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時候痊癒的?」

「早兩年吧……」

「那為什麼不回來?」

「有事……我這不回來了嗎?」

「回來了為什麼不來找我?」

「我這不是來了嗎?」

「呀,自己想想都幾個月了。」

「這……」

朴孝敏幾人在旁邊越聽越不對勁!

這是要舊情復燃的節奏嗎?不行!必須得阻止!

「藝卯oppa!看我,你看我怎麼樣?」朴孝敏趕緊湊過來,擋在兩人中間。

樸素妍嘟嘴,越發懷疑這丫頭是不是瞞着自己什麼。

「你啊,聲音很好聽。」

「就這?」

「就這啊。」

「沒了?」

「沒了。」

「莫啊!」朴孝敏一陣失望,想要跺腳,卻發現自己坐在地上,於是搖了搖肩膀……

「我也沒有聽過你的cut,你們團隊的歌和音混音那麼多,我又不是神仙,怎麼聽得出來!」林藝卯無奈道,這丫頭怎麼一抽一抽的。

長的好看就可以為所欲為?

「其實我覺得,t-ara最大的風格,就是沒有風格。」

林藝卯話風一轉,聊到了正事上。

六個妞覺得林藝說得有點哲學,沒有聽懂。

金光洙也是一樣,不知道林藝卯為什麼會這麼說。

看着六妞疑惑的表情,林藝卯解釋道:「換句話說,我認為t-ara能夠很好的駕馭任何風格,沒有風格就是她們的風格,明白了嗎?」

「為什麼這麼說?」金光洙問道。

「你問我為什麼這麼說?」林藝卯看了一眼金光洙,指著六個妞道:「她們年齡最大跨度達到七歲,全寶藍嗓音過於厚重,李居麗嗓音又過於稚嫩,樸素妍嗓音得天獨厚,咸恩靜低音不足高音有餘,朴孝敏中低音音色好到你都找不到有幾個能比的,朴智妍都還沒有定型,有這麼棒的隊伍你還想着去找風格?」

「有樸素妍這麼好的主唱能把握大的方向你還想什麼呢?現在網上t-ara逐漸有了歌壇界變色龍的稱號,你不把握住?想超越少女時代或者wondergirls她們就必須有自己獨特的風格,而這個風格就是沒有風格!」

林藝卯一口氣說了一大堆,嗓子都有點幹了。

「不過這都是從歌手的角度來看的,外形的話,在我看來也能很好的駕馭各種風格吧,畢竟TTL那種外形都能讓人看得下去。」

六個妞面面相窺,沒想到自己等人在林藝卯面前評價那麼高!

金光洙也有在仔細的考慮,變幻風格他其實也有想過,不過林藝卯這次來一點撥,更加堅定了他的決心。

「喝水。」

樸素妍給林藝卯遞了一瓶水過來。

「噸噸噸~」

活過來了!林藝卯沖樸素妍豎起一根大拇指,露出陽光帥氣的笑容:「懂事!」

卻換來她一個白眼。

樸素妍根本不吃林藝卯這一套!

…………

「其實我倒是覺得t-ara不用那麼着急發佈新歌,剛發佈的《因你而瘋》不是成績很好的嗎?」林藝卯道:「我有個建議,不知道社長min和t-ara願不願意聽。」

「你說。」金光洙點了點頭,表示願意聽一聽林藝卯的建議。

六個妞們也正襟危坐,乖巧的坐在那裏。

「我是覺得,t-ara因為成立得太晚,不論在唱功還是舞蹈又或者是磨合方面都有許多不足。今年完全沒必要再去出新曲了,這樣其實很浪費時間,如果一直回歸下去,不光她們的身體會受不了,還會得罪許多人。」

說着林藝卯又「噸噸噸」一口,接着道:「我的建議是讓t-ara沉靜一段時間。好好練習一下唱功和舞蹈,還有團隊磨合。不是我打擊你們,你們可以去看看少女時代的舞台,她們九個人不光刀群舞跳得如同一個人,舞台的走位根本不需要看地就能準確的走到自己的位置,這一點是你們比不了的。」

