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物降一物,再牛逼的傢伙也有天敵。」

夏洛奇此時哪有什麼寶貝呢?

只得取出四片混元丹樹葉,一人一片。

「爸拿糖,快下去。」

夏洛奇雖然知道這幾個小傢伙不會太胡鬧,可保不準胡鬧一兩分,那多難堪呢,太沒面子了。

直接賄賂吧,這最有效。

小九等幾個孩子滾鞍落馬,吃糖去了。

「嗯,好吃,好吃。」

「爸,我還要。」

夏洛奇眼一翻:

「沒了。」

一個閃身,回到了碧游宮的月台上。

「哈哈,當真是羨慕死我啦,夏洛奇兄弟。」

「這齊人之福,天倫之樂對修行絕對有助益啊!」

「教主見笑了。」

「剛才我回來時,這四個娃在幹什麼?」

「拿四把寶劍擺陣么?」

「我怎麼看的驚心動魄啊!」

「嗯,這可是師尊在鴻蒙血靈山分寶台上給我的鎮山之寶——四仙劍。」

「可是誅仙?」

「正是。」

通天教主挺了挺胸膛說道。

總裁令:老婆,你還欠我寶寶 「四個孩兒沒傷著人吧?」

「哈哈,說來笑死。」

「剛才來的正是我的大師兄太上老君。」

「沒防備,被我的這四個乖徒兒給殺了回去,怕是一時半會兒不敢登山了。」

通天這心裡偷著樂了半天了。

不僅通天教主在樂,即便是鴻蒙天窺視碧游宮的鴻鈞道人見自己那傻徒弟太上老君被四個娃兒給懵逼逃竄,也不禁笑出了聲。

差點就站起來,中止幾千萬年的閉關修鍊。

「太有意思了,這父子幾個,當真有意思。」

「哎,天性渾厚的不好玩,有意思的又多半輕佻淺薄。」

「既渾厚又不失幽默,這才是火種最好的載體啊!」

大叔好凶,媽咪快跑 鴻鈞道人從懷中掏出一個古樸的四方盒子。

打開,裡面一株血蓮花開的正盛,盒子里已經落了四五枚火種,在盒子中熠熠生輝。

「這火種怕是要著落在這幾個人身上了。」

鴻鈞再此凝視了一眼夏洛奇與小九他們。

隨即,關閉了天眼窺視技能,重新恢復到鴻蒙冥漠的修鍊中去了。

「師尊給我們三個一共賜予了幾件先天法寶。」

「我的這四仙劍算一件,剛才那太上老君用來逃命的太極圖算一件。」

「西岐軍事姜子牙手中的封神榜算一件,此外還有女媧的山河圖。」

「自然,最厲害的要數盤古開天闢地斧。」

「因盤古開天,開天斧應運化為三大先天至寶。」

「斧刃化成了盤古幡、斧背化成了太極圖、斧柄化成了混沌鍾。」

「乾坤鼎為鴻鈞老祖所有,現置放於鴻鈞老祖的道場——血靈山紫霄宮中。功能主要為反本歸元,是為了鎮壓根源之地的氣運。」

「此外,五方旗亦算得上三界內的先天法寶了,這可是我師兄元始天尊闡教中最厲害的法寶之一了。」

「戊己杏黃旗:掌中央,旗長一尺七寸。展現時金蓮萬朵、無物可破、諸邪避退、萬法不侵。」

「青蓮寶色旗:掌東方,旗長一尺七寸。展現時舍利毫光、寧心靜氣、諸邪避退、萬法不侵。」

「離地焰光旗:掌南方,旗長一尺七寸。展現時混亂陰陽、顛倒五行、諸邪避退、萬法不侵。」

「素色雲界旗:掌西方,旗長一尺七寸。展現時奇象氤氳、天地皆明、諸邪避退、萬法不侵。」

「玄元控水旗:掌北方,旗長一尺七寸。展現時朦朧乾坤、遮天蔽日、諸邪避退、萬法不侵。」

「此外還有天書(封神榜+打神鞭)與地書(山河社稷圖)」

「天書自然歸姜子牙所有,而地書則為女媧娘娘所有。」

「都是我師鴻鈞老祖所賜。」

「地書博大精深。」

「內有大千寰宇、山川河嶽、日月星辰、花草樹木、飛禽走獸……」

「至於封神榜,原為元始天尊所有,現在賜予了姜尚用來封神。」

「每逢量劫開啟,可冊封三百六十五路正神,十萬天兵天將。」

「另外還有一寶賜予了閻王與判官保存。」

「這就是冥書(生死簿+春秋輪迴筆)。」

夏洛奇聽通天說寶,一下聽呆了。

鴻鈞道人居然有這麼多的寶貝啊!

