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吃醋,是在意!」

「在意什麼啊?」

「在意你在別的男生面前暴露自己的……腳丫!」他原本想要說的是「身體」二字,可到嘴邊的話又活生生說成了「腳丫」,說完之後他自己都別過頭去笑了笑。

方微雨「咯咯」笑了幾聲,在他面前,她還是時刻要注意自己的形象,不能像和李曼她們在一起時那樣哈哈大笑。

沙灘上,有一群少年在嘻戲玩耍。他們的影子一會兒長,一會兒短,一會兒又縮成一個點……

周一班會課上,王老師在黑板上寫了兩個大字――生命。

「今天我們的班會主題是談談生命的珍貴!」王老師表情嚴肅,接著他告訴了大家一件發生在昨天的大事,「趙傅同學昨天在xx江里去游泳,下了水后再沒有上來!等搜救人員找到時他已經溺水而死……」王老師沒有再說下去。

王老師沉默了,全班陷入死一樣的寂靜。

趙傅同學的父母都是農村人,他是家裡的老大。

一個活生生的生命就這樣瞬間消失在了家人的視線里和大家的生活中,生命真的太脆弱了!

「方微雨,發表一下你對生命的看法!」王老師點名方微雨。

方微雨站起來時偷偷看了一眼趙傅的座位,那座位上空空如也,猶如此刻方微雨的心情一樣。

「請大家一定要珍惜自己的生命,抓緊有限的時間,好好孝敬父母,好好學習……」她的聲音哽咽了,接著就是一片沉默。

王老師請她坐下,然後跟大家說了一下趙傅母親因兒子的失去而哭暈的事,班上一大片同學全都低著頭,小聲啜泣著……

王老師語重心長地給大家說:「你們的生命是父母給的,在你們做某些決定時請為他們想一下!記著孔聖人對我們的教導:父母在,不遠遊,遊必有方……」

這堂班會真是給大家好好上了一課!

方微雨想起昨天他們三個游泳的事,這會兒想想都嚇得心驚肉跳。

一個生命強大的時候,它的力量無法估量,就像深埋在土地里的野草,寒冬考驗著也能破土而出;一個生命渺小的時候,它的脆弱不堪一擊,就像遊盪在空氣里的塵埃,微風吹拂著也能瞬間而逝。

「燕飛飛,你說趙傅他去了哪裡?」走在街上的方微雨,看著眼前斑斕的路燈,望著黑黢黢的天空,眼眸里充滿了悲傷。

燕飛飛低沉著聲音說:「他在另一個世界應該會快樂吧!」他的心情也很沉重。

趙傅和燕飛飛分在同一組搞衛生,每次燕飛飛少乾的活他都會補著幹完。他們之間並沒有什麼特殊的交集和協議,燕飛飛也從來沒有把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放在心上。其實,趙傅在班裡也一直就是這麼一個默默無聞的人。

現在,趙傅不在了,燕飛飛的心裡卻總是想起他替自己搞衛生的事,他心裡的愧疚和自責變得越來越重。

那一夜,有很多人都沒有睡著……

一日清晨,方微雨和李曼在藝苑晨讀。

「微雨,走吧,快上早自習了!」

方微雨拿著書本和李曼並肩走在了一起。

「李曼,今天什麼情況,我這眼皮怎麼一直在跳!眼皮這麼跳著,心裡就會緊張到發慌……今天不會發生什麼事情吧!」方微雨一隻手按住眼睛,用一隻眼睛看著李曼。

「你什麼時候那麼神經了,不就跳個眼皮嘛,至於大驚小怪的嘛!」李曼一臉的不以為然。

方微雨只好壓制住自己的恐慌,跟著她走進了教室。

早上放學后,學生們都背起書包三五成群地向校門口走去。

肖陽在校門口擋住了方微雨。

「方微雨,我……」肖陽欲言又止。

「有什麼事啊,肖陽,你儘管說啊,幹嘛還結結巴巴的!」方微雨依舊是那麼的豪爽。

「我喜歡你!」肖陽大聲說出了他想了好久都沒有對她說的話。今天也不知為什麼他就這麼肆無忌憚地向方微雨表白了。

「哦要——」周圍路過的同學一片唏噓之聲,他們都聽見肖陽剛剛對方微雨的表白了。

方微雨頓時手足無措,臉囧到通紅。

「我……我……」一時之間,她語無倫次。現在換她結結巴巴了。

圍觀的同學越來越多了,他們有的人扯著嗓子開始起鬨:「趕緊答應啊!」

方微雨的雙手緊緊攥著衣角,她抿緊了唇,正想著該怎麼出口拒絕他。

一隻有力的臂膀從她身後圈住了她的肩膀,她緊張地回頭,看到了燕飛飛那淡定從容的姿態。

「你不知道嗎?她已經是我女朋友了,現在是,以後永遠都是!」他的語氣強硬到不容任何人的辯駁。

燕飛飛從挎著的單肩包里取出肖陽曾送給方微雨的那本筆記本,他淡定地走到肖陽面前,把筆記本塞到他手裡,「以後不要再送她東西,也不要再騷擾她!再有下次,我絕不放過你!」

