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錯,不錯!」老者登時大喜,道,「這是成套的附著體!」

原來,這個世界上的法力附著,不全是要附著到單一的物體之上,也有附著在成套的物品上。這樣的法力附著,肯定是要比尋常的法力附著要厲害的多。這也是為何那老者聽聞到了男孩的話語,會變的那麼興奮的原因。

「你在哪裡感應到的?」老者問道。

「就在前面的那個房間!」男孩見老者如此,也放鬆了下來,眉梢也帶著些許的喜色。

「走,帶我去!」老者說道。

在男孩的帶領下,四人很快便到了那男孩口中的房間。可是,一入房間,老者的面色便尷尬起來。原來,這裡居然是一間全部繪製廚具的房間。

「你確定……」那老者無奈的說道,「你確定就是這個地方?」

「嗯,是的!」男孩點頭說道。

「好吧,那你就開始吧!」老者說道。

男孩不知道老者為何情緒又變化了一次,還是答應了下來,開始了感應。他感應的力道極強,甚至是剛剛女孩的兩倍。但見力道升騰,房間之中果然有兩塊圖像亮起。可是,男孩子的吸附力道還不足以將兩塊圖像全部拉扯下來,登時感覺到吃力。 離開青山家時,時間已經是9點多了。

來的時候是三個人,回的時候也是三個,只是青山玉子換成了西村真名。

對此意見最大的就是澤井優子,原本她可以和浩二哥哥單獨相處的,現在多了一個女人,她「約會」的計劃泡湯了。

而且,出於對女警察的畏懼,她也不敢表現出什麼不滿來,只在一邊生悶氣。

「浩二,你知道毒狼為什麼會在出現嗎?」西村真名看著手中的手機,不知道接收到了什麼信息,突然對身邊的某人晃了晃,也不等他回答,繼續說道,「是因為青山雄川和山木翠子。」

雖然是兩個陌生的人名,但李學浩一下子就知道她指的是誰,青山堂子的「前夫」青山雄川以及那個狐媚女人山木翠子。

「說起來,青山雄川的膽子真大,他原本也是暴力集團的成員,是『毒狼』的手下,八年前突然脫離了組織,你知道是什麼因嗎?」說到這裡,西村真名頓住了,明顯存了吊胃口的心思。

李學浩對別人的事根本不在意,沒有接話,西村真名的心思落空了,感覺重重的一拳砸在了水面上,憋得自己難受,卻還是說了下去:「因為青山雄川喜歡上了一個人,而這個人是『毒狼』的情婦山木翠子,八年前兩人一起消失,『毒狼』為此追殺了他們八年……」

李學浩表面上無動於衷,但心裡也有些驚訝,青山堂子的丈夫八年前拋棄妻女原來是因為拐走了老大的女人,還真是不怕死,難怪八年時間過去了,毒狼還在追殺他,任誰知道自己的牆角被撬了,都會當成是奇恥大辱。

那麼之前見到青山雄川三人面相大凶之兆也就不奇怪了,如果是被毒狼抓住,以毒狼的兇殘成性,肯定會殺了他們,甚至還是虐殺。

「西村警官,這應該是警方的機密吧,說出來真的好嗎?」李學浩對西村真名的嘮叨感到無語,記得她是一個原則性很強的女警,現在都把自己的原則破壞得乾乾淨淨了。

「不要叫我西村警官,你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的。」西村真名略皺了皺眉,「我已經說過了,結束了對你的考察期,現在開始,我們是戀人關係……」

「啊啊啊——」沒等她說下去,原本在生悶氣故意不說話的澤井優子突然大叫了起來。

「小鬼頭,你太吵了。」西村真名冷冷地看她一眼,從剛剛開始,她就覺得這個初中小女生很討厭,影響了她和某人的獨處機會。

「浩二哥哥和你才不是戀人關係。」澤井優子也克服了對她警察身份的恐懼,大聲說道。

「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可以再說一遍嗎?」西村真名眯起了眼睛,上次有一個女大生阿澄里美,現在連一個初中生的小鬼也敢跟她搶男人嗎?

