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我還是要象徵性的關心一下!以免被左邱明懷疑!」朱有德低聲自語,隨後便是邁著小步,朝著天龍墓地的方向走去。

等到朱有德來到天龍墓地,天空也是徹底放亮,那些鬼物剛剛退去,御鬼印也是回到了洛天的識海中。

「一點動靜都沒有!」朱有德眉頭微微一皺,推門走進了洛天的院落,朝著茅草屋走了過去。

「不知道我來么?」朱有德心中有些驚異,雖然鬼物已經退去,但是朱有德害死感覺到了一股冰寒之感。

而朱有德直接將毛草屋的門推開,一股衝天的鬼氣便是撲向了朱有德,讓朱有德的臉色變化起來。

「好濃郁的鬼氣,難道他之前開門出去了?」朱有德心中疑惑,不過,當對他看到坐在那裡三個額頭上貼著黃符的洛天三人時,心中頓時一喜。

「自己瘋也就算了,竟然還帶著別人一起瘋!」朱有德心中冷笑,隨後便是開口:「洛師弟,你這是怎麼了?」

但是洛天三人卻時彷彿沒有聽見朱有德的話一般,定定的坐在那裡,沒有絲毫的動靜,絲絲的黑氣在三人的身上散發而出。

「瘋了,這可是你自己瘋的,不怪我!」朱有德看到洛天沒有搭理自己,心中驚喜無比,隨後再次嘗試了召喚洛天幾聲,依然么沒有回應之後,便是晃蕩著大屁股,走了出去,心中暗嘆,等過幾天這小子死了,應該就能跟那個大人物交差了。

直到朱有德走遠,而洛天三人額頭上黃色的符篆也是終於將黑色的鬼氣消失殆盡。

「差不多了吧!」洛天,孫克念,禹長天三人同時睜開雙眼,彼此對視起來。

「昨天晚上試驗天仙中期的鬼物已經不能發現我們,再過幾天天仙後期估計也不會發現我們了!」孫克念眼中閃過陣陣的異彩。

「御鬼印,也晉陞到了中階,可以收服天仙初階和天仙中階的鬼物了!」洛天臉上也是帶著喜色,這幾天來,他們三人的無論是修為還是其他,進步都是異常的神速,比起在其他地方修鍊起來速度快了許多。

「我先去把丹藥給那些人送去,然後再接一些丹藥,如果沒有意外,下一次我應該能夠煉製三品丹藥了,爭取在一個月內,我們都進入到天仙中期!」洛天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看向朱有德遠走的身影,眼中露出冷色。

「天仙中期,不知道到時候朱烽火,會不會被我碾壓!」洛天低聲自語,他可是記得前幾天朱烽火給自己帶來的狼狽。

「咱們這修鍊速度,比起這仙界的本土居民來快了不只一個檔次吧!」孫克念目光之中帶著傲色,雖然他們現在實力不怎樣,但是他們自信,只要時間夠,那麼他們便能夠修鍊到仙界的頂點。

「是啊,若是給我時間,這仙界定然有我們一席之地!」禹長天臉上也是露出傲色。

「你們兩個在憋屈一下吧!等到丹比結束,我成了玄丹的弟子,到時候看看能不能讓玄丹說下,將你們兩人留下來,若是實在不行,那麼只能來硬的了,想個萬全的方法,將你們兩個劫走!」洛天沖著孫克念和禹長天開口,隨後便是起身,走出了茅草屋,再次帶上了千幻面具,來到了集市上。

洛天一出現,就再次引了人們的嘩然,一個個臉上帶著尊敬和激動之色,看向洛天。

「丹大師,你可算是來了,等的我們花都謝了!」人們將洛天簇擁著送到了集市的中央,不斷的同洛天打起了招呼。

「丹大師,我還以為等不到你了呢!」於浩南的聲音在人群中響起,於浩南大步流星出現在了洛天的身前。

「丹大師,現在應該叫他於師兄了,他三天前通過了內門考核,現在已經是一名內門弟子了!」所有人眼中都是露出羨慕之色,看向於浩南,他們最大的心愿,就是成為天龍門的內門弟子。