他一個瀟洒的轉身,牽起方微雨的手,從人群里走了出去,留下了身後的一片吶喊聲和驚嘆聲。

圍觀的人群里還傻傻地站著鄭曉萱,「原來你喜歡的竟是她!你們配嗎?」她在心裡開始嫉妒方微雨。

方微雨像一隻受了驚嚇的小鹿一樣,她的思維還停留在剛剛那個場景中……她在努力回想剛剛發生在她身上的事情。

一切都是那麼不可思議!

肖陽竟然會向她表白,竟然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燕飛飛又忽然出現,給他下馬威!然後她又被燕飛飛當眾牽著手走掉……

天哪,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方微雨的心裡有點發慌,她該怎麼辦?

「你不要送我了,我想自己一個人靜一下!」方微雨快步向前走去。

燕飛飛並沒有跟上去,他想給她時間,但他不知道方微雨究竟在顧忌什麼,她這樣是生氣了嗎?

方微雨回到家裡,坐在飯桌上隨意扒拉了幾口飯,就把自己關進了屋子,整整一個中午。

楊慧敲了兩次門,方微雨借口說睡午覺了,都沒有開門。

「你這孩子又怎麼啦,有什麼事就跟媽媽說啊……」她在門口停留了幾秒轉身走了。

方微雨的腦子好亂,她根本沒有睡著。

「媽,我沒事!我去學校啦……」方微雨打開了門,背著書包,轉身走到了玄關去換鞋子。

「語語,你是不是有什麼事情瞞著媽媽……你有心事?」

鬼夫夜敲門:乖乖嫁了吧 「我沒有啦,你別操心了,我都這麼大人了!即便有事我也知道該怎麼做!」她換好鞋子出了門,留下身後的楊慧還在細細揣摩女兒今日的反常。

方微雨從小到大一直都是這麼獨立,她想通了她要做的事情。

下午到了學校,方微雨從踏進校園開始,就有很多人向她投來異樣的眼神,那些眼神里,有羨慕的,有吃驚的,也有不屑的,更有嫉妒的……各種雜七雜八的議論向她鋪天蓋地地席捲而來!

「這不是復讀班的學霸嘛,怎麼和一個混小子談戀愛啊……」

「那男生長得帥啊!」

「呵呵……看來她也是個膚淺的人了!」

「光看長相,兩人也還算般配!」

……

燕飛飛多少也有聽到這些議論,可他從一開始就不會在意。

他不在意,但方微雨在意啊!他某些時候忽略了方微雨的感受。

方微雨到了教室,徑直走到了肖陽面前。

「我有話跟你說,你先出來一下!」肖陽跟她去了藝苑。

「肖陽,我不喜歡你!請你以後不要干擾我!」她大聲的對著肖陽說出了這句話,這就是她把自己關在屋子裡想好的答案。 肖陽愣過幾秒后,竟然笑了,「不錯!你現在這樣,我倒是越來越喜歡了!」

