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行相生,金!」五人站成一排,以五行相生之位排列,金神站在最前方,水神站在最後,所謂水神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水神將神力注入到了木神體內,頓時,木神身上的氣勢爆發,緊接著木神又將神力注入到了火神體內,木能燃火,一時間,火神就好像一個活火山一樣,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轟!」最後,土神將大半神力都給了金神,一時間,金神身上的氣勢,似乎超越了混沌境巔峰,站在高處俯視眾人,那種上位者的高高氣勢,看著所有人,都如同看待螻蟻一般。

「陌塵,接招吧!毀滅級戰績,寸金!」金神話音剛落,頓時,他的身體周圍,全部被金色光芒給覆蓋,幾乎整個天空,都是一片金芒,那鋒利厚重的氣勢爆發的時候。

陌塵就好像面對整個神界的怒火一般,呼吸都變得凝重了起來。

「混沌境巔峰的強者使用毀滅級戰技竟然擁有如此強大,呼!」陌塵臉色沉重,面對金神的攻擊,陌塵雖然不懼,但是也不能總是站在原地給他們打,也不是辦法。

「狂化!」陌塵終於發動了狂化,如今有著混沌領域支撐,陌塵大可以放心全力戰鬥。

「轟隆隆!」陌塵的爆發,讓隱藏在虛空之中的水柔都為之色變。

「狂化,這小子竟然擁有狂化體質,怪不得能夠得到始祖神的認可!」 也曾用心愛過你 水柔語氣之中充滿了驚訝之色。

「以拳破天,金神,吃我一拳!」狂化之後,陌塵體內的力量猶如溢出的泉水,無限磅礴,陌塵對著天空之中轟出一拳。

「轟隆隆!」頓時,陌塵的拳頭轟擊在了那片金色光芒之上,就好像轟在了一塊金色堅硬的金屬之上一般,陌塵的手臂,都感覺得到一陣陣的生疼。

「哈哈,想要擊潰我的寸金,你還做不到,這戰戰技結合了獸神內甲的力量,金屬性的鋒利,土神的防禦之力,能夠無限變幻形狀,剛剛那是防禦狀態,現在,就讓你嘗嘗攻擊形態,寸金!」這時,被寸金包裹著的金神大喝一聲,寸金開始翻滾,朝著內部收縮,最終成為一把長達百米的巨劍,一時間,鋒利的氣勢爆發,周圍的空間都似乎被劍氣割開了一般,大片大片的黑洞出現。

「呼,好強的氣勢!」面對擁有著獸神內甲的金神,陌塵臉色凝重,無奈,只得拔出七彩神劍,頓時,劍氣縱橫,陌塵手持七彩神劍,贏了上去。

「轟隆隆!」雙劍在半空之中交匯,頓時,七彩神劍與金神神劍竟然打了個平手,陌塵狂化之後,在力量之上竟然還不是擁有著獸神內甲的金神對手。

「該死,這個傢伙的力量竟然如此之強大!獸神內甲!該死!」陌塵臉色凝重,若是在這樣下去,陌塵狂化也撈不到一點好處的話,那麼,在打下去,收益的只會是五大主神一方。

「唉,看來,這幾個傢伙不僅僅是領域強大,那個金屬性神的體內,應該有著能夠大幅度增加力量的混沌神器,否則又怎麼能夠在力量之上與陌塵抗衡呢?」水柔無奈的搖了搖頭,從虛空之中飄飛而出。

「咦,還有強者,混沌境巔峰,你是何人?」看到水柔出現在陌塵身邊,金神以及五大主神,光明之城的所有強者,都震驚了,水柔不僅僅有著混沌境巔峰的修為,而且,她身上那種高貴的氣勢,神聖不可侵犯。

「這個傢伙身上的氣勢,竟然能夠壓制我,這絕對不可能!」五大主神之中的水神臉色驚駭的看著陌塵身邊的女人,只見水柔不知道什麼時候,將手挽在了陌塵的手臂之上,陌塵一愣,另外一隻手不由得保住了水柔,趕忙朝著後方飄飛退開。

