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他們要做什麼,只要老闆您想做的,我們幽靈上下的人,拼盡一切都會達到。」

幽靈,黑暗中奪弒生命的死神,在暗帝國可以提之便令人聞風喪膽的存在。而慕尚情,則是他們的信仰,他們的神!

「噓!不要說話,聽,有聲音。」

閻宸突然發聲,禁止了車內人還要說下去的話。

車窗被放了下去。不大,卻不絕於耳的「噠!噠!」聲,接連不斷的闖入所有人的耳中。

「是槍聲!前面的情況,快!」

慕尚情的。聲音也在這一刻,急切了起來。

自己的人還都沒到達預定的地點,可現在卻出現衝突的聲音,很明顯,敵方哪裡先出現了狀況。

而在這時能做出這些的,只有一個人,慕尚熙。

車子彷彿是離弦的箭,已經到達了極致的速度。即便是奎,開的都有些緊張了。還好是經過改造的,性能絕佳,否則就算是越野類的,也經受不住這種凹凸不平下的極速……

慕尚熙正在一片柳林中,快速的穿行。臉色蒼白,步履蹣跚,明顯已經到了強撐的狀態。

無論是身體機能和體能,都到底線了。可是他不能倒下,那邊還有人等著他去救。

手中拿著的武器,早已經沒有了用武之地,子彈在不久前已經被用光了。現在的他,唯一能做的只有逃。

憑藉一切力量去逃。

他無法知道慕尚情是否真的已經來了,還是那些援兵已經趕來的話是在解心中的壓力,可慕尚熙更相信姐姐一定會找到他們。

這種信任是即便身處在危機下,也真的真的西安現在都的絕對堅定不移。

「他沒有子彈了,加把力氣上!老大說了,要是誰拿下那個人,重重有賞!」

在聽到慕尚熙這邊久久沒有回擊的聲音,追襲他的人也明白了是什麼樣的情況。

「是啊,不僅無過還有賞!合圍!快,大家合圍過去直接滅了他!老闆下的命令,是死活不拘!」

追上來的人,是真的來了精神。這可是觸手可及的功勞,成了,今後的日子可就飛黃騰達了。

遊離的進攻之勢瞬間變的更加迅猛。

飛射的子彈,漫無目的穿梭。

四周的柳樹榦上,被擊打出一個個深深的彈痕。

敵人越來越近,眼看著就要被再次包圍。葯后的體力不佳,在加上高強度的運動,慕尚熙此時真的已經可以說是強弩之末。

逃竄中的他沒有時間處理傷口,左肩處的傷,已經將衣服暈濕了好大一片。失血過多,也使得他的頭腦開始陣陣眩暈。

不能倒下,後面的人在緊追不捨,還沒有跑出去,還沒有聯繫到人。

可真的快要支撐不住了。

哪怕是憑藉著極高的毅力。

「呼……呼……呼……」

粗喘的呼吸,帶來的不是空氣進入的舒緩,胸腔只有被猛然進入的空氣扎的生疼。

再往前就可以出去了,再往前哪怕是一小段的距離。

不遠了,

可是又好遙遠……

腿,變得越來越沉重,彷彿已經不屬於自己了,每抬一下,都重若千斤。

黑暗中的事物,不僅模糊還帶著一道道的重影。眼皮也好像變的沉重了,挑起來都要費一番力氣。

「快!快……」

是誰在說話,我還能去哪裡……

心,「撲通,撲通,撲通,」極速的跳動著,每一次的呼吸也開始變的沉重。

「嗖!嗖嗖!嗖……」

「噗!噗……」

是什麼東西打入了身體?可神經反應已經遲鈍了。

「打中他了!圍過去!」

「快,動作麻利點兒,別讓人跑了。」

黑暗中傳來一陣陣叫嚷之聲,帶著很明顯的興奮。

「哈哈哈!這個功勞是我們的了!」

所以的人都是高興的。

耳中開始聽不見槍聲,只有「嗡嗡」的翁鳴聲。模糊的意識,已經開始不記得自己身在何處,只是本能的在向前跑著,跑著,跑著……

「跑,竟然還敢跑!」

「啪!」

槍聲傳出好遠,出膛的子彈沒入了血肉之中。終於,奔跑中的人,撐不住了。

「撲通!」

可摔倒在地的人,還在維持著向前的姿勢。

「哈!跑啊,接著跑!不是能耐嗎?看老子不先打斷你的腿,我看你還怎麼去跑!」

而這話,也得到了其他人的共鳴。

「對對!還敢跑,累死大爺我了!老闆都說了,死了不要緊,我們只是打斷他的腿,夠便宜他了。」

「我來我來!這個活兒,我說什麼都得接下,你們可不能和我搶啊!」

「見者有份,大不了就一人一槍好了,反正又不怕打死他!活著命大,死了活該,誰叫他願意逃的!」

「對對!老大這話說的很有道理。」

在你一句我一句中,槍口已經齊刷刷的抬起來了。

不只是說說,眼前的這個人,已經是他們砧板上的魚肉,就等著怎麼開宰了。

黑暗中,一道光影直衝而來。

刺眼的光良,惹得人睜不開眼。

倒在地上的慕尚熙,本能的想要避開,可他的身體卻已經做不出反應了。

他能做到的,僅僅只有緊閉上雙眼。

此時的他,真是連抬起手臂擋一下的力氣都沒有了。

而處在黑暗中的其他人,此時也被強光晃得只能眯起眼睛,手不由自主的做出遮擋的動作,停下了要做的事。

「嘎呲……」

「嘭嘭嘭!」

「啊!」