方微雨怒眉以對,瞪了他一眼,轉身回了教室。

藝苑裡有幾個學生看到了這一幕,他們個個目瞪口呆。

方微雨前腳剛走,七嘴八舌的議論悄然而至。肖陽有聽到一些,他徑直走到幾個正在議論此事的女生面前,「你們不要在背後說人長短,她才不會像你們這樣了!」說完他揚長而去。

「拽什麼,還不是被人家拒絕了!」其中一個女生恨恨的說。

燕飛飛本來已經起身想要跟著方微雨和肖陽一起出去,聽聽方微雨要對他說什麼。

劉亮卻反應極快地抓住了燕飛飛,「穩住!等下上課了!」

燕飛飛強忍著內心的衝動和困惑,沒有跟他們走出教室。

上課鈴響得前幾分鐘,方微雨走進了教室,她看上去氣呼呼的。

「你跟他說什麼了……他欺負你了?」她還沒有坐到座位上,燕飛飛急切地開口問道。

方微雨沒有回應他。

最後一節課的鈴聲響了,老師前一秒走出教室,燕飛飛后一秒就站到方微雨面前,「我送你回家!」他擺出一副方微雨得罪他的樣子,不給她留有任何反駁的餘地。

方微雨知道他的脾氣,此刻也沒有和他過多計較。她收拾好書包,看著他的眼睛說:「走吧!」

燕飛飛被她這麼一看,好像剛才的許多問題瞬間跑到了九霄雲外,她的眼神里竟然流露出的是淡定。

「你今天對肖陽說什麼了!」燕飛飛側頭看著安靜的方微雨。

方微雨回頭迎上了他滿是疑惑的眼神,「你猜我會說什麼啊!」

「我不知道!」燕飛飛明顯有些生氣。

「我當面告訴他,我不喜歡他!」

燕飛飛腳下稍稍一頓,她的行為確實出乎他的意料。

「那……你有告訴他你喜歡我了嗎……」燕飛飛心裡其實已經樂開了花,但他還是想聽她親口說一次。

「你不是已經當著那麼多人的面牽著我的手走了嘛,你都這麼坦率了,別人還會不知道啊!肖陽再傻也能看出來了吧!」

「其實他早就知道我們的事!」

「那他怎麼還會向我……表白?」方微雨滿臉困惑。

燕飛飛眼神里流露出一些擔憂,可他轉頭對方微雨說:「只要你對我的喜歡是堅定的,我絕對不會改變!至於其他人你就不用在意了!」

方微雨愣愣地看著他,對他的喜歡要堅定,怎樣做就是堅定呢?她只想隨自己的心做選擇,她不願受任何外力的干擾。

「燕飛飛,你是慢慢走進我心裡的人,我不會輕易改變的!」方微雨真誠地、坦率地看著他的眼睛如是說。

燕飛飛牽起她的手,兩眼含情脈脈,「微雨,我真的很喜歡你……」

「我也喜歡你!」方微雨也柔聲細語。

他們之間的感情就像剛從土裡鑽出來的嫩芽一樣,向著陽光,向著春天,向著遠方,在逐漸成長為參天大樹。

「媽,我回來了,今晚做什麼好吃的了?」方微雨笑著跑到了廚房,伏在媽媽的肩頭。

楊慧看著可愛的女兒,笑著說:「有你最愛吃的魚香肉絲!」

「還是媽你最疼我,謝謝媽!」方微雨側頭在楊慧臉上親了一口。

楊慧更是笑得合不攏嘴了,「你這孩子,中午還悶悶不樂的,這會兒怎麼又生龍活虎了……」她眯著笑眼朝著女兒的背影瞅了瞅。

接下來的一周里,燕飛飛與方微雨在學校寸步不離。他們的身影出現在校園時一直是成雙成對的。

操場上,草坪里,藝苑或者教室,凡是他們出現的地方,總會投來幾許羨慕的目光。

然而也有嫉妒的眼神和議論的話語朝他們扔過去。

開始,方微雨的心理負擔很重,她幾乎每節課都心神不寧,總覺得有犀利的眼神注視著她。

幾天下來,方微雨也習慣了,就像燕飛飛告訴她的,別人說的再好也不是自己的,別人說的再不好那也是自己的。現在,旁人不管對他倆的事如何議論,她只裝不知道或者沒看見就不了了之了。

燕飛飛或許感受到了方微雨的壓力,他藏在心裡好久的問題終於肯問她了。

「微雨,和我談戀愛你後悔嗎?」

「我為什麼要後悔啊!喜歡你是我自己的選擇!」

「你很在乎別人怎麼看你,攤上我這麼個學習差、又沒地位的男朋友,你真的不後悔,現在……就今天……你說後悔還來得及!」燕飛飛說後面這句話時結巴了好幾次,他還是擔心方微雨會為她的選擇感到後悔!

如果真的是,那他就要放手嗎?想到這裡,他不由自主地緊張起來。

「燕飛飛,在你之前,我從未對一個男生如此在意,我也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真正喜歡上你的,反正你就住在我心裡了!別的男生對我怎樣那是他們的事,我管不了!可是,你不能不相信我!」方微雨句句說的斬釘截鐵,眼裡的堅毅更是震撼了燕飛飛的心。

這些話比那個初吻還能穩定他對她的信任。

燕飛飛迅速的在她嘴上輕碰了一下,因為他現在必須學著去顧及她在乎的東西。換作以前的他,可能會一直吻著她……

方微雨的臉蛋又紅透了,「幹什麼啊,注意有人啊!」

「你怎麼那麼容易臉紅啊,要不再親一次……」說著燕飛飛又將嘴巴湊了過去。

方微雨立即向後仰去,「不要……」她向後仰得過猛,後腳磕了一下,人便順勢向後倒去。

「啊――」方微雨發出了一聲輕微的驚叫。

燕飛飛伸手敏捷地攬住了她的腰,定睛看著她。

「快點站好,有人過來了……」方微雨屏住呼吸,慌亂的眼神無處安放,她的小心臟快要跳出胸膛了。

燕飛飛乖乖扶起她,又替自己打了個圓場,「我就扶一下你,你想多了吧!」

「我又沒想什麼……」方微雨側臉看著他,才發現他一臉詭笑。「好啊,你竟然捉弄我!」她假意生氣地想要先走開。

燕飛飛一把牽住她的手,與她十指相扣,「好了,不生氣了!」他沖她笑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