「恭喜了!」洛天點了點頭,於浩南這個人雖然脾氣暴躁了點,但是也算是不錯。

「要不是丹大師,我也不會這麼快就進入內門,丹大師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我於浩南定當鼎力相助!」 重生暖婚甜入骨 於浩南大聲開口。

「好了,大家來拿自己需要的丹藥吧!」洛天臉上帶著笑意,隨後伸手一揮,一支支玉瓶從洛天的手中飛出,將整個地面鋪滿起來,雖然被玉瓶封住了,但是依然還是能夠感覺到那濃郁到極致的草木之力。

「多謝丹大師了!」所有人都是激動無比,自動站好了隊,將自己的丹藥收了起來,通過上次被跟蹤,他們也是了解到了洛天的脾氣,只要守規矩,那麼一切都不成問題。

分了兩個時辰,這些人都是得到了自己的丹藥,而洛天也是等著這些人分完,再次開口:「大家,還有需要煉製丹藥的,現在可以找我了,這一次可以接三品仙丹!」

「三品!」聽到洛天的話,所有人都是呼吸急促起來,三品仙丹,他們想要煉製非常艱難,因為三品丹師,在內門中都不是特別多,想要煉製三品仙丹,他們得要求爺爺告奶奶,最後還不一定成功。

「好了,大家把要煉製的靈藥給我吧,三品仙丹,要六份的量!」洛天再次開口,倒不是漲價,而是因為他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成功的煉製出三品仙丹,三品仙丹師,是丹師的一個分水嶺,丹師很多,但是能夠煉製三品仙丹的卻很少,縱然是天龍門中,能偶煉製三品仙丹的也不超過一百人。

「好!」人們興沖沖的再次站起了隊伍,開始思索著自己想要煉製什麼丹藥來。

時間又是到了傍晚,洛天的生活再次恢復到了平靜,白天煉丹,晚上御鬼修鍊。

不過,就在這段時間,外門弟子們卻是如同井噴一般,有不少人突破了天仙初期,進入到了天仙中期,這讓天龍門的內門弟子們震動無比。

而那些進入到內門的弟子都是一句話,因為丹洛大師的丹藥,他們才能這麼快的進入內門,這讓丹洛之名也是在內門之中流傳起來,不過,人們也並沒有當成一回事。

「這是個好買賣啊!」很快有丹峰的內門弟子也是看出了外門弟子這麼大一塊市場,感覺這是個獲得靈藥的途徑,有不少丹師,紛紛離開丹峰,來到外門準備同丹洛一般,為外門弟子煉製丹藥。

一開始,洛天的確是受到了影響,畢竟內門弟子名氣大,而他丹洛只是最近才有名的而已,所以一段時間,找洛天煉丹之人,驟然減少,用門可羅雀來形容也不為過,甚至除了最開始同於浩南一起請洛天煉製丹藥的人,也紛紛改找其他人去煉丹。

集市中,洛天臉上帶著笑意,坐在那裡,而有幾人則是臉上帶著憤怒之色。

「這些人也太不要臉了吧!」一名青年大聲叫罵起來,雙眼泛起陣陣的賊光,正是喬裝改扮過的孫克念,雖然外貌變了,但是那雙賊眼卻是一點都沒有變化。 第一千八百二十五章丹峰內門

「就是,這些人平時在丹峰內門一個個高高在上,我們想找他們煉丹都要求爺爺告奶奶,丹大師為我們煉丹,現在他們又來搶丹大師的生意來了!」其他幾人也是憤怒無比,這些天,洛天煉製的三品丹藥,讓整個外門提升都很大。

「放心吧,不出三天,這些人都會乖乖回來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輕輕的拿起桌子上的茶杯,抿了一口。

