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礙事的,這不還有三天時間嗎?上次魔焰在絕世英雄冢中吸收了幽魂屍火也進化成功了。另外,我又有了要突破的跡象。」看到大家擔心的樣子,楚凌飛急忙解釋道。

「禽獸啊,你剛晉級幾天啊,怎麼有要突破啊,上次一下就接連晉級了三次,身體受到了嗎?」金童很無奈的說道。正常人到了宗階之後每次晉級都會非常艱難,而到了楚凌飛這裡,卻一點阻礙也沒有,難道氣運就這麼重要嗎?

其實楚凌飛的進階氣運是一個重要點,最主要的是曾經得到的小冊子上不止有修鍊的功法,還有那位女前輩寫下的心得體會,再加上楚凌飛本身黑暗能量的加成,才導致其接二連三的進階。

「好了,現在時間緊迫,你們也抓緊調整狀態。我即刻就要閉關,三天之後一起去城外草場!」楚凌飛撂下這句話,急忙去了內房,雖說現在自己信心十足,但對於武宗巔峰的蘭魏延還是有點力不從心。

幾人都在討論三天之後的戰鬥,誰也沒有注意一直坐在角落的蒼穆,此刻正在沖著右手邊虛幻的第二人格說道:「小蒼,你覺得我們這個嫂子怎麼樣?」「哼,都已嫁為人婦了,她根本配不上老大,只會玷污老大的清白。」「你不能這樣子想,其實老大還是很愛她的,哎~」

其實楚凌飛最怕的不是蘭魏延,而是蘭家暗地裡那幾位尊階高手。他可不相信在自己戰勝了蘭魏延之後,窮凶極惡的蘭大少會履行諾言,放任自己帶走尹雪芙,首先蘭家的其他人絕對會阻攔自己,不會讓自己帶走蘭家的骨肉的。

慢慢的楚凌飛靜下心來,開始了為期三天的強行突破,這次他要盡最大可能將修為提升到最高水準,以便在三天之後的對戰中應對各種意外,他有種預感,三天之後的草場比試絕對不會簡單。

同一時間,蘭家也將三天之後的比賽公佈於世,並且還邀請了蘭蒂斯城城主前來壓陣,蘭家的幾位至尊三天後也會到場,到那時,楚凌飛想要強行帶走尹雪芙是絕對不可能的。

蘭蒂斯城流言蜚語一時間沸沸揚揚的傳開了,大家都在討論著三天之後比試,連帶著討論的還有三人之間的複雜關係,這些小市民對這種八卦最是喜歡了,漸漸成為了家家戶戶忙裡偷閒時談論的熱點。

「哎,你聽說了沒啊?蘭大少搶了別人家的老婆,如今被那人找上門來了。這下有好戲看咯。」

「不是吧,我怎麼聽說是那人看上了蘭大少的老婆,還給蘭大少戴了綠帽子呢,現在蘭大少正在想對策應付呢」

「是這樣子嗎?我怎麼聽說蘭大少老婆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那個人的,如今那人是來討要孩子的。」

三天之內蘭家這件風流事在民眾之中越傳越多,越傳越變味,慢慢的很多人竟然認為老婆孩子全是楚凌飛的,三日之後的比試是楚凌飛與蘭大少爭奪孩子所有權的較量,真是人言可畏啊。

「魏延,這件事情鬧得過了,外面的那些話你也聽到了,對我們蘭家基業影響可不小啊。」蘭家主府的大廳里,一位滿頭白髮的胖子端坐在黃金雕欄椅上俯視著坐在下面的蘭大少,一臉不悅的訓斥道。

「爸,休要理會那些刁民,他們的嘴裡能吐出什麼好東西啊。而且,尹雪芙一直惦記的那個小子只有四階的實力,並且有城主和您老人家坐鎮,小小的宗階能翻起什麼大浪啊。」面對父親的質問,蘭魏延理直氣壯的回答道。