「你!」陌塵剛要說話,水柔就抬起手捂住陌塵的嘴巴,笑眯眯的說道:「小夥子,難道你嫌棄我么?」

陌塵愣住了,如此絕美之人,陌塵又怎麼會嫌棄呢?只是在陌塵看來,水柔的輩分太高,陌塵根本不敢想象啊。

水柔似乎看穿了陌塵的心思,說道:「現在你繼承了其他始祖神的神器,你本身就與始祖神平起平坐,與我在一起,可以平輩論,所以,你大可以不用這麼拘謹。」說著,水柔竟然靠在了陌塵的懷中。

「這!」陌塵愣住了,無奈的笑了笑,說不喜歡,那是不可能的,只是,現在陌塵只想著如何對付神界委員會,如何抗衡死獸。 雷並沒有隱藏求生的慾望,雖然作為殺手而言,他早已將生死看淡,也隨時做好了會死的準備。

但這不代表他不惜命,求生是人的本能,而且這一次,他不是求生,而是交換。

他不殺簫鴆,用簫鴆的命來換自己的,所以並沒有什麼可恥的。

當下看向瞑罪,雷艱難的開口道:「我饒他一命,你可否放我一條生路。」

瞑罪聞言,當下俊眉緊蹙,這種情況是他始料未及的。但依照簫鴆所言,他剛剛確實有機會殺了簫鴆,但他沒有動手。

所以此時的瞑罪也有些進退兩難,只要他一個抬手,目標就死了,可瞑罪不是這樣的人。

露易絲和尤金在一旁也沒有說話,這個決定顯然不是她們二人能做的。

最後,瞑罪將目光落在簫鴆身上,雖未說話,但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暗殺雷雖然是門主的命令,但此刻,他顯然想遵循簫鴆的意思,畢竟被對方手下留情的那個人是簫鴆。

簫鴆心中亦是糾結,如果他此刻點頭放過了雷,那麼他們的任務就算失敗了。

可雷剛剛沒有對他下殺手,自己若是這個時候殺了他,豈不是卑鄙?

心中兩個人格來回拉扯,可屠宰場內的氧氣卻越來越少,雷的臉色逐漸失去血色變得蒼白,怕是沒有多少時間了。

但瞑罪遲遲沒有動手,就在等簫鴆的一句話。

末了,簫鴆一臉痛苦的搖了搖頭,從齒縫間擠出三個字:「放了他!」

最終,簫鴆還是遵循了自己內心真實的聲音,一命換一命,才是正確的做法。

若是今天殺了雷,那他以後的餘生怕是都會被這件事所干擾。

瞑罪聞言,瞬間收了氣勢。

雷重新呼吸到了充足的空氣,整個人瞬間跪在了地上,雙手支撐著身體,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那種窒息的感覺,他體驗這一次就足夠了,絕對不會想再有第二次。

