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三指》的等級不高,並且也不算難練,所以要練成《雷三指》並不難,但是要練成「大雷指」就不是那麼容易了,而「大雷指」的四重境界更是一重一翻,修鍊的難度可以已經達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但是眼前的周雲峰卻僅僅用了八個月時間,不但練成了《雷三指》的第三指,,破雷指,而且還練出了「大雷指」,更讓人難以接受的是他還將「大雷指」練到了大成,達到了轉雷之境,

容姓老者的震驚早就在谷玉泉的預料之中,谷玉泉只是得意的笑了笑,並沒有給慕容姓老者解釋的意思,

…..

比賽進行到現在,淘汰賽已經完成了六輪,九千人現在只剩下了一百四十一人,而明日就是淘汰賽的最後一,這也就是前一百強將於明日誕生,

六輪淘汰賽,直到現在周雲峰都未出槍,每一戰都是以《雷三指》對敵,如果對手實力較強,也最多逼他施展出「大雷指」,

而在第六輪淘汰賽敗給周雲峰的巴山就不是一名弱者,此人的實力已經堪比合道初期巔峰強者,如果不是因為遇到了周雲峰,他絕對可以進入下一輪淘汰賽,甚至可以衝擊千一百強者,

正是因為巴山的實力不弱,所以才逼得周雲峰不得不施展出「大雷指」,而且還是大成的「大雷指」,這已經是周雲峰在「大雷指」上的最高造詣,

……

金玉峰

「謝劍鋒,你可知將你喚來的目的,」谷玉泉看著站在大殿中央的謝劍鋒,微笑道,

「弟子不知,」謝劍鋒搖頭道,

「你可知坐在我旁邊的這位是誰,」谷玉泉看了一眼坐在旁邊的慕容姓老者,問道,

「不知,」謝劍鋒看了看慕容姓老者,搖頭道,

「他是乾宮四極峰的慕容擎長老,」谷玉泉介紹道,

「弟子謝劍鋒見過慕容長老,」聽到谷玉泉的介紹,謝劍鋒心神頓時一震,眼中一道精光閃過,急忙行禮道,

雖然在戰宗的半年時間裡,絕大部分的時間謝劍鋒都在修鍊,但是這並不代表他對外界的事情就不關心,

在凝練成「青銅劍元」后,謝劍鋒就一直在留意關於「青銅劍元」的信息,在戰典閣內,他已經知道了「青銅劍元」只是一套叫《四極劍元》的秘法的一部分,

而在整個戰宗內,修鍊了《四極劍元》的人屈指可數,而修為最高的就是眼前這位有著四極劍王之稱的慕容擎,而其他幾人之所以能修鍊《四極劍元》,那是因為他們是慕容擎的徒子徒孫,

「看來你已經對本長老有所了解了,那本長老也就不廢話了,你能得到並修鍊出「青銅劍元」,這也算是和本長老有緣,所以本長老打算賜予你一場機緣,讓你能修鍊完整的《四極劍元》,」慕容擎點了點頭道,

聽到慕容擎的話,謝劍鋒的眼睛頓時一亮,只要不是傻子,都能聽出慕容擎話里的意思,

但是考慮到自己現在還是震宮弟子,所以謝劍鋒頓時向谷玉泉看了過去,

「傻子,看本長老做什麼,想怎麼做就怎麼做吧,」見謝劍鋒看向自己,谷玉泉不由得笑罵道,

「弟子謝劍鋒拜見師父,」谷玉泉的話無疑徹底打消了謝劍鋒的顧忌,謝劍鋒心中狂喜,急忙向慕容擎拜了下去,恭聲道,

「哈哈,好,本長老就收下你這名弟子,起來吧,」見謝劍鋒拜下,慕容擎的眼中不由一道喜色閃過,隨即笑道,

「謝過師父,」謝劍鋒道,

言罷,謝劍鋒就站了起來,眼神中滿是激動之色的看向慕容擎,

「你雖已入我門下,但是現在還只能是一名記名弟子,」慕容擎正色道,

聽到「記名弟子」四個字,謝劍鋒的心不由一緊,但是慕容擎接下來的話卻讓他鬆了一口氣,

「為師會先將『精鋼劍元』和『青銅劍元』部分傳於你,等你什麼時候能在戰域歸元榜上名列前十,什麼時候就能成為正式弟子,」慕容擎繼續道,

「是,」對於慕容擎的話,謝劍鋒哪敢有異議,急忙躬身道,

「明日是淘汰賽的最後一,挑戰賽也會在明日下午進行,『青銅劍元』突破讓你的實力提升了不少,但是想要闖進前一百位,還欠一些火候,」

「今晚你就隨為師去四極峰,為師會將『精鋼劍元』和『青銅劍元』的要義講於你聽,至於能領悟多少,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