「哼,希望不會出意外吧。我這老臉這次全被你小子丟光了,下去吧。」黃金椅上的老頭很是憤怒的說道,上次他們蘭家吞掉尹家雖然讓自己家族的實力擴大了一半,但也讓蘭家家主的名聲變得奇臭無比,在這關鍵的當兒自己那不爭氣的兒子又搞來這麼一出事情,讓老頭子真心無力。 三天時間轉眼即逝,這一天蘭蒂斯城門外聚集了好多人,人山人海的往城外的草場趕去。蘭家大少與別人約戰一事已經傳的滿城風雨,無人不知。

而楚凌飛自從三天前在屋內閉關之後,就一直沒有動靜,也沒有突破的跡象,急的外面的幾個傢伙團團轉。

不知怎的,昨天還是晴空萬里,今天一早,整個蘭蒂斯城都被籠罩在一片烏雲之中,一陣山風雨來的壓抑堵在了每個人的心頭。

日過杆頭,楚凌飛那裡還是沒有任何動靜,城外靜待觀戰的人群不淡定了。

「那小子不會是慫了吧,看到蘭家這麼大的陣仗臨陣退縮了吧,這都快晌午了怎麼還不見人影啊。」人群中一個瘦小的傢伙朝著大夥喊道,這正是蘭家安排在人群中打壓楚凌飛士氣的人。

在紅桃夭等人急的團團轉的時候,屋內傳來了強烈的靈氣波動,看來楚凌飛要突破了,經過長達三天的冥想,楚凌飛已經積蓄了龐大的能量,要一飛衝天。

隨著時間的推移,屋內的靈氣一陣接著一陣的往外涌,看來這次楚凌飛又要連續突破了,真是怪胎。

「不知道這次老大能達到怎樣的修為,不會一下子提升到魔宗巔峰吧。」莫武一臉期望的望著緊閉的房門,喃喃道。

「不急不急,具體如何馬上就知曉了。」金童一臉自信的回答道。

眨眼間一個時辰過去了,屋內龐大的靈氣波動終於停止了,楚凌飛緩緩的推開門,一臉的疲憊相。果不其然,楚凌飛並沒有讓大家失望,經過三天的努力,楚凌飛接連進階,修為穩定在了七階魔宗,這已經是楚凌飛最大限度的提升了。

「出發!」剛出來,楚凌飛朝大家勉強的笑了笑,率先朝外面走去。雖然這些天他一直在修鍊,但時間觀念還是很強的。

蘭蒂斯成門外,比武草場。

「那傢伙是不是不來了啊,讓大爺我白等了一上午。走了!」人群之中已經很多人有了回家的念頭。

而坐在蘭家比較後面位置的尹雪芙一臉矛盾的看著遠處,現在的心情相當複雜,既盼望楚凌飛的到來,又不希望楚凌飛來。因為蘭家已經計劃好了,蘭大少贏了會毫不留情的將楚凌飛擊殺,若楚凌飛機緣巧合獲得了最後的勝利,家族帶來的尊階高手也不會放任楚凌飛將尹雪芙帶走的。

「魏延啊,看來那小子是不會來了,我們這就散了吧。讓我這一把老骨頭跟著你坐了一上午。」這麼久楚凌飛還不來,蘭家家主已經有些不耐煩了。

「哼,真沒骨氣!那就回去吧。敢耍我,你要祈禱以後別落我手裡。」蘭魏延罵罵咧咧的說著,這就準備班師回俯。而旁邊靜靜端坐的尹雪芙聽到這話之後,俏臉上露出了失望的神色。