露易絲和尤金兩人無奈的對視一眼,卻也不知道這件事該如何處理,如何結束。

他們是盟友,但也是主顧關係,只負責出力而已。

「我會和門主交代。」簫鴆忍著疼痛開口。

雖是違背了門主的命令,但是簫鴆知道,以門主的性格,一定會體諒自己做這個決定的原因。

「等一下。」

就當幾人打算放了雷離開時,雷突然開口叫住了他們。

只見雷緩過勁兒來,慢慢的站直了身子,而後朝著幾人走了過去。

簫鴆幾人停下腳步,看著雷走到他們面前。只是幾人都未發一語,等著雷開口。

雷喘了兩口氣,才道:「事情不該就這樣結束,我甚至都不知道你們為什麼要追殺我。」

「你不需要知道理由。」瞑罪低聲道。

對於瞑罪,雷此時心中是有敬畏的。

但他還是開口反駁:「不,我需要知道。」

不等瞑罪再說話,雷繼續道:「如果我在不知情的情況下得罪了你們的人,亦或是觸碰了不該碰的利益,你們可以直言不諱,我會道歉或是避開。」

目光看向瞑罪,雷認真的道:「我不是你的對手,所以不想與你為敵。」

這話簡單明了,雷直接表明了態度。如果是他得罪了他們,那他可以道歉,只是不想再和瞑罪交手。

一旁的露易絲聞言不禁意味深長的挑了挑眉,向強者低頭,不失為明智之舉。

這個雷很能看清情況審視奪度,從而毫不猶豫的做出決定。

瞑罪和簫鴆當下對視一眼,似是不確定要不要把事情的起因告訴雷。

雷見二人在猶豫,當下竟是出口邀請:「你受了重傷,如果不介意,幾位可暫住在我家。」

這已經是赤裸裸的示好了,誰能想到,前一秒幾人還大打出手,不惜用盡全力取對方性命,下一秒竟要邀請對方去自己家裡養傷。

而更奇葩的是,簫鴆竟是想也沒想就點頭答應了。

「也好!」

瞑罪也點了點頭,似是瞬間就明白了簫鴆的用意。

他們沒有殺雷,眼下最好的辦法就是先盯著他,那麼和他住在一起無疑是最方便的。

「上車吧!」

雷心下鬆了一口氣,只要對方接受了他的示好,那麼事情就有迴旋的餘地。

他近期接了幾個任務,他必須搞清楚哪個任務和這件事有關,他得推掉。

雷的晚餐泡湯了,車子原路返回了他的莊園,並給市區常去的餐廳打了訂餐電話,讓對方送到家裡來。

簫鴆在雷安排的房間里先簡單處理了一下傷口,好在雷的家裡有常用的醫用藥品,這對於簫鴆來說已經足夠。

傷口處理完,簫鴆第一時間將這裡的情況和簡艾彙報。

簡艾聽完這有些離奇的事情經過,半晌也是沒反應過來……

這個雷,竟然兩次碰到他們都沒有死,仿若是冥冥之中的一段莫名其妙的緣分。

「門主,我這麼做……還希望你能體諒。」簫鴆道出心中無奈。

簡艾回過神,連忙寬慰到:「我自是能夠體諒,若是殺了他,你以後會良心不安。」

聽到簡艾這麼說,簫鴆的心終究是放下了,接著又道:「雷也坦言,不想再和我們為敵,所以我在想,是否可以把事情的原因跟他說明,讓他知難而退,推了接下來的任務。」

之所以沒有告訴雷,也是怕雷知道了之後走漏風聲,將他們行動的事情傳給其他目標人物,給其他人增加難度。

畢竟這一切都是他們秘密籌謀的,也是為了搶佔先機才會提前動手。

對於雷,他們還做不到完全相信,所以才沒有告訴他原因。

簡艾沉思了片刻,才緩緩開口道:「人可以不殺,但是現在還不是說出來的時機,我們還是得謹慎一些。」

「等到其他人解決完目標,再告訴他也不遲。」

簫鴆聞言應下:「我知道了。」

電話掛斷,簫鴆便出了房間,雷叫了很多好吃的俄國菜,將幾人像客人一樣招待。

簫鴆走到餐桌前坐下,雷的目光一直落在他的身上,很明顯是在等待簫鴆開口告訴他一切。 「我知道現在不應該談兒女私情,但我不想在錯過了,這幾十萬年,我與孤獨相伴,陌塵,抱緊我!」水柔柔聲說道。

「好!」陌塵也沒有在想其他的,抱緊了水柔,就這樣當著五大主神與所有強者的面,朝著水柔柔軟的嘴唇親吻了下去。

「小子,你這是不把我們主神放在眼中啊,在這種場合秀恩愛,你覺得合適么?寸金!」這是,金神在一次發動了攻擊,長達百米的金色長劍,朝著陌塵當頭斬下。

「哼,小伎倆而已,待會兒你儘管全力去站,我倒要看看,你這五行相生領域失去了水屬性,還能不能維持下去!」說著,水柔的身體竟然憑空消失了,在次出現的時候,竟然來到了五大主神最後方,伸出右手一把抓住了水神。

「啊,我怎麼動不了了,我體內的神力,為何都用不了!」被水柔一把抓住,水神發現,神力瞬間禁錮了,失去了水神,五行相生領域自動消散,五行相生也因此中斷,最前方的金神臉色大變,寸金失去了領域與無形相生的作用,頓時威力大減。

「好機會!」這時候,陌塵大喜,抬起手中七彩神劍就沖了出去!