「漲價!」放下茶杯,洛天輕聲開口,差點沒讓那幾人一頭栽倒在地面上。

帶球媽咪別想跑 「大爺,你都快沒生意了,要不是我們幾個還在你這,你就真的一個生意都沒有了,你還要漲價!」幾人心中自語,目光看想洛天,不知道洛天到底在想著什麼。

靈舟 「當然了,你們幾個的不漲,還要降價!」洛天看著幾人,這幾人都很講義氣,洛天自然會給他們些報酬。

「讓那些內門弟子賺一段時間也還好,畢竟我在這裡煉丹,也算是搶了他們不少生意!」說話間,洛天揮動白幡在開始寫了起來,三品丹藥,八份靈藥,謝絕還價。

「八份……」除了孫克念外,眾人都有些無語的看著洛天,就連那些丹峰內門走出來的人,都沒敢要八份靈藥。

「放心吧,放心吧,發財的機會來了,我早就說,你應該漲價了!」孫克念大笑著開口,安慰起那些人來。

「你們想要煉製什麼丹藥,給我三份靈藥就好了!」洛天沖著剩下的那幾人開口,讓那幾人眼中露出激動之色。

「切,還真是喪心病狂了,都這時候了,竟然還漲價!」就在洛天幾人說話的時候,有人路過,正好看見了洛天白幡上面的字,不屑的開口。

這幾人正是之前想要跟蹤洛天,卻被洛天發現,沒有接他們丹藥的那幾人,此時丹峰內門弟子出來,他們自然也有了地方煉丹。

「不是你們當初求著丹大師煉丹的時候了!」聽到幾人的話,洛天身旁的人們頓時憤怒起來。

「哈哈,當初是當初,但是現在嗎,我還真求不著他!」一名青年開口,聲音之中帶著不屑。

「我要是你,就老老實實的把價格下調一下,或許我還考慮考慮在你這裡煉丹,要不從今天開始,你的生意就沒有了!」青年看到洛天這裡冷冷清清,心情初出奇的好,不斷的開口。

「呵呵,希望你能笑到最後吧!」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並沒有將幾人的話放在心上。

「唉,真以為自己是什麼大師了……」幾人不斷的譏諷之後便是離開了集市。

時間緩緩的流逝,洛天這幾人足足呆了一天,也沒有人前來找洛天煉丹,中間有人過來,希望洛天能夠降降價,但是卻全部都被洛天拒絕了,自然迎來的又是一翻譏諷。

「走吧,這一天,你們也挺忙活的!」洛天臉上露出一絲笑意,分給了幾人幾枚丹藥之後,便是帶著孫克念離開了。

而接下來的三天,洛天卻是再也沒有出現過,外門的人們也似乎忘了洛天的存在一般,隨著時間的推移,那些丹峰內門弟子們也是將丹藥送了出來,送到了那些外門弟子的手中。

普通的院落之中,一名臉上大漢拿出手中的丹藥,這丹藥,正是他請內門一名三品仙丹師的弟子煉製出來的破仙丹。

「我怎麼感覺跟當初於浩南服用的破仙丹不太一樣?」大漢目光之中帶著思索之色,不過,還是猶豫著將手中翠綠色的丹藥放到了口中,開始專心的煉化起來。

時間緩緩流逝,大漢猛然睜開雙眼,眼中露出失望之色:「我跟於浩南的修為差不多,甚至要比他強上一些,為什麼同樣服用破仙丹,他卻能進入天仙中期,而我雖然能夠感覺到修為有所提升,卻沒有絲毫突破的跡象!」