澤井優子雖然意識了一點危險,但仍咬了咬牙說道:「浩二哥哥才不是你的戀人!」

「很好。」西村真名冷冷一笑,突然橫移一步,一把掐住了她略顯嬰兒肥的臉,輕輕一扯。

「啊,好痛!」澤井優子頓時痛呼了起來,想要去拍開她的手,但她怎麼可能是西村真名的對手,結果只是弄得自己更加疼痛,哇哇大叫不止。

李學浩沒有阻止,他看得出來,西村真名並不是真的要對澤井優子做什麼,目的只是讓她屈服而已。

果然,西村真名扯著她的臉說道:「給你一個機會,再說一遍。」

澤井優子恨恨地瞪著她,眼淚幾乎在眼眶裡打轉:「你是浩二哥哥的戀人……」

「你說什麼,我沒有聽清楚,再大聲說一遍。」西村真名故意說道。

澤井優子大聲說了一遍,然後哇哇大哭起來。

西村真名這才放開她:「這樣不是很好嘛?小鬼頭,以後不要亂說話,否則可是會倒霉的哦。」

一旁的李學浩有些看不過眼了:「西村警官,你可是一個警察。」

「謝謝你的提醒,浩二。」西村真名卻對自己欺負一個初中小女生完全沒有任何羞愧的覺悟,直接轉移話題,「對了,你要先送這個小鬼頭回家是嗎?」

「嗯。」李學浩點點頭。

「不如交給我吧,我來替你送怎麼樣?」西村真名斜斜地看了一眼還在抹眼淚的澤井優子。

澤井優子頓時嚇得身體一顫,連連搖頭:「浩二哥哥,我不要她送,我要你送。」

「小鬼頭,又想挨揍嗎?」西村真名瞪了一眼過去。

「西村警官,還是我來送吧。」 來生,我依然愛你! 李學浩略一伸手擋住她,眼見著澤井優子再被欺負,那就不能再無動於衷了。

「浩二哥哥……」澤井優子激動地一把抱住了他一條胳膊,將身體緊貼著他。

西村真名惡狠狠地盯了她一眼,不過因為某人的插手,她就不能再肆無忌憚了,撇了撇嘴,不再說話。

澤井家在三人「各懷鬼胎」下,終於走到了。

「優子,你到家了。」李學浩提醒著還緊緊抱住自己不放的澤井優子。

「浩二哥哥,一路走好哦。」澤井優子依依不捨地鬆開他,走到自家庭院里,打開門,突然轉身沖西村真名大聲罵道,「笨蛋、笨蛋、笨蛋!」連罵三句,接著跑進家裡,把門關上。

氣得西村真名在外面咬牙不止,很想衝進去再揍那丫頭一頓,不過理智阻止了她那麼做。

李學浩往回走,西村真名緊緊跟著,眼看就要到自己家了,他略略放緩了腳步:「已經很晚了,西村警官,你不用回家嗎?」

西村真名皺了皺眉,可能是對他沒有叫自己的名字感到不滿,不過想到有些事情並不是一時半刻就可以改變的,她稍稍緩了緩:「那麼我回去了,從明天開始,我會一直在你附近保護你。」

「西村警官,你知道的,我根本不怕誰報復我。」李學浩有些頭疼,雖說是在附近,但天知道她是不是會跟到學校里。

「這是我的職責!」西村真名義正辭嚴地說道,「好了,我先走了,明天見。」不等他反對,轉身大踏步離開。 第835章神秘大禮包

韓馳的話音剛落,陌殤便朝11點方向殺去。

蘇蔓與國明輝相視一眼,也不耽擱直接朝3點方向殺去。

一時之間,那片場地只剩下一張完整的狼皮,一堆乾淨的狼骨架子,一坨整齊的內臟,懶得數的餓狼屍體和一個思索人生的張爭。

不一會兒,陸續升起四道藍煙。

韓馳興緻勃勃地返回原地,蘇蔓和國明輝也跟著返回,但卻遲遲沒等來陌殤的身影。

「你們說,剛才淘汰的人中有那個陌殤隊長嗎?」韓馳問道。

蘇蔓搖頭,她已經通過神識獲知陌殤已經獨自離去:「女子特戰隊隊長,沒那麼弱。」

韓馳認同地點了頭:「自從認識蘇蔓大大后,我已經重新定義女人。」

蘇蔓:「……」

這時,國明輝也準備與蘇蔓等人暫時分開。

「你不跟我們一起嗎?」韓馳問道,「跟著蘇蔓大大,一定能吃香的,喝辣的。」

國明輝擺手,對韓馳語重心長地說道:「少年,我勸你離蘇蔓遠一點,否則天上那位爸爸會讓你活得懷疑人生。」

蘇蔓:「……」

韓馳:「……」純潔抱大腿而已,至於嗎?

張爭:「……」腿腳莫名有些發軟是怎麼回事?