「噗嗤!」寸金根本無法抵抗陌塵的七彩神劍,直接被陌塵斬成了兩半,緊接著,陌塵氣勢不減,直逼金神!

「該死,後面這麼回事,身為水神,極致水屬性,水神這個傢伙竟然被壓制了,怎麼回事?難道那個女子,是水屬性,始祖……」神字還未開口,金神看著水柔的眼神,變得震驚起來,是啊,若水柔真的是始祖神,那麼,今日恐怕他們就要遭殃了啊,始祖神的實力,根本不能夠用修為來衡量啊。

「金神,戰鬥之中不專心,這可是要吃大虧的!」這時,陌塵的七彩神劍順勢而下,朝著金神砍了下來。

鋒利的劍氣,七彩色光輝綻放,當金神反應過來的時候,陌塵的七彩神劍都來到了頭頂。

「不,不要!」唰的一聲,金神在強大,也無法抵抗這七彩神劍的鋒利啊,只見金神的身體,直接被陌塵給劈成了兩半,從中間齊齊的分開。

「呼!」這一幕,在場的所有強者,都為之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五大主神,統治神界數十萬年,地位從未有人能夠撼動,如今卻被陌塵劈成了兩半,所有強者都震撼到了。

「大哥!」這時候,火神幾人大喊著,朝著陌塵沖了上來,開玩笑,沒有領域與混沌神器,他們又怎麼敵得過狂化之後的陌塵呢?

「哼!」陌塵冷哼一聲,手中七彩神劍抬起,朝著沖在最前面的火神一斬而下!與金神一樣,面對七彩神劍,根本沒有任何抵抗能力啊,火神的身體,也被陌塵劈成了兩半。

「嗎的,小子,你殺了我們的兄弟,這個仇,我神界委員會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我就不相信,你能夠抗衡我們所有人的攻擊!」這時,木神大喊一聲,周圍所有強者,都朝著陌塵沖了上來。

「嗯?」陌塵臉色一變,這光明之城之中,那可是有著數千萬二級神以上的強者啊,若是真的打起來,就算陌塵有著混沌領域,也要被咬死。

「混沌世界,開啟!」這時,陌塵開啟了混沌世界的大門,至尊閣的弟子,源源不斷的從混沌世界之中飄飛而出。

「至尊閣弟子聽令,不管生死,今日,是我們與神界委員會決戰的日子,沖!」陌塵大喝一聲,源源不斷衝出的至尊閣弟子,一個個激動萬分,他們等這一天等得太久了,終於等到了復仇的日子了。

「至尊男兒,血灑疆場,昔日之仇,今日得復!」至尊閣的弟子,一個個氣勢高漲,泰日天等人一眾正神沖在最前面,可以看到,以泰日天為首的正神,幾乎都進入到了混沌境,雖然只是初期,但是,在這麼短的時間之內就能夠突破,足以說明混沌世界的強大。

「轟!」正神之後,是以風雲池為首的至尊閣核心成員,雲葉和王臣只能怪分裂風雲池兩側,此時此刻的風雲池,一級神巔峰的氣勢,手中斬天宛如蛟龍一般,剛剛出了混沌世界,一個個至尊閣弟子就召喚出了自己的坐騎。

「昂!昂!昂!昂!」數萬擁有巨龍坐騎的強者,氣勢恢宏,加入戰場之後,所向披靡,根本沒有強者能夠阻攔,就連混沌境強者遇上,也要避讓幾分啊。

「神界委員會氣勢已倒,已經喪失了抵抗之力,我們一鼓作氣,殺啊!」風清揚大喝一聲,胯下冰霜巨龍一口噴出一個本命天賦技能絕對零度,頓時,不遠處的幾個一級神,都被冰凍住了,風清揚手起劍落,三個一級神,葬身在了風清揚劍嚇,如今的風清揚,雖然只有一級神初期的修為,但是,有著冰霜巨龍的輔助,在一級神之中,顯有敵手啊。