「快看啊,他們來了,原來是去搬救兵了啊!」這是人群之中爆發出一陣陣驚訝的聲音,正是往回趕的人看到了慢慢走來的楚凌飛等人。

「哼,算他有膽。今天我要將他廢在這裡。」看到楚凌飛他們姍姍來遲,蘭大少一臉暴戾的罵道。

一聽對戰蘭大少的人已經來了,很多準備回城的人打消了剛才的念頭,繼續駐足敢看,甚至好事的人私底下開設了賭局,賭楚凌飛和蘭魏延誰恩能夠獲勝。

「總算來了,我還以為你當了縮頭烏龜了呢。」看到楚凌飛一臉自信的朝自己走過來,蘭魏延毫不掩飾的嘲諷道。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希望待會不要當著全城的人賴賬。」楚凌飛都沒正眼看一下蘭魏延,眼睛直直的看向了坐在觀眾席上的尹雪芙,此刻的她俏臉微紅,雙眸中透出無盡的擔憂,她還是不相信楚凌飛能戰勝武宗巔峰的蘭魏延。

「好了,既然雙方已到,那比試即可開始!」看到楚凌飛已經來到了場地上,早已準備多時的裁判朝著四周人山人海的民眾大聲喊道。

「哎呀,就是這個死胖子要約戰老大啊,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什麼德行,就他那樣子也配當老大的對手。」看這楚凌飛獨自上台,其他兄弟來到了就近的人群中,當莫武看到了楚凌飛對面的蘭魏延後,一臉的不屑,忍不住出言嘲諷道。

「對啊,太丑了。怎麼好意思活在這個世界上的,乾脆挖個地洞將自己埋了吧。」聽到莫武這麼說,站在他旁邊的金童很難得的沒有譏諷他,而是變著花樣的嘲笑蘭大胖子。

誰也沒有注意,在人群之中,一個皮膚黝黑的大漢很無奈的搖著頭:「我看這場比賽沒什麼可觀性,以蘭魏延武宗巔峰的實力,虐這種只有七階的渣渣還是手到擒來的,根本毫無懸念。」這人半年前與蘭魏延發生過衝突,以他八階武宗的實力,被蘭魏延完虐,被打的根本沒有絲毫的還手之力,對於這場比試很不看好楚凌飛。

隨著裁判一聲令下,比試台下數萬的民眾目不轉睛的望著台上的兩個人,不覺間台下沒有絲毫的雜音,宛如窒息了一般,在楚凌飛和蘭魏延面對面的時候,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壓抑,久久不敢言語。

而站在金童身前的紅桃夭一臉緊張的看著場中的楚凌飛,不覺間手心中已被汗漬浸濕。同樣的情形還發生在了比試台的另一邊,尹雪芙渾身緊繃的看著楚凌飛,眼神中充滿了柔情和擔憂,雙手緊緊攥緊衣角。

「哼,小子。你今天來了,沒讓我失望。但你會為你所作的選擇後悔的。」到現在為止蘭大少依然很看不起楚凌飛,雖然對於楚凌飛修為提升這麼快很是不解,但只有七階的實力並不是自己的對手。

「小子,別墨跡了。亮出你的武器,出招吧!我倒要看看你能否逼我拔劍。」蘭胖子不可一世的叫囂道。

但蘭魏延的話並沒有激怒楚凌飛,他依舊一臉淡然的看著遠處的尹雪芙,眼神從柔情慢慢變得堅毅起來。他知道自己今天的目的是什麼,不止要贏得這場比試,還要平安的將尹雪芙救走。 看到藍魏延眼中充滿了輕視,楚凌飛瞬間想到了對付他的對策,那就是利用他的輕敵,一舉將其擊敗。

隨即二話不說,瞬間拿出風暴之鐮做出了戰鬥的準備,而隨著風暴之鐮的出現,楚凌飛周身的氣勢完全變了,變得陰森森的,彷彿地獄的惡魔來人世間收割人命的。

場下的人看到楚凌飛渾身縈繞著黑氣的樣子,喉頭不自覺的涌動,隨著楚凌飛氣勢的不斷提升,身體竟然不自覺的顫抖起來,對於這些平民來說從沒有體會過如此邪惡的氣息。

「情況不太妙啊,老大身上的氣息我們從來沒有感受過,這股邪惡的能量完全不是老大原先的靈氣波動啊。」莫武一臉震驚的看著比試場中的楚凌飛,滿臉的不可置信。

「看來這次的事情對凌飛的打擊太大了,他根本沒有時間靜下來平復自己的心情,不出意外的話他是強行激發了自身的惡念來提升的實力。」紅桃夭憑藉著敏銳的靈覺感應出了楚凌飛體內虛浮的靈力波動,這完全不是正常突破的跡象,同時伴隨著身體之上縈繞的邪惡氣息,她才知道楚凌飛三天內的突破到底受了多大的苦。不覺間拳頭緊緊握住,憤怒的看著場中的蘭魏延,她從來沒有如此恨過一個人。