又聽說冥書中的兩件法寶,其中有一種是春秋輪迴筆,要知道夏洛奇可是有一寶貝「春秋筆」的。

「這是不是冥書中的春秋輪迴筆呢?」 看著通天在滔滔不絕的如數家珍,似乎是在炫耀,又似乎在引誘。

「莫非他想引發我對這些先天靈寶的興趣?」

「莫非他想奪寶?」

「鴻鈞道人煉製這麼多先天靈寶得耗費多少鴻蒙元氣?」

「這個高高在上的師尊究竟在幹什麼?」

「他想通過這些先天靈寶獲取什麼?」

夏洛奇轉頭看向浩茫的白雲,神思變得悠遠了。

「教主,你幫我看看這件法寶的來歷如何?」

夏洛奇從右臂中長出春秋筆,春秋筆其實已經是夏洛奇右臂的一部分。

「冥王筆?」

「它怎麼會在你這裡?」

憶風舞,情一諾 「世間都在傳說地獄界的十方閻王有一位丟失了輪迴筆,他本人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他的輪迴筆怎麼在你手裡?」

通天詫異之極。

要知道十方閻王是一體十分身,在三界內的位置變幻不定。

說是其中一位閻王丟失了輪迴筆,其實是地獄界的封印少了一件神器罷了。

也就是說,地獄有了一方裂痕。

「哦,這也是巧了。」

夏洛奇不願細講。

在史詩級對戰平台的團戰中,或許所有的人都是虛擬的,但你的秘密一旦公開那就可能天下皆知。

雖然夏洛奇對通天教主有好感,但好感不代表什麼都能信任。

「夏兄弟,你已經激活它了么?」

通天教主在問這句話時似乎有些畏懼。

「哦,怎樣才算激發了?」

夏洛奇明顯不知其中緣故。

「看來你還沒激發。」

通天教主長舒了一口氣。

「怎麼,這筆很厲害么?」

「你聽說過這麼一句話么?」

通天教主忽然問道。

「什麼?」

「地獄不空,我不成佛。」

通天教主鄭重的十分欽佩的說道。

「這是慈航真人的話么?還是地藏菩薩的話?」

「不管是誰,能說出這樣的話,我就很佩服。」

通天教主感嘆道。

「這跟我這筆有什麼關係呢?」

夏洛奇問道。

「嗯,三界有傳聞說,輪迴筆是地藏菩薩的鎮魂神器。」

「地獄界內凶焰不顯,戾氣不張,跟這輪迴筆有莫大的關係。」

通天看著夏洛奇手中的春秋筆心思悠然的說道。

「哦?」

「鎮魂神器?」

「嗯,也有人說是闡教十二金仙之首的慈航真人凈瓶中楊柳樹枝化作的仙器。」

「起功效是消除人罪業,賜世間吉祥。」

「據說這十方乃九大之後的又一次集大成。」

「是數的極致。」

「因此,十方閻王會在宇宙某一時刻自動隕落一位,或者消失,或者犯錯被昊天上帝貶謫。」

「看來,流傳於世的輪迴筆落在了夏兄弟的手裡,當真是奇聞啊!」

通天教主連連感嘆造化弄物之巧,讓人莫測其神威。

「教主的意思是有一位閻王在此隕落了?」

「我只是猜測而已。」

「傳說得此輪迴筆必於異時空才能成功。」

「夏兄弟遭際之奇讓我也感慨萬千啊!」

「教主,這輪迴筆有多厲害?」

「讓您這般推崇?」

「嗯,輪迴筆出,天地變色。」

錯遇小甜心 「生者長生,亦長滅。」

「死者恆死,亦可永存。」

「判陰陽,斷乾坤,明昏曉,辨是非。」

「賞善罰惡,皆由己出。」

「你說厲害不厲害?」

通天教主將自己知道的春秋輪迴筆的厲害告訴了夏洛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