「該死!這小子竟然將至尊閣的人全部放到了混沌世界,這小子,真的是混沌之主!」土神臉色凝重,看著被一面倒的局勢,他們真的很不甘心啊,光明之城的大軍,人數雖然少於至尊閣,但是在修為之上,那是絕對的強大啊,但是喪失了鬥志的神界委員會,根本沒有反抗,只是被動防禦著而已。

「你們三個,也要死!」這時,陌塵將目光放在了土神木神還有被水柔抓住的水神身上,這五人手中,不知道沾染過多少至尊閣弟子的鮮血啊,陌塵對他們的仇恨,已經深入骨髓。

「陌塵,你,你想幹什麼?」這時,土神竟然身體顫抖了起來。

「我想幹什麼?我只是想拿回屬於我的東西而已,可是你們呢?在我進入神界的時候就處處阻攔我,哼,今日,也是時候償還我了!」說著,陌塵大手朝著金神的屍體一抓,頓時,屍體被吸入陌塵手中。

「獸神內甲,本來就是我的東西,現在物歸原主了!」說著,獸神內甲從金神屍體之中飄飛而出,套在了陌塵的身體之上,沒入身體之中。 內甲入體,陌塵臉色大變,因為獸神內甲給陌塵的作用,簡直堪比狂化之後啊,感受著那磅礴的力量,陌塵趕忙撤去狂化,盡情的享受著獸神內甲帶來的強大力量。

「陌塵,你,竟然奪取我大哥的東西!」木神咬牙切齒的看著陌塵罵道,奪取一個死者的東西,那是對死者最大的不敬啊,更何況金神可是神界主神!

「哼,這獸神內甲,原本就是屬於獸神的東西,我乃星際獸神!」說著,陌塵身體之上,爆發出一陣強勢的氣勢,這氣勢,簡直比陌塵狂化之後還要強大數倍啊,陌塵自己都不敢相信,若是在狂化的話,那自己的實力,到底會恐怖到何種地步啊。

「小子,你,你竟然融合我大哥的東西!」土神咬牙切齒的看著陌塵,如今身為神界主神,在陌塵面前,也如同螻蟻,失去了五行相生領域與無形的加層,主神也與其他混沌巔峰的強者沒有什麼區別啊。

「你大哥的東西?臉皮真厚,今日,我至尊城,定要討回血債!」說著,陌塵手中的七彩神劍揮舞而出,有著獸神內甲的增幅,陌塵的力量爆發的那一瞬間,整個光明之城的空氣都凝固了一般,正在戰鬥的人,都紛紛停了下來,不是他們要停下來,而是在如此凝重的氣勢之下,他們根本無法戰鬥啊。

「那小子,好強大的氣勢,神界委員會完了!」

「完了完了,我們都要完蛋了!」

「該死,怎麼會這樣,我們這麼多人,這麼多強者,竟然打不過他們!」

「哈哈,閣主萬歲!」

「至尊閣萬歲!」

「閣主萬歲!」

「至尊閣萬歲!」

感受著陌塵身上的氣勢,至尊閣的弟子們,紛紛歡呼了起來,此時此刻,至尊閣的弟子,沒有哪一個不激動的。

風雲池傲立半空之中,看著陌塵,淡淡的說道:「你終究你,強大無匹的你,看來,今生今世,我註定無法超越你了!」可以看到,風雲池的情緒有些失落,但是眼神之中,卻也是充滿了激動啊,畢竟也是至尊閣的一員。

「哈哈!小子,別以為,我們無法抗衡你,就沒有辦法收拾你。」土神凝重的說道,說著,臉上浮現出邪惡的笑容。

「嗯?那我倒要看看,你們還有什麼手段,接我一劍!」這時,陌塵抬起手中七彩神劍,朝著土神斬了過來。

「陌塵,給我記住,我們兄弟五人,死都不會放過你!獻祭!」這時,土神大喝一聲,在他的身體之中,突然出現一個吞噬的漩渦,土神的整個身體,包括神力,靈魂,竟然被一股龐大的吞噬之力給吞噬掉了。

另一半,木神和水神見狀,也紛紛喊出了獻祭兩個辭彙,水柔覺得不對勁,趕忙放開了水神,遠遠的避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