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六島圈之間,詳細位置不明。」

「好,廣茂謝謝你!」薛通了解完信息,面色稍緩。

「哎呀,薛道長如此着急,裴羚還是第一次見到,道長認識那三人」一直不敢插嘴的裴羚問道。

「說不準…」

薛通不再說話,心念電轉,直覺來人找的就是自己。

「後天年青女子,應已服了駐顏丹,朱青菱、費冉、蕭玉兒、關慕晴…都有可能。」

「年長護衛,那就多了,三十年過去,若未服駐顏丹的話,子雄哥也稱得上年長了。」

他從思緒中掙脫出來,說道:「崇光武者很可能是為薛某而來,如今下落不明,須儘快找到,你三人分兩組,去第五島圈打探消息,每逢雙月十五,正午在松汶島鑫城園大門附近酒樓,嘗試以傳音符約見,沒人就兩月後再約。」

「出門在外,務必低調小心,生死關頭可拿出薛某的招牌,但求活命,告知歹人薛某會奉送靈石贖人,概不追究。」

薛通各給了二十萬靈石,足夠三人奔波諸島,流連酒館茶肆。

薛通整理好兩隻儲物袋,說道:「平搭乘客船,急時用飛行騖船,這些騖船品質上乘,一次能飛兩千里。」

薛通這些年不知殺了多少後天先天,手頭騖船大把。

「有問題嗎」薛通望向裴家兄妹。

「沒問題啊,能為道長效勞,裴羚巴興不得,薛道長考慮周全,又給了大筆花銷,能有什麼問題。」

「好吧,你們去罷。」

薛通展開海圖,仔細琢磨起來。

……

月余后,廣浦島的萬嶼分盟舊址,來了位三十左右的先天武者。

薛通馬不停蹄連逛十數島,但他武階太高,難混閑人聚集的場所,打聽小道消息的機會寥寥。

廣浦島風景宜人,島盟瓦解後分盟舊址改成了海神廟,作為島民焚香祈福之所。

薛通逛島一圈,未見任何靈材靈藥鋪。

「廣浦面積小,不宜建宗門,散修少也算正常。」

薛通進了間金銀玉器鋪。

「店家,換四千兩銀子。」薛通數了十枚橙色靈石。

一塊靈石兌四兩銀子,萬嶼玄俗兩界的互換規則。

薛通各地行走,遇見什麼人都有,俗界銀兩必不可少,換點備用。

「哎呀客官,實在對不住,本店近期不收大額靈石,至多換五百兩,三兩十二錢換一塊靈石。」掌柜連連擺手。

「銀石互換的生意各地皆做,廣浦為何不行,且換率這麼低!」薛通大為不滿。

「着實抱歉,廣浦武者奇缺,與玄界往來又少,靈石無用。」掌柜連連作揖,薛通乃玄界中人,他一俗人哪敢得罪。

「你說近期不換大量靈石,意思是前期換嘍,這是為何」薛通突然想起,遂問道。

「呃…本店偶爾收武者出售的金銀玉器,靈石不足的話就會換點。」掌柜猶豫了一下,說道。

「哦」

薛通月余來第一次聽到讓他心中一動的消息。

他眼睛骨碌碌一轉,心道:「正常武者哪有閑換珠寶,靠金銀玉器能賣幾塊靈石」

薛通忽然道:「你們不會是收贓吧!」

掌柜面色大變,慌忙擺手:「道長,這可不能亂說,本店是正兒八經作生意的地方。」

「嘿嘿,好吧,那是貧道誤會了。」薛通輕描淡寫,略過不談。

……

半夜,掌柜府宅。

人影一閃,卧房門無風自開。

一盞茶的功夫,薛通走了出來。

掌柜交代,金器鋪常收海賊贓物,通常都是值幾百幾千靈石的東西,但五月前收了一對冰種紫羅蘭翡翠玉燈,花了四萬五千靈石。

賣燈的叫陳三,從器鋪買走的是松汶島豪門鄭家。

「仙人饒命,小的受雇於人,打理店鋪,與我無關啊。」掌柜哭喊求饒。

「放心,你沒說假話本尊豈會濫殺!」

「仙人別把小的說出去啊,那些人會要了小人命。」

「本尊豈能把你賣了,你自己別慌慌張張,被人發現就行。」薛通暗暗好笑,扔下一句。

半月後,陳三賣完金器,出門剛拐過街角,腦袋一麻便暈了過去,被薛通拎進了岸邊的灌木林。

「說,紫羅蘭翡翠玉燈哪來的」