「這小子,不簡單啊。犬子這次要敗了。」感受著楚凌飛身上散發出來的濃烈邪惡氣息,蘭家家主一臉擔憂的朝身邊的人說道。只見此人龍袍加身,沒有任何的情緒波動。

一雙犀利的眼眸寒星四射,盯著場中的楚凌飛點了點頭,表示贊同了蘭家家主的意思。

「哼!故弄玄虛。」看到楚凌飛氣勢在不斷提升,蘭大少竟然有點虛了,只見他肥胖的身體突然加速朝著楚凌飛疾馳而去。

但已經來不及了,剛才不長的時間內,楚凌飛已經將氣勢提升到了極致,面對急速而來的蘭魏延根本沒有任何的畏懼,手拿風暴之鐮瞬間貼身而上,只有兩階實力的差距自己根本沒有看在眼裡。

但他還是小瞧了蘭魏延的實力,本身有著巔峰武宗實力的他本來就是力量型的,在對拼之中楚凌飛並沒有任何好處,但蘭魏延也在這次對拼中也被逼的往後退去。

顧少的小祖宗可鹽可甜 在他撤退的時候楚凌飛緊接著開啟了烈焰之體,並且將進化了的魔焰分裂出了一部分,在所有人沒注意的空擋里從腳底釋放到了地下,以備不時之需。另一部分完全召喚出來融入了風暴之鐮和身體之上,風暴之鐮在加持了魔焰之後更加恐怖,鐮刃之上黑色的火焰瘋狂的吞吐,不斷往外散發出熾熱的能量。

在場的所有人都沒有察覺到,在楚凌飛黑色鐮刀上火焰吞吐之間,那些修為較低的人已經在不知不覺間被魔焰迷惑,正是上次吸收了幽魂屍火的效果。

「不對勁,空氣中充滿了異常的能量波動。護衛隊準備,隨時做突然襲擊的對應。護衛隊?」感應到了空氣中幽魂屍火的能量,蘭家家主立即作出了判斷,但是身旁的護衛隊呢?

只見一個個護衛雙眼獃滯的看著場中的楚凌飛,不覺間已經被魔焰釋放出來氣息侵蝕,完全失去了自我意識。

但場中的蘭魏延本身就有著武宗巔峰的實力,楚凌飛釋放出來的魔焰對他的神智毫無影響。相反,當他看到楚凌飛渾身上下的黑色火焰時卻認為是楚凌飛囂張的挑釁。

但這一個出神的瞬間,楚凌飛竟然在原地消失不見了,下一時間楚凌飛直接瞬身到了蘭魏延身後,毫不留情的就是一鐮甩出,想要用這一招來將其擊傷。因為本身肥胖的蘭大少動作遲緩早就被楚凌飛看在了眼裡,雙方對戰就是要抓住對方的弱點一擊制敵。

風暴之鐮並不是正面對敵的利器,雖然蘭胖子一時間的反應慢了,風暴之鐮並沒有達到實質性的效果。但卻逼迫的蘭魏延將自己武器祭了出來,抵擋住了楚凌飛這一瞬間的突然襲擊。

此刻楚凌飛才清晰的看到蘭胖子的武器,確實是一把劍,但卻是一把很不常見的劍,劍身連續彎曲,沒有任何的劍刃,劍柄之後是一個金光閃閃的圓球。此劍名為落日魔劍,也是不多見的極品武器,看這樣子應該是蘭家家主為他高價打造的武器吧。

