紫煙也是滿眼的驚駭之色,哪怕是沈家身為萬珠島的二流勢力,所擁有的人皇強者也就四位而已,和千幻殿都根本不在一個檔次,那豈不是說整個沈家還不夠王至峰一掌拍下去?

一想到自己剛才看著王至峰他們對李逸晨的態度,自己還以為他們的修為很一般,沈紫煙頓時覺得自己還是太天真了。

接著立刻有一個問題出現在眾人的腦海之中。

當然除了早已知道李逸晨特殊身份的隱殺門人覺得理所當然之後,所有人此時都在想著,有著如此修為的窺天強者為何還要對那李逸晨這般的恭敬? 「現在接手千幻殿的剩餘勢力對於聚寶閣來說應該沒有問題吧?」在王至峰退過來之後,李逸晨對聚寶閣眾人說道。

「沒問題,完全沒問題!」朱聖陽率先回過神來,「晨哥,你先進去休息一下,這裡的事情處理完我就回來。」

「去吧!」李逸晨也知道千幻殿的高手被王至峰覆手之間斬殺,整個黑市區的格局都會發生巨大的變化,而作為黑市區第一勢力的聚寶閣自然有著許多事情需要處理。

待李逸晨進入聚寶閣之後,四周看熱鬧之人亦紛紛各自散去,此時他們都知道黑市區要變天了,他們必需為此做出相應的準備,而那些自來懸空島的眾人也是急著想要逃出黑市區,他們可不想成為黑市區變天的無辜犧牲品。

而且如此勁爆的談資,一旦回到懸空島,估計他們瞬間就能成為所有人群中的熱點,一想到這裡,大家的步伐不由再次加快起來。

而此時一道又一道的指令也從朱聖陽的嘴裡發出,雖然朱聖陽進入隱殺門的時間並不算久,但曾經身為聖陽公主的她,在皇宮耳聞目染之下,對於各種事務的處理能力也是十分出色,再加上李逸晨的關係,此時隱殺門眾人對其也是十分信服。

進入聚寶閣的李逸晨此時也被王至峰等人直接帶到聚寶閣之前為他們安排的客院之內。

「坐啊……你們都站著幹什麼?」在李逸晨坐下的時候,卻見王至峰他們三人看著沈紫煙和沈七七,一時卻誰都沒有先坐下。

「沈姑娘請坐!」

「王前輩請坐!」

李逸晨的話音剛一落下,沈紫煙和王至峰幾乎同時開口說道。

「晚輩不敢!」之前不知道王至峰的修為還好,此時見得王至峰乃是十息之內斬殺近十位人皇的窺天境強者,沈紫煙哪裡還敢託大。

那可是窺天境!雖然在東海也聽人提及過,但聽過是一回事,親自見到又是另一回事,出身萬珠島二流勢力中的沈紫煙此時面對著王至峰心裡那種敬畏根本無法言表。

「哪來什麼前輩晚輩,大家都是一家人,不必太過客氣!」李逸晨輕輕一笑便已經拉著沈紫煙和沈七七一左一右的坐在自己的兩邊。

「就是,沒有李宗主便沒有我王至峰的今天,你們既然是將來的宗主夫人,那麼再對我這樣客氣,我太真的不太適應了!」王至峰也跟著哈哈大笑起來。

沈紫煙和沈七七自然不可能相信像王至峰這樣的強者走到今天還需要李逸晨的幫助,畢竟李逸晨再怎麼神奇也不過就靈丹境四重的修為而已,想要幫助窺天境強者就算有心也無力。

不過二女也看得出王至峰對李逸晨的尊重完全是出自於內心,此時也就沒有在這個問題上多作糾纏,二女坐下之後,王至峰三人也依次而坐下。

「如今逍遙宗的情況如何?」見三人坐下之後,李逸晨開口問道。無論是不是出於杜清的原因,如今逍遙宗有著自己諸多的朋友在裡邊,漸漸的李逸晨已經把逍遙宗當成自己的家,此時自然也非常關心。

見李逸晨直接開口詢問,三人也知道李逸晨沒有迴避二女的意思,當即將逍遙宗在李逸晨離開后所發生的事情大致講了一遍,然後把他們此行的目的說了出來。

「換靈器的事情暫時就不必了!」李逸晨想了一下說道:「只需要王老出手把千幻殿掃除了,那麼千幻殿這些年在黑市區經營應該也有一些積累,到時我們拿些辛苦費也屬正常,而不足的靈器還可以去懸空島請術師公會幫忙煉製,至於你們帶來的那些八階靈器就留著吧,我想用不了多久,逍遙宗就會有更多的人用得上八階靈器了。」

「主意倒是不錯,只是懸空島的術師公會可不比南荒,只怕以我們逍遙宗的實力還請不動人家!」寧雲龍自然明白懸空島這個術師公會乃是術師公會分部在青雲大陸的四大分會之一,想要請動人家出手絕對困難重重。

「這個你們不必擔心,我自會安排!」李逸晨笑道:「說起來寧長老也已經六階術師了,再努力一點,我想三五年之內踏入七階也不是沒有可能,到時我們逍遙宗的靈器也就更有保障了!」

「雲龍慚愧,這些年雖然積累了不少術道理論,但苦於精神力跟不上,這三五年內只怕要讓宗主失望了!」自知自己情況的寧雲龍有些苦笑著說道。

「精神力自然不是問題!」李逸晨輕輕一笑,當即一指點在寧雲龍的眉頭之上,頓時一股海量的信息立刻湧入寧雲龍的腦海之內。

「這……這是修鍊精神力的功訣?」感覺到腦海中那些功訣的玄妙,寧雲龍不禁有些動容起來。

「這門功訣名為神動山河訣,倒是比較合適你如今的情況。」李逸晨看著寧雲龍還有些迷茫又解釋道:「龍天旭修鍊的也是神動山河訣。」

「什麼?術尊龍天旭前輩修鍊的也是這門功訣?」由於青雲大陸上修鍊精神力的功訣十分稀缺,所以寧雲龍之前雖然感覺到這門功訣的神奇,但一時也無法分辨出這門功訣到底是什麼級別。

如今聽到李逸晨說起術師界的傳說之一的術尊龍天旭所修鍊的也是這門功訣,一時之間不由激動的站起來道:「雲龍謝過宗主看重,雲龍向宗主保證三年之內必將踏入七階術師,必不辜負宗主厚望!」

「沒那麼嚴重,修鍊之事循序漸進就可,若是在術修之上有什麼不懂的隨時來問我就好了。」李逸晨微微點頭示意讓寧雲龍坐下。

「宗主,只是我修鍊這龍前輩的功訣,會不會……」興奮之餘,寧雲龍有些擔心起來。

「這個無礙,若是真有人問,你就直說是我給你的便可。」李逸晨隨意地說道。

「明白了!」對李逸晨已經有著盲目信任的寧雲龍,此時見李逸晨這麼說自然不會再多懷疑什麼。

「王老,窺天分身,以意凝形,以神為控……」李逸晨當即將剛才王至峰在施展窺天分身時的一些不足指了出來,「若是如此的話,剛才根本不用十息,八息就夠了。」

得到李逸晨的指點,王至峰眼中精光連連,隨即又將一些自己的疑惑提出,均得到李逸晨的解答。

「謝宗主解惑!」接著王至峰亦同樣起身行起禮來。

剛剛踏入窺天境,雖然實力大漲,但由於逍遙宗缺乏同級別的強者交流,所以此時對於力量的運用還有諸多不足,但經過李逸晨這麼一講之後,立刻有一種豁然開朗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