「是,」聽到慕容擎馬上就要指點自己,謝劍鋒心中頓時狂喜不已,

….. ?79閱.第四十五章排名賽

一晚上的指點想讓謝劍鋒的實力暴漲,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慕容擎唯一能做的就是讓謝劍鋒對『青銅劍元』有更透徹的認識,能夠更加完美的運用『青銅劍元』,

謝劍鋒再次出現時,已是第二下午,而此時經過輪輪淘汰賽,前一百名的人員已經出來,接下來需要開展的就是十次機會的挑戰賽,

第七輪淘汰賽,一百四十一人,一人輪空直接晉級,剩餘一百四十人中勝出的七十人晉級前一百強,如此以來前一百強便已經被佔去了七十一,

剩下的七十人進行淘汰賽,第一輪七十進三十五,敗者直接被淘汰,勝出的三十五人再次兩兩對決,輪空的一人加上勝出的十七人直接晉級一百強,

而剩下的十七人再次對決,輪空的一人加上勝出的八人晉級一百強,而剩下的八人經過兩次淘汰賽之後,勝出的兩人晉級一百強,

如此以來,正好一百之數,

……

前一百強誕生,那就標誌著挑戰賽即將拉開序幕,一百人站立在一百座戰台上,等待著排名賽之前他們有可能到來的最後戰鬥,

一百人神情不一,有淡然,有激動,也有緊張,甚至有人一副看戲的表情,

「挑戰賽現在開始,欲發起挑戰者,直接上你要挑戰之人的戰台,」黑袍長老朗聲道,

不管這些人是怎麼樣的一種心情,挑戰賽在黑袍長老的一聲令下,正式開始,

「咻,」

「咻,」

…..