「是丹藥,藥效不夠!」下一刻大漢的雙眼便是露出了陣陣的精光,猜測出了問題出現在哪裡。

「對,沒錯!」大漢再次伸手一揮,兩枚金色的丹藥出現在了手中,一枚丹藥正是之前他請洛天煉製的丹藥,一枚是請那名丹峰內門弟子煉製的丹藥。

「差了太多了!光看外表,就差了許多!」大漢低聲自語,隨後分別將兩枚丹藥吞進了口中,睜開雙眼,便是感覺到了兩枚丹藥的差距。

「差了將近三倍!」大漢飛身而動,衝出了自己的院落,朝著集市衝去,心中後悔到了極致。

而與此同時,其他人也是逐漸的發現了問題,自己請內門丹峰弟子煉製的丹藥,比起請洛天煉製的丹藥差了太多,一樣多了靈藥,差了將近三倍,選哪個,他們自然心裡有數。

「該死……丹大師呢?」不過,隨著人們越來越多,卻是發現了一個問題,那就是洛天不見了。

「完了,丹大師一定是給我們氣走了!」隨後人們便是想到了之前對待洛天的態度。

「還不是因為你們見利忘義,有了丹峰內門弟子,就忘了為什麼那些丹峰第子會出來了,要不是丹大師搶了他們的生意,現在你們還在那求爺爺告奶奶的找他們煉丹呢!」之前維護洛天的那幾個人臉上帶著不屑譏笑起來,這幾天他們實在是憋壞了,眼下看到人們火急火燎的找洛天,讓他們心中暗爽,同時也是震撼洛天之前預測的準確。

「來來來,今天還有誰要煉丹的,過來吧!」就在人們議論間,十幾道身影臉上帶著高傲之色,走進了集市,沖著眾人嚷嚷起來。

「這……」人們遲疑起來,目光看向那十幾道傲氣無比的身影,不過最後還是咬了咬牙,畢竟洛天還不知道會不會出現,他們若是連這些人都得罪了,那麼以後的丹藥怎麼辦。

「丹大師!」不過,就在人們準備找那十幾人煉丹之際,洛天和孫克念兩人扛著小白幡優哉游哉的走了進來,目光帶著笑意。

「丹大師!」看到洛天到來,所有人的臉上都是露出激動之色,一瞬間便是再次將洛天圍攏起來。

「丹大師,前段時間多有得罪,還請不要跟我們見識啊!」 三國之黃巾神將 人們紛紛開口,表示歉意。

「老規矩吧!」洛天也沒太當回事,畢竟他也需要靈藥,還有大量的丹方來提升自己丹道的實力。

「不過,丹大師,你這價漲的是不是有點多啊?」隨後人們便是看到了白幡上面那漲價的字跡,臉上露出苦笑,

「下一個……」洛天輕輕的搖了搖頭,沒有絲毫降價的意思,這些都是這些人自找的。

「唉……」所有人心中都是長長的嘆息了一聲,暗嘆自己作死,若是一直找洛天煉製丹藥的話,也不會是現在這個局面。

「漲就漲吧!」隨後眾人咬了咬牙,畢竟即使漲價了,也是洛天這裡划算一些。

「靈藥湊不夠份數的可以用仙氣石來換也可以!」洛天沖著眾人開口,隨後人們開口,一下子湊出八份靈藥來,的確有些艱難,至於什麼比例兌換,有孫克念這財迷在,自然不會吃虧。

「傻眼……」那十幾個丹峰內門的弟子有些傻眼了,沒想到這個丹洛一出來,他們的生意突然間就沒了,之前一次可不是這樣的啊。

「那個丹洛,我怎沒見過,肯定不是我們丹峰的!」十幾名丹峰弟子臉色難看,他們是誰,丹峰整個天龍門都有些超然的存在,沒想到出來外門,竟然還被一個外門弟子給搶了生意,而且正如之前洛天所說的那樣,若不是這個丹洛,他們也不用出來跟洛天爭搶生意,而是舒服的坐在內門等著別人求著自己煉丹來。