長長的剎車聲,在這並不寂靜的夜,也是那樣的突兀。人發出的慘叫聲,也是十分的高亮。

「撲撲撲!」

刺耳的聲音熄滅,終於能有片刻的安靜了……

突然闖入戰圈的車子停了下來,正好是在倒在地上人的近前。多一分的後果就是將人捻入車下。

「奎,你撞到人了?」

被急剎車晃的身子不穩的餘生,剛要說些什麼,卻發現似乎有個人在車子的正前方,或者說是正下方。

這個撞到,當然不是指剛剛有意而為的,那些人可是故意撞上去的。別說會撞錯,其中有兩張臉,正是調查資料上的。

「我……那好像是二少爺。」

有些愣神的奎,在喃喃自語出這句話的時候,回神時已經開著車門跑了出去。

…… 自語的奎,在瞬間便已經沖了出去。

而車內幾人在聽見他說的是什麼時,也以極快的速度衝下了車。

當到外面,已經看見奎將人抱坐起來,表情很少的一張臉,現在卻是布滿了緊張的神色。

「是二少爺,真的是。」

這時不用奎再次說,出來的人已經都知道了。車燈下,那閉著眼睛的容貌,是他們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

「奎你這個白痴!開車不是看路的嗎?這麼大個人也撞得到,撞時候也不知先看清人嗎?」

餘生迅速衝過去檢查慕尚熙的狀況。嘴上不停的數落著,手上的動作也同樣的不斷,不過卻是穩而不亂。

餘生的外傷處理技術可是玄教導的,算是相當不錯了。做基本的檢查外加處理,還是可以的。

「你能不能在未搞清楚前,先別亂說話?我可以很肯定的說,車子並沒有撞到二少爺。雖然極速的車子慣性很大,可到人近前時,我很確定那時的車子已經停下了。」

奎半抱著慕尚熙,配合著餘生檢查的動作。不過對於人說的話,他卻完全否定了。

雖然人是趴在車下了,甚至還有一小片衣襟兒在前輪下,但奎還是可以完全肯定,車子絕對是碰到人前先停下的。

這一點,他無比確定。

「人都昏迷了,還保證呢!」

雖然餘生話是這麼說的,可心裡卻是鬆了口氣。還好……真是差一點被這個奎嚇死。

那年青春人和事 「閉嘴,先看人情況怎麼樣。」

慕尚情打斷了兩名屬下還要繼續下去的吵鬧,蹲在弟弟的身邊,抓著人的手腕試著脈搏。

這麼做,倒不是她的醫術有多高超,而是她開的外掛,很高。

「怎麼樣?能查看出小熙現在的具體狀況嗎?有生命危險嗎?」

慕尚情詢問著小靈,心下是難掩的緊張。家人,不管什麼時候在她心裡都有著相當重要的位置,這個雙生弟弟,更是如此。

「情主子,你弟弟的身體很虛若,需要緊急治療。幾處傷看著嚴重,但都沒有傷到要害,不過失血量有些多。

他現在應該補充……嗯,補血。對,就是你們的那個醫療技術補血。及時補充血量,再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提提元氣就沒事了。」

關鍵時刻可以充當萬能之手的小靈被叫了出來。主子有令,能做的自然都要做到。

而檢查一下傷勢具體情況,對小靈而言小事一樁,連為難都不會有。

聽著這樣的結果,慕尚情倒是重重的鬆了口氣。只是傷的有點重而已,只要人沒事怎麼樣都好。

這個「靈童」也算不是白給的,關鍵時刻還真能頂很大的用處。探查,預警,這回還客竄了一把醫療掃描儀,還真是每一處都能有用武之地。

小靈若是知道了慕尚情此時對它的評價,一定會感動的痛哭流涕的。終於,它的主子終於認知到它的好了。

不容易,真是太不容易了!

「小熙的傷不是車子撞的。身上的擦傷,應該是被枝條類的東西刮蹭到的,而其他的出血創面,都是槍傷。」

重新返回去取出醫藥箱的閻宸「,在看到慕尚熙的狀況時,直接做出了自己的判斷。

「你們把人扶住了,我先給他身上比較重的傷口止血。至於其他的,就只能等著回去再做處理了。」

人的狀況看著有些慘,但現在能做的僅有這些。閻宸雖然不是專業醫生,但處理外傷的手法也算是很專業了。

有句話叫做熟能生巧,何況是在自己身上練的多了呢。

至於慕尚情,看著陷入昏迷的弟弟滿身的鮮血,慘白的臉色,心底怒火中燒。

她的弟弟,怎容被人如此的欺負!

嗜血的因子開始在血液中沸騰,靈魂中的黑暗蘇醒瀰漫。

修羅復甦了……

經過了這一段時間的耽擱,慕尚熙後邊的追兵,也終於在這時趕上來了。

慕尚情的眼裡是冰冷的嗜血,血債,自然要用血來償還。

「呵呵,追上來了,真好呢!」

從車中拿出武器,夜黑風高,還真的很適合做些什麼。

涼涼的風,孜孜不倦的刮著。

夜,卻越來越熱鬧了……

看著慕尚情目光冷冷地看著遠處,煞氣不住的蔓延,森冷仿若已經化作實質。

不放心的閻宸,將包紮的工作交給了那兩人,自己來到了人的身邊。

「尚情……」

「一起~」

很輕的聲音,可卻是兩人生命交織在一起的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