提到少女時代,女孩們表情有些複雜,一方面是很好的親故,另一方面又是競爭對手。

社長總是喜歡拿她們去跟少女時代比較,確實讓她們也倍感壓力。

金光洙沒有說話,似乎在思考着什麼。

「這樣吧。如果你擔心人氣的話,我可以幫忙,S.M那邊對我的束縛力沒有你想像中那麼強。」

這句話說出來,在金光洙聽起來,像是投誠。但是在t-ara的六個妞看來,無疑是林藝卯真的很喜歡t-ara!

朴孝敏承認,林藝卯說話的時候她心動了!

只是可惜了,偏偏是個渣男……

…………

「那……新歌的方面……」

靠!繞不過去!

林藝卯只能道:「放心吧,新歌的話昨晚倒是有構思了。」

說着,他眼神不經意看了李居麗一眼,只見她安靜的坐在那裏,如同一位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

(裝,繼續裝!)

「不過我需要你們的配合。」林藝卯接着道。

「什麼配合?你放心,我們一定竭盡全力配合你的。」

「我想要她們陪我去遊樂場玩。」林藝卯指著六個妞,語出驚人。

………… 蘇穆一家來的時間確實不算早了。

應該是該來的客人都已經到了。

蘇穆看着一堆人圍着自己老爸老媽說着恭維的話。

原來大佬和大佬之間也是有等級差別的。

可以明顯地看到,蘇銳志在華東市的地位是非常不得了的。

自然,蘇穆這個蘇家小少爺也是大家誇讚的對象。

只是蘇穆並不感冒,最多也就笑笑應付過去了。

並不搭話。

在客廳待了沒有多長時間,主人家就出面把大家請到了別墅花園早就佈置好了的生日宴會場。

蛋糕肯定是必須的。

一個十層的大蛋糕被推了出來。

在大家的掌聲中由今晚的主人公法拉利美女切下了第一刀。

蘇穆發現法拉利美女不是只有開車的時候冷。

而是整個人的氣場就非常冷漠。

開場舞自然是要由今晚的壽星開啟的。

蘇穆注意到,現場的年輕公子都爭着想當那法拉利美女的舞伴。

可惜都被美女無情地拒絕了。

要知道,今晚能出席這生日宴的,家裏都是有着不錯的實力的。

光看別墅外面停著的那些豪車蘇穆就知道了。

更不用說這些公子哥的老爸們和蘇穆的老爸都是一副很熟悉的樣子。

人以群分的道理蘇穆是非常了解的。

可是被拒絕的公子哥們也沒有什麼不滿的表情。

蘇穆觀察了一下,那些被法拉利美女拒絕的年輕人,只是退到了一邊。

臉上連一絲不高興地表情都沒有表現出來。

難道今晚來的人素質都這麼好?

不應該啊?

年輕人最在乎的就是臉面,就更不要說那些平時在外面拽得跟什麼似的富二代了。

當着這麼多人的面直接被駁面子,還要笑臉應對,這還真不是一般的奇怪啊。

「兒子,你是怎麼認識瑤瑤的?」

蘇穆還在猜測中其中的奧妙的時候,白秀萍突然在蘇穆耳邊來了這麼一句。

蘇穆愣了一下,老媽是練了輕功的嗎?

走過來這麼無聲無息的?

想到老媽提到的娃娃親,蘇穆直覺地就否認了和法拉利美女認識的事情。

再說兩人也確實算不上認識,最多就是臉熟不是?

「我不認識她,只是大家都住在這裏,在路上見過幾次而已。」

蘇穆自動地省略了一些環節,省得老媽再生出些什麼其他想法來。

「這樣啊?看來你們確實挺有緣分的。」

「瑤瑤剛從國外回來不久,你也是剛搬回城堡沒幾天。」

「這樣你們都能見過幾次了,確實巧啊。」

像是要做個總結一樣,白秀萍認真地對着蘇穆來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