「我們到要看看你到底長了什麼三頭六臂!」十幾名丹峰弟子,臉上憤怒了,相互對視了一眼之後便是大步流星,朝著洛天的方向走了過去。

「丹洛小子,你給我出來!」十幾名青年大叫起來,不過場面卻是太嘈雜了,根本聽不見十幾人的叫囂。

「滾開!」不過,十幾人也不是吃醋的,推推搡搡的,那些外門弟子也不敢得罪十幾人,便是為十幾人讓開了道路,讓這些人順利的來到了洛天的跟前。

「眾位,想要煉丹請排對,若是來找麻煩的請自己考慮後果!」孫克念臉上露出一絲笑意,沖著十幾人開口。

「死胖子,滾,我找那個小子!」為首的一名青年,大手一掄,朝著孫克念抽了過去。

「嗡……」不過青年的速度快,但是孫克念的速度更快,早就憋了一肚子氣的孫克念,伸手一揮,那個他經常盜墓用的鏟子便是出現在了孫克念的手中,直接輪動起來,朝青年的抽了過去。

「啪……」響聲響起,下一刻,鐵鏟便是狠狠的抽在了青年的臉上,讓青年的身軀直接倒飛了出去。

「媽的,一天天就被你們這些王八蛋欺負了,真當老子是軟柿子,誰都能捏上一把!」孫克念將不知道什麼材質做的鐵鏟抗在肩膀上,目光帶著不屑看向眾人。

「我草,這是哪來的狠人連內門弟子都敢打!」隨後所有人的臉上都是了露出了驚駭,目光看向孫克念,沒想到孫克念比丹洛還要猛。 第一千八百二十六章無極破仙丹

「外門打內門!這麼多年來,我還是第一次看見啊!」所有人都是蒙了,目光看向站在那裡的孫克念,就連那些內門的丹峰弟子,臉上都是帶著震撼,沒想到這個胖子敢打他們。

「還反了天了!」不過隨後他們這些人便是憤怒起來,他們是誰,丹峰內門弟子,縱然其他峰的弟子見到他們都要客客氣氣,但是現在卻是被一個小小的外門毆打了,這要傳出去,他們的面子往哪擱。

「一起上,教訓教訓他們倆個!」十幾名丹峰弟子,頓時大喊起來,將洛天和孫克念圍攏起來。

「怎麼的?你們要一起出手不成!」孫克念晃動著手中的鏟子,目光披靡的看向眾人。

「老大,有人欺負我!」不過,隨後孫克念便是轉身,目光看向了洛天。

「尼瑪,原來是個軟蛋!」所有人都被孫克念晃了一下,剛才還一副所向披靡無所畏懼,轉眼間便是求到了別人的頭上。

「找人也沒有用,你們兩個今天一個都跑不了!」十幾人頓時大喊起來,朝著洛天和孫克念圍攏而去。

「真是……估計有這些傢伙的靈藥,我應該能夠晉級四品煉丹師了吧!」洛天低聲自語,隨後緩緩的站起身來,腳下踏地朝著十幾人沖了過去。

而孫克念你也是跟在了洛天的身後,兩人面對這麼十幾人,依然沒什麼畏懼。

十幾名丹峰內門雖然修為同樣也是天仙,但是戰力上同洛天和孫克念兩人來比,相差了不只十萬八千里,再加上他們這些人,本就不是因為戰力而進入的內門,因此戰力上比起一般的天仙境來,還要差上不少,飛升之人同階無敵,此時在洛天兩人身上體現了個淋漓盡致。

洛天不斷的揮拳,而孫克念也是將那鐵鏟舞動的虎虎生風,同時也是不斷的有丹峰的弟子慘叫的倒在地面之上。

不到一刻鐘,十多個人,都是倒在了地面,身上青一塊紫一塊的,大聲的呻吟著。

「兩個怪物……」人們嘴角抽搐的看著洛天和孫克念兩人,沒想到兩人如此輕鬆的就解決掉了這些人。

「念在是我搶了你們一些飯碗的份上,這次就饒過你們,若有下次,可就不是這麼簡單了!」洛天冷著臉,在那些弟子的身上掃視了一翻。

被洛天掃到之人,頓時打個哆嗦,彷彿被死神給盯上了一般。

「是,是是!丹大師,是我們魯莽了……」十幾人頓時連忙賠罪。

「好了,少扯那些沒用的,還是談談賠償的事情吧!」孫克念打斷了幾人的話,目光看向幾人。

「我們哪裡還敢要賠償,這點小傷,我們自己就治好了!」聽到孫克念的話,十幾人異口同聲的開口,他們是真的害怕了,這兩個人就是怪物,沒有天仙中期的修為,根本就搞不定兩人。