黑袍長老的話音剛落,就有七道身影從人群中飛了出來,在空中都是一頓,然後各飛向了一個戰台,

咻,

三息之後,又有兩道身影先後從人群中飛出,各自奔向了一座站台,

很快,十息時間就過去了,人群中也再沒有人飛出,

「十息時間已過,挑戰正式開始,」黑袍老者再次開口道,

挑戰賽只是給那些實力不弱,運氣卻不不佳的人一個起死回生的機會,但是欲要發起挑戰的人必須在十息之內上戰台,十息之後任何人不得再發起挑戰,

對於已經進入百強的人來講,也只有那些實力處在百強邊緣的人才有被挑戰的危險,而想周雲峰這些實力極強的存在,是不會有人傻到去挑戰他們的,

這次挑戰賽一共有九人發起挑戰,,而謝劍鋒正是最先飛出的那七人之一,九座戰台同時展開比賽,所以黑袍長老連通報雙方名字的程序都省了,

「震宮謝劍鋒,」謝劍鋒取出靈劍,正色道,

「乾宮曹華,」站在謝劍鋒對面的白袍男子沉聲道,

白袍男子眉頭微皺,眉宇之間隱隱有著一股怒氣,顯然,他對謝劍鋒選擇挑戰他而不滿,

對於曹華的怒氣,謝劍鋒是能理解的,所以他並不在意,發起挑戰是勢在必行,就算他不選擇曹華,也會選擇其他人,

反正都要得罪一個人,又何必在意是得罪誰,謝劍鋒也不廢話,手執靈劍就向曹華沖了過去,

謝劍鋒昨日受傷不輕,如果以平常的療傷之法,他今日是不可能痊癒的,但是他現在的師父是有著本源修為的慕容擎,一夜之間要傷勢痊癒自然不是難事,

其實就算沒有拜師慕容擎這一件事,謝劍鋒也有辦法讓傷勢一夜痊癒,那就是去找周雲峰,周雲峰手中有五星道丹赤元玄丹的事情在他們幾人中早就不是秘密了,

曹華能闖進前一百強,也確實有著不弱的實力,雖然謝劍鋒因為『青銅劍元』突破到大成,以及慕容擎的指點,讓他的實力提升了不少,但是比賽也打的極為艱難,

不過好在最後謝劍鋒勝了,但是付出的代價就是比昨日更重的傷,

不到半個時,九座戰台上的戰鬥都已結束,九人發起挑戰,最終挑戰成功的就只有兩人,至此前一百強再無變動,

淘汰賽一結束,接下來的就是眾人期盼已久的排名賽,它將是整個內門弟子大比最後、最精彩的一部分,

……

「僅僅進入前一百名,就傷成這樣,真是丟本長老的臉,走,隨為師去四極峰,」慕容擎看著身形狼狽無比的謝劍鋒,不滿的喝斥道,

「是,」對於慕容擎,謝劍鋒完全生不出半點反抗的念頭,

言罷,慕容擎對谷玉泉點了點頭后,就帶著謝劍鋒離開了比賽場,向四極峰所在的方向飛了過去,

……

排名賽是內門弟子大比的最後階段,它的結束也將代表著內門弟子大比的結束,而排名賽會在一日之內完成,

內門弟子排名賽已經足以驚動戰宗的高層,今日長老出現了近五十人,九宮宮主現身了五位,其中一位便是震宮宮主,

排名賽要在一之內結束,顯然就不可能只使用一個戰台,和第七輪的淘汰賽一樣,這次一共使用了十座戰台,

十座戰台同時比賽,每一座戰台平均只需進行十場,就可以完成第一輪比賽,誕生出前五十強,

這一輪比賽,謝劍鋒不再好運,遇到了一個通塔戰域歸元榜第二十七名的存在,激戰了不到五分鐘就被轟出了戰台,無緣前五十強者,

而周雲峰的對手卻要弱上一些,此人雖然也在通塔戰域歸元榜上留名,但是卻在七十多位,所以根本不是周雲峰的對手,

在這一場比賽中,周雲峰一如既往的沒有動用噬槍,僅以『大雷指』就將對手擊敗,雖然所花時間長了一些,但最終還是在不動噬槍的情況下擊敗了對手,順利進入前五十強,

在前五十強誕生之後,十座戰台就一分為二,一至五號戰台就由前五十名的決出前二十五強,而六至十號戰塔則是由后五十名爭奪第五十一位至七十五位,

黑袍長老好像是有心安排,這兩輪比賽中沒有出現強強對決的情況,而在這一輪中周雲峰遇見了一個難纏的對手,所以他終於出槍了,

此人的實力雖然不弱,但是恐怕也只能在三十位左右,根本不是已經拿出噬槍的周雲峰的對手,兩人激戰不到三分鐘,周雲峰就一槍將他挑下了戰台,結束了戰鬥,

在前二十五名決出時,另外五座戰台的這一輪比賽也結束了,很不幸,這次謝劍鋒又輸了,

此時,原本的十座戰台再次縮減,變成了八座戰台,前二十五名在第一、二號戰台上比賽,第二十六至第五十名在第三、四號戰台上比賽,第五十一名至第七十五名在第五、六號戰台上比賽,而剩下的第七十六至第一百名則是在第七、八號戰台上進行比賽,

一百人現在已經被分成四個階段,而且每一個階段的人數都是單數,顯然會有一人會輪空,而按照慣例,輪空之人可以直接晉級,因為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