落日魔劍的特性與風暴之鐮相似,並不能正對敵,但卻能在出其不意的方向對敵人造成意想不到的傷害。

「哼,看來你實力也就那樣吧。沒什麼大不了的。」看到蘭魏延亮出了武器,楚凌飛出言譏諷道。

「混賬東西,本公子也是你能輕易評價的嗎?用你的生命來承受我的怒火吧。」這下蘭魏延真的怒了,他認為自己被只有七階的傢伙逼迫到如此地步絕對是莫大的恥辱。

一邊罵著,蘭魏延手持落日魔劍沖向了楚凌飛的旁邊,他的這一動作楚凌飛明顯沒看懂。「難道他也被魔焰侵蝕了意志嗎?」

坐在觀眾之中的蘭家家主看到這一幕,嘴角不自覺的微微往上一翹,這正是落日魔劍的真諦所在,而蘭魏延雖然無惡不作並且浪蕩無比,但卻是實打實的掌握了落日魔劍的使用真諦。

只見蘭魏延那肥胖的身體看似笨拙無比的奔向楚凌飛旁邊,實則已經認準了楚凌飛側面的軟肋,準備用落日魔劍刁鑽的攻擊方式一擊將楚凌飛擊殺,不留任何餘地。

「哼哼,小子。下一刻就是你的死期。」眼看著即將接近楚凌飛的身邊,蘭魏延一臉的興奮已經控制不住了,只要近身,楚凌飛絕對難逃落日魔劍的攻擊。

「受死吧!」眼看著距離楚凌飛只有幾步的距離了,蘭大少終於忍不住喊了出來。

隨著他聲音的落下,本來毫不起眼的落日魔劍突然變長,宛如一根綢緞一般直直超這楚凌飛的前胸飛馳而來。

楚凌飛瞬間賣了一個破綻,身體往後一撤,身體瞬間彎曲,形成了一個凹形。但變長的落日魔劍如同嗜血的毒蛇一般緊跟楚凌飛而去,即將插入楚凌飛的前胸。

突然魔劍瞬間變換位置,放棄了楚凌飛前胸,下一個攻擊位置竟然是楚凌飛的襠下,真是狠毒。

但楚凌飛並沒有再給他機會,原本被暗中釋放到地下的魔焰瞬間纏繞而上,漆黑色的火焰直接將其頭顱包裹住了。

「啊啊啊…救命啊!」魔焰的侵蝕之下,蘭大少根本承受不住劇痛,雙手抱頭,丟棄了落日魔劍。

楚凌飛慢慢走過去,將落在腳下的落日魔劍用腳尖輕輕一挑朝著蘭魏延的丹田位置踢去,他可沒打算饒過這個傢伙。

眼看著落日魔劍即將落下的時候,看台之上突然湧出一陣靈力波動,嘭的一聲將飛過去的落日魔劍擊偏,很驚險的落在了蘭魏延的身旁。但早就嚇破膽的蘭大少胯下不覺間已經一片濕潤,竟然被嚇尿了。

看到這一舉動,楚凌飛瞬間雙手高舉,濃烈的黑色火焰瞬間瀰漫全場,眼看著蘭魏延是難逃一死了。

「小子,爾敢!」蘭家家主再也坐不住了,蘭大少可是他們蘭家唯一的獨苗,怎能就這樣死了呢。

看到蘭家家主動了,楚凌飛的下一步計劃才能繼續實行,同一時間站在台下觀看的同伴瞬間跟著動了起來。

(未完待續…) 所有的一切都是楚凌飛在來的道路上早就囑咐好了的,自己此行不僅要擊殺蘭魏延,而且要將尹雪芙毫髮無傷的救出來,只要離開蘭蒂斯城,在小火的幫助一下能夠以最快的速度回到卡斯拉城,那時候就真的安全了。

且看比賽場上楚凌飛身處漫天火海之中,漆黑色的火焰瘋狂繚繞,而楚凌飛藏匿於黑暗之中靜待蘭家家主的到來。

如今的楚凌飛已經被仇恨完全蒙蔽了雙眼,他現在的目的並不只是殺死蘭魏延那麼簡單,他要做的是當著蘭家家主的面將蘭胖子殺死。既然蘭家家主縱容自己的兒子做了如此喪心病狂的事情,那就讓他親身體會老年喪子的痛苦。