「那就謝謝了啊,既然你們不要賠償,但是我也受傷了啊,你們得賠償我啊!」孫克念目光看向幾人,雙眼泛起了陣陣的神光,好不容易有個賺錢的機會他才不會放過。

「噗……」聽到孫克念的話,十幾名丹峰的弟子,頓時口中噴血,心中大罵孫克念不要臉。

「尼瑪啊,剛才一直是你們在揍我們兩個啊,我們都沒有碰到你好不好,尤其是你,那個丹洛還用拳頭,你到好,直接拿鏟子拍,哪裡會受傷……」十幾人心中大罵,就連周圍的人都是有些看不過去了,心中暗嘆丹洛大師的這個跟班怎麼這麼不要臉。

「怎麼?不想賠么?」孫克念輕輕的彈了彈手中的鐵鏟,目光中帶著威脅之色。

「賠……我們賠……」十幾人看著孫克念手中的鐵鏟,頓時臉色鐵青,將手指上帶著儲物戒指送到了孫克念的手中。

「你這項鏈不錯……你這手鐲是什麼做的?」孫克念抓起幾人的儲物戒指,有在幾人的身上搜颳了一翻,差點連褲子都給扒下來,發現的確沒什麼好東西了,頗為大度的揮了揮手。

「真是,一根毛都沒留啊!」人們看到孫克念的做法,嘴角抽搐著。

「是……是……」十幾人想要放兩句狠話,但是最後卻是硬生生的咽了下來,屁滾尿流的走出了人群。

「毆打,勒索內門弟子,丹洛大師,到底是什麼來頭?絕對不只是一個簡單的外門弟子吧?」人們臉上露出敬畏之色,目光看向洛天。

「做完這次買賣,就收手吧!」洛天心中暗嘆,隨後便是再次組織起來。

時至傍晚,洛天和孫克念兩人也是再次回到了了住處,而洛天和孫克念兩人毆打丹峰內門弟子的事迹,也是徹底在丹峰內門和外門傳遞起來。

「先是一個洛天跟朱烽天對上了,現在又來一個丹洛,毆打內門弟子,以下犯上,這一批的外門都如此猖狂不成!」丹峰的內門弟子們頓時不願意了,紛紛怒吼。

「走!去外門,我們去看看到底是誰,敢如此大的膽子!」整個丹峰都是暴動起來,一個個丹峰弟子臉上帶著震怒,湧出了丹峰,衝進了外門。

丹峰這群弟子一怒不要緊,很快便是牽連出了其他幾座大峰,畢竟現在的修鍊者,有幾個不需要丹藥的?丹師如此稀少,自然要好好的拍一拍這些丹峰內門弟子的馬屁了。

一時間,群情激憤,其他幾座峰的弟子,紛紛湧出了各自山峰,聚攏在了外門,而這些內門弟子,第一個找上的便是外門的總管,朱有德。

「朱有德,將那個丹洛給老子放出來,否則今天有你好受的!」一名名弟子站在外門總管府外,直接管朱有德要起人來。

「各位,各位,你們聽我說,我正在查,正在查……」朱有德傻眼了,他也沒想到事情竟然鬧的這麼大,因此在收到消息的一瞬間,朱有德便是派人去查那個叫丹洛的人,不過,查遍了所有登記在冊的外門弟子,卻根本沒有查到這個叫丹洛的人。

「尼瑪啊,別讓老子知道你是誰,知道的話,非弄死你不可!」朱有德心中大罵,不過卻是臉上帶著賠笑,沖著那些祖宗們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