在這一輪比賽中,手持噬槍的周雲峰毫無懸念的擊敗了對手,成功的躋身進了前十三前,

比賽至現在,各部分弟子的實力已經比較接近,在這種情況就算是強如黑袍長老也不能再避免強強相撞,所以他也就索性不再浪費心思,一切皆憑運氣,

而連敗兩場的謝劍鋒終於扭轉了局勢,贏下了這一局,將名次鎖定在了第七十六位道第八十八位之間,

比賽沒有間斷,一輪結束,下一輪就會緊接著開始,前十三位的比賽則是在一號戰台上進行,戰敗的十二人則是被分到了二號戰台,

這次幸運之神終於落在了周雲峰身上,輪空直接晉級,進入了前七強,

「周雲峰這子還有點運氣,」震宮宮主微笑道,

「師尊所言不假,不過以周雲峰的實力,就算不輪空,恐怕也沒有人能擋住他晉級的步伐,」坐在震宮宮主旁邊的谷玉泉點頭道,

「這倒也沒錯,」震宮宮主微笑著點了點頭,道,

「薛師弟,你們震宮真是好運氣啊,想不到這次分宗弟子考核,讓你們撿到了寶,居然有兩人進入了排名賽,其中一人更是進入了前七,」在震宮宮主不遠處的一名老者淡淡的道,

以往從分宗招收的弟子中也有進入內門弟子大比前一百位的先例,但是出現的次數極少,數十次也難出現一次,而且就算有,排名都比較靠後,而像周雲峰這樣直接殺入前七的還真沒出現過,

「伍師兄,這有什麼好羨慕的,這兩人中的一人不是馬上就要變成你乾宮的人了嗎,」震宮宮主微笑道

原來這位老者不是別人,正是乾宮宮主,

「哈哈,師弟的也是,只是如果能將周雲峰也讓給乾宮,師兄就更高興了,」乾宮宮主笑道,

「伍師兄,你這可就有些貪心了,震宮難得出現這麼一名賦還算過的去的弟子,你都想要,你這不是要師弟我的老命嗎,」震宮宮主苦笑道,

「賦還算過得去,薛師弟,就周雲峰這資,你居然賦還算過的去,你好高的眼界啊,」聽到震宮宮主的話,乾宮宮主不由的苦笑道,

「哈哈,」震宮宮主不由的跟著笑了起來, ?第四十六章水、火靈體

前七強誕生之後,並沒有馬上進行比賽,而是等待著第八至第十三位的比賽結果。

這一組一共六人,兩兩對決后,勝出的三人將和前七位一起構成這次內門弟子大比的前十強。

這樣的情形也只有在一、二號戰台才會發生,其他各戰台仍按勝出、敗陣各方兩兩對決,決定個人在大比中的名次。

三場對決很快就有了結果,至此,此次大比的前十強終於誕生,這十人也代表著這一屆內門弟子最強大的力量。

坎宮蒲炎、坤宮路卓、震宮常宇軒、震宮周雲峰、巽宮水舞、中宮卓星河、中宮秋妍雅,乾宮厲浩然、艮宮司馬辰、離宮武陽。

與皇上同居:特工皇后 以上就是此次內門弟子大比前十強的名單,除了兌宮外,其他八宮皆有人在列,除了中宮和震宮是兩人外,其他六宮皆只有一人。

戰宗九宮中,以中宮的實力最強,其他八宮實力相當,內門弟子大比前十位,中宮一般都會佔據兩位,有時甚至還會佔據三位,當然這樣的情況出現的很少。

除了中宮之外,其他八宮一般都會奪下一位,但是有時也會出現有一宮或兩宮前十位中未奪下一位的情況,而這次的兌宮正是如此。

此次中宮奪下兩位,屬於正常情況,而兌宮的那一位顯然就是被震宮奪去了,的準確一點,應該是被周雲峰佔據了。

…..

「薛師弟,上次內門弟子大比震宮奪下兩位,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乾宮宮主看向震宮宮主感嘆道。

「哈哈!是挺久的!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應該是在一萬三千多年前吧!」震宮宮主笑道。

「是啊! 重生之帝妃謀 一萬多年了,想不到這次一個分宗的弟子讓震宮再次趕上了中宮,真是意想不到啊!」乾宮宮主感嘆道。

「伍師兄不急,想不到的還在後邊!」震宮宮主故作神秘的道。

「哦!看來薛師弟這次的野心不哦!難道是想要內門弟子大比的第一名不成?」乾宮宮主微笑道。

震宮宮主笑而不語,只是淡淡的看著下方的一號戰台,因為現在那名黑袍長老已經開始抽籤。

這次抽籤和淘汰賽時的抽籤不一樣,前十的第一輪對決有五場,黑袍長老並不會比賽完一場再抽一場,而是會一次性將五組的對戰之人全部抽出。

「第一場:巽宮水舞對乾宮厲浩然!」黑袍長老抽出兩塊玉簡,隨後朗聲道。

……

「第二場:中宮卓星河對艮宮司馬辰!」

……

「第三場:離宮武陽對震宮常宇軒!」

……