「爸,快救我啊。」看到蘭家家主在自身靈力的包裹下闖進了楚凌飛釋放出來的魔焰之中,蘭魏延急忙求救道。

蘭家家主看到在地上苦苦掙扎的兒子,瞬間怒了,滿臉怒容的朝楚凌飛呵斥道:「好狠毒的小子,今天你就別想離開這裡了。哼!」

「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你縱容兒子強搶民女與其結婚,竟然倒過來反咬一口,一大把年紀了臉都不要了嗎?」面對蘭家族長的詢問,楚凌飛堅定的反擊道。

「受死吧!」說著話楚凌飛身邊瞬間聚集了大量的魔焰,並且在他心意之下不斷凝聚,已經達到了不可思議的地步。

唰的一聲,被凝聚成一條銀針一般的魔焰以極快的速度朝著躺在地上不能自理的蘭魏延飛馳而去。

「哼,小小的武宗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真是不自量力。爾等腐草之熒光如何能比得上天空之皓月。」面對這迎面而來的魔焰銀針,蘭家家主完全不放在眼裡,以他武尊的修為還是能夠應付的。

關鍵時刻,楚凌飛在識海之中大聲喊道:「星老,就是這個時候,快!」

隨著楚凌飛的催促,早就準備妥當的星魂一瞬間將自身的力量灌注到了楚凌飛的身體之內。楚凌飛早就計劃好了,在星魂的介紹下,自己只要達到七階魔宗,就能夠在星魂的幫助一下承受住尊階的修為的灌注。不過這場戰鬥之後楚凌飛至少要休養半年之久來彌補身體所受的傷害,但現在已經顧不得那麼多了。

暫時達到尊階修為的楚凌飛一個跳躍消失在了漫天魔焰之中,而急速朝著蘭家家主飛馳而去的魔焰銀針在接近他的時候瞬間爆炸,壓縮到極致的能量砰然四散,蘭家家主首當其衝受到了強烈的衝擊。同時魔焰餘波將整個城外草場籠罩,瞬間夷為平地,在四周觀戰的平民瞬間化為漫天粉末,永遠消失在了這個世界上。

而楚凌飛憑藉這一瞬間的拖延瞬身到了蘭魏延身邊,手持風暴之鐮橫在了他的脖子之上。

「住手!」感應到了楚凌飛的動作,還處在魔焰之中的蘭家家主急忙出言制止。

「哼,你縱容兒子為非作歹的時候就應該想到這一天的到來,現在後悔是不是有些完了。」楚凌飛並沒有打算放手,狠狠的一刀切在了蘭魏延的襠部,這正是剛才蘭魏延準備攻擊自己的地方,

「你…」看到自己的兒子躺在地上痛苦的掙扎,蘭家家主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有點想要服軟了。

「爸,快殺了他!」但蘭魏延並沒有意識到自己所處的境遇,還認為以父親武尊的實力完全能夠救下自己。

「哼!」看到蘭魏延還執迷不悟,楚凌飛朝著他的雙腿又是一刀砍下,沒有絲毫的手軟,鮮血嘶嘶的往外噴。幾天前當他看到尹雪芙懷有身孕的時候,蘭魏延就已經上了他的必殺名單了。

「住手,快住手。城主!」看到楚凌飛沒有絲毫的手軟,蘭家家主已經意識到了事情不是那麼好解決的了,急忙向城主尋求幫助,城主本身是八階法尊,完全不是自己武尊二階能夠媲美的,應該會有所幫助的。

聽到這句話,楚凌飛冷酷的笑了笑,誰也沒有注意,他的眼睛已經變成了鮮紅色。蘭家家主一直都在按照自己的計劃走,完美的計劃還得依靠蠢笨如豬的來人實施才能達到最佳的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