最終,國明輝還是走了,而蘇蔓決定繼續回山洞休息。

張爭和韓馳跟在她身後,想問又不敢問。

那晚,蘇蔓在山洞裡合衣而眠,而張爭和韓馳卻不敢進洞,硬生生在洞口守了一夜。

第四天。

天剛蒙蒙亮,空中的臨時指揮室又發話了:「各位,一個小時后將會送上十個神秘大禮包。裡面有食物,也有武器,更有……」

冷沉聲音稍作停頓:「是錦鯉還是歐皇亦或是非酋,就憑各位的運氣和實力了。」

蘇蔓鳳眉一蹙,很顯然神秘大禮包有驚喜更有驚嚇。

食物可以不要,但武器必須傍身,否則接下來的日子不會好過。

她剛走出山洞,同樣被神秘大禮包喚醒的張爭和韓馳立馬迎了上來。

韓馳搓著手,一臉興奮狀:「蘇蔓大大,你準備怎麼搶?」

蘇蔓白了韓馳一眼:「你那麼興奮幹嘛?」

「跟著你有肉吃。」韓馳說的是實話。

在戰豹特戰隊的選拔里,最後跟在蘇蔓身邊的五人可都晉級了,所以跟著蘇蔓絕對有肉吃。

蘇蔓繼續賞了他一記白眼:「那你先拿點誠意出來,例如雙手奉上你的信號彈。」

韓馳委屈地抽了抽眼角,然後微微側過身,拿口水塗眼瞼,再回過身時臉頰掛著兩行濕噠噠的「眼淚」:

「蘇蔓大大,當初你虐我千百遍,但我對你依舊真心向明月。

我有自知之名,我不會與你爭寵,就看在你當初給我內心造成巨大陰影的份上,護我挺到最後。

至於最後我與別人鹿死誰手,就看各自造化。

求你一定要帶著我,我來世做牛做馬來報答你……」

說完一屁鼓癱坐在地上,抱牢蘇蔓的小腿一陣辣眼地撒嬌賣萌求帶。

一旁實在看不過韓馳節操撒一地的張爭抽了抽眼角:「那誰,你這麼個抱法,你天上的那個爸爸是能看到的。」

蘇蔓:「……」

天上的爸爸霍彥霆:「……」

同樣在天上的五人組:「噗哈哈哈哈哈……」

(本章完) 讓紫逍遙更為吃驚的是,自己根本接近不了水晶球,只能遠看,一股火熱烤著自己,承受不來。

而紫年卻像拿個冰塊一樣,在手中來去自如。

這和靈力無關,而是與生俱來的一種莫名的關聯……

黎明水晶?

紫年聽后眼眸中終於出現不一樣的東西,那是一種光彩。

他對紫逍遙不曾有過的光彩。

「是的,這是黎明水晶。如果你肯答應我做紫家族長的繼承人,讓紫家繼續雄踞大陸,且得到更輝煌的未來,我會告訴你黎明水晶的秘密,這個世界知道這個秘密的人屈指可數,你的朋友,還有救。」族長算是提出一個交換條件。

紫年絲毫沒有猶豫的答應了,事關落月生死,沒有什麼可以阻止了。

「這種事應承了就不能反悔了,這也是紫家人骨子裡該有的擔當,你可想好了。」紫逍遙提醒。

紫年點頭,掌管紫郡也不是什麼難事,只要知人善用就行了。

而且看樣子,族長暫時也沒有升天的打算,自己也不用那麼快接任了。

「要我寫下保證書么?」紫年急著知道黎明水晶的事。

「我相信你。黎明水晶看似尋常,甚至像一枚大的晶核,可它本身蘊藏著強大的力量,一旦被開啟,它像無形的火焰一樣,幾乎沒有人能靠近的,能靠近的人也許能掌控水晶的力量,一旦能掌控水晶的力量,也許就能按照你的意志發展,知道為什麼叫黎明水晶么?因為這意味著新生,是一種涅槃……」族長說。

紫年每一個字都認真的聽了。

「怎樣才能掌控黎明水晶?」紫年急切的問道。

「沒有人知道,這就要靠你自己摸索了。」族長說。

紫年離開大殿。

族長只提供了一半線索。

來到蘭谷殿和奶奶告別,只說自己也要閉關修鍊一段時日。

然後走向了禁地。

這裡是結束,也是開始。

「喂,你不需要人陪伴么?狐狸也好。」百里芷夕問道。

「我們的約定結束了,謝謝你,百里。日後我必然還你這份人情。」紫年回眸說道。

「你不欠我任何人請,我還欠你一天時間,等你救出你的小姑姑,我再來找你,狐狸之言,言出必行。」百里芷夕說道。

他想走,可卻有東西不想離開。

「嗷嗷嗷……嗷嗷嗷」

這個嘶鳴的聲音似乎格外亢奮。

是戒指里的黑龍,他太亢奮了,幾乎要呼之欲出,而紫年和百里芷夕都沒有召喚它。

是龍冢的力量,黑龍感覺到了,這裡就是它的最終去處……

凸凸,凸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