陳三武徒頂峰,一副猥瑣的面容,賊眼溜溜。

「前輩饒命啊,小人是『海梟幫』的嘍啰,一年前海梟幫劫了條外海來的大船,小人趁亂在船艙卧房發現了這對玉燈,偷偷塞進了儲物袋,待半年後風頭過去,賣了四萬五千靈石。」

「大船上多少人,長啥樣」

「三個人,男的瘦長,年紀五十好幾,後天頂峰;兩女的年輕貌美,普通後天,具體啥武階忘了。」陳三哆嗦道。

「他們叫什麼名字」

「小的不清楚,只聽喊苗將軍、公主、玉兒啥的。」

薛通瞳孔收縮,心亦沉了下去。

陳三所說,與猜測的相差無幾。

費冉、蕭玉兒、苗峯!稀世的翡翠玉燈來自皇家。

「他們人呢」

「姓苗的是個狠角色,殺了我們好些弟兄,老當家二當家圍攻,最後他還是乘銀針跑了。」

「女的呢」

「女的先跑,姓苗的掩護。」

「海梟幫總舵在哪」

「前輩,小的說了這麼多,你大人大量,不會殺了我吧。」陳三見薛通行將問完,求生高漲,哀求道。

薛通不語。

「前輩,小的做了海賊,但從不殺人,只幹些渾水摸魚,小偷小摸的勾當,饒了小的狗命吧,嗚~」陳三抹了把眼淚,說道。

薛通怎會信陳三的鬼話,但殺不殺他另說。

「你老實交代總舵位置,本座或可饒你一條狗命!」

「真的啊,小的來世願給前輩做牛做…」

「趕緊標出位置!」薛通展開海圖,打斷道。

……

百樂島,海梟幫總舵。

百樂島海域,海況複雜,一座森大山,人工炸出洄灣,停靠戰艦,遠遠望去,一艘五十丈長的大船,甲板上的船艙已全部拆除,炮台搭了一半。

薛通突然出現在百梟堂。

堂上九人,中間虎皮大椅座著個光頭壯漢,海梟幫老大正和手下議事。

見薛通進來,一干人俱傻了眼。

「道長…」海賊老大訕訕站起。

薛通一鎲捅出,海賊殺人越貨,匪首死有餘辜。

大當家話都沒來得及說完,人已飛了出去,匪眾登時大亂,薛通連拍寵袋,骨傀、獠鷲和暴猿魂獸便堵住了大門。

「殺!」

海梟幫敢動他的人,一幹頭目個個該死。

獠鷲第一次面對真正的武者,鷲嘴一張,朝最近的海梟幫頭目噴出一柱雷光。

雷光擊中海賊頭目的法力盾牌,四面潰散開來,吐雷僅是獠鷲最弱的攻擊手段,鷲首猛然一擺,金黃鷲喙形如三尺利鋒,朝搖搖墜的法盾凌空疾刺。

法盾砰的裂開,海賊頭目揮刀格擋,橫砍在鷲喙外側的煞氣護層。

獠鷲腦袋一歪,喙啄落空。

一片影遮掩過來,鷲翅硬如鐵扇,揮拍急至,巨力直接將海賊頭目掃飛。

獠鷲大跨一步,鷲爪狠抓,四趾金鈎切入頭目軀,血稀爛一片。

暴猿的快拳和速移在妖獸中屬第一流的存在,轉眼轟出七八道拳影,呯呯兩記悶響,前的海賊頭目劍盾齊齊脫手,腹又重重挨了數拳。

玄溟鐵刀的青黑色刀芒,劃過一道優美弧線,與骨傀對戰的同級的海賊頭目,連人帶盾倒了下去,口中鮮血狂噴,只蹬了蹬腿,便再也沒了動靜。

而薛通才是堂上真正的魔王,海梟幫的二當家被其一鎲拍死,隨即鐵鎲一掃。

「橫斷星河」!

闇黑星隕鎲的第二記殺招,暗黑鋒芒的擺幅幾近五丈,左手一排未逃遠的數人當場屍首橫飛,嗚呼斃命。

百梟堂柱連斷三根,大堂轟隆塌了一半。

山中聽聞動靜的其他頭目,咋呼吆喝,方一靠近查探,骨傀彎弓搭箭,武力稍低者皆一箭穿。

兩名後天頂峰、三名大成,近十後天後期的海梟幫頭目,在薛通及靈寵的屠戮下,只支撐了不到一盞茶的功夫。

暴猿搜尋廢墟里飄出的魂魄,骨傀見人便施放鐵箭,薛通攜獠鷲飛落船塢,又是一通亂殺。

落水和逃得快的躲過一死,薛通目標海梟幫頭目,沒有趕盡殺絕嘍啰的意思。

「逃跑的賊人,在外放點消息也好,讓人知道我薛通剿滅了海梟幫!」

……

「小賊提供的信息無誤,海梟幫今堂議,看在你乖乖聽